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祝融夫人
    兀突骨战败被杀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建宁,闻听消息的孟获这一次是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

    因为他也知道兀突骨的本事,尤其是兀突骨麾下的那一支藤甲军,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刀枪不入不说,还能渡河如履平地。这样的一支军队竟然全军覆没,片甲不留,这样的战绩不仅让孟获感到震惊,更有一丝丝的恐惧,他蛮族确实异人无数,可是那些异人却先后被杀,木鹿大王和兀突骨也算是蛮族之中异常强大的人物了,可是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落了一个被杀的下场?既然如此,那么自已所凭恃的象兵到底能不能打败刘和,就连他自己也没有丝毫的信心了。

    “夫人,要不然,要不然我们把刘禅交出去吧?只要把刘禅交出去,然后再向刘和投降,他也没有借口再杀我们,到了那时不管如何,我们也能保住一条性命,可是如果这样顽抗下去,我就怕到时候万一刘和率军杀过来,我们根本无力抵挡。”

    事到如今,孟获所有的雄心壮志都已经不再,剩下的只有深深的忧虑,所以在听闻消息之后,就与他的妻子祝融夫人商议应对之策,最终的结果是他感到灰心和沮丧了,准备认输。

    然而祝融夫人闻言却是柳眉倒竖,瞪着杏眼说道:“难道这样一来,我们的人就白白牺牲了不成?再者说了,以刘和的秉性,就算你真的愿意投降,难道他就会原谅你吗?你难道不记得他曾经三次坑杀我军降卒了吗?”

    “可是那毕竟不是秦王自己所为,只不过是关羽匹夫......”

    “嘿嘿,都到了这时候了,你竟然还自欺欺人,难道你不知道?虽然表面上是关羽做出了坑杀降卒的决定,可是如果没有刘和背后的支持或者默许,关羽敢吗?就算他真的敢,难道他做了第一次还敢做第二次吗?你岂不知道刘和治军甚是严厉,如果关羽真的违背了他的军令,恐怕早就受到他的严惩了,哪里还能容他有第二次乃至第三次?”

    “这.....”孟获听到这里,情知妻子说得对,自己就算真的想要投降,估计对方也不会容自己,与其如此,还不如索性搏上一把,可是一想想刘和大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风采,他不由得又没有了脾气,随后说道:“可是刘和的战力实在太强,现在麾下的将士根本没有愿意出战,这样下去的话,我军士气将会越来越低落,到了最后恐怕根本就不用打,我军就直接溃散了。”

    “哼,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一听说要见刘和,简直就像是老鼠要见猫一般,就你这胆小懦弱的性格,竟然还扬言要做蛮王,实在够丢脸的!算了,看起来也也只有老娘亲自出马了,这一次就让汉军那些将士尝尝老娘飞刀的厉害!”

    祝融哼了一声,很不屑的对孟获说道:“你也不用忧虑,我只需将我从娘家带来的那两千陪嫁奴隶带上,就足以破了汉军,嘿嘿,难道你真以为刘和或者关羽的战力很高?只不过是他们用诡计杀了高定、木鹿大王他们罢了,这一次我就堂堂正正的与汉军将领挑战,当着双方将士的面将他们一个个击败,看他们还有什么脸再在这里待下去。”

    “夫人,你可不要轻敌,汉军将领绝对不像你想像的那样容易对付。”孟获见祝融夫人亲自上阵,顿时吃了一惊,对祝融夫人劝说道。

    然而祝融夫人冷笑着说道:“现在你们这些臭男人指望不上,自然是我们女人上了,不过你也不要小瞧我,你且说一说,平时咱们两个较量武艺,我就算不用飞刀,你能不能胜我?”

    孟获闻言顿时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如果你不用飞刀,我们也只是半斤八两,我要想胜你,除非是仗着力气悠长的优势与你耗下去,等到坚持个两三百回合或有取胜的可能。”

    “你说的没错,可见也是有见识的,那我问你,如果我用飞刀的话,你又能不能胜我?”

    “这是决计不能的”,孟获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咱们蛮人哪个不知道?你的飞刀百发百中,以我的战力,能够挡住你的飞刀就挡不住你的武艺,挡住你的武艺就决计挡不住你的飞刀,如果你把二者结合起来,恐怕我不出五合就会乖乖认输。”

    “那你说,你能不能挡住刘和或关羽的五个回合?”祝融见孟获说得还算是中肯,心中也很满意,然后正色问道。

    孟获却是不悦地说道:“夫人这是什么话?我就算是打不过关羽或者刘和,难道连他们的五个回合都招架不住?这也太小看人了吧......”随后孟获突然像是悟到了什么,一脸惊喜的问道:“难道夫人是说?”

    “没错,这样算的话,我的战力还是比关羽或刘和要强一些的,所以,你就放心吧,这一次老娘出马,定然让关羽和刘和全都饮恨败北!”

    “夫人的话顿时让我如同拨云见日,茅塞顿开,哈哈,我也是糊涂了,你刚才说的没错,以你那神出鬼没的飞刀之术,关羽和刘和他们如何能够躲得开?到时候我们只需胜上几阵,便可令汉军的士气受到打击,与此同时我军的士气将会迅速提升,到了那时,要破刘和岂非易事?”孟获听到这里,心中十分的喜悦,以手加额说道:“这真是老天开眼,竟然把夫人这样的好帮手赐给我,请夫人放心,等将来我们得了天下,你就是蛮人的王后,如果我做了天子,那你就是皇后......”

    “哼,少贫嘴。”祝融夫人虽然横了孟获一眼,心中却很受用,不过随后说道:“虽然如此,我们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所以你最好率领你的象兵队伍为我压阵,万一我战败了,还可以阻挡敌军的进攻,当然这也只是万一的情况,几乎不会出现,其实夫君你派象兵压阵的一个最主要目的就是,一旦我军战胜,汉军逃走,你就可以率领麾下将士前去追杀,这样也能扩大战果,让汉军败得更加迅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