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父子谈心
    其实沦为笑柄也就罢了,这都是虚名,刘和也无所谓,可是最关键的是,自己明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儿子了,又怎能像之前那样漠然以对?

    “这十几年来,我都没有帮助他什么,反而一手灭了他的国家,导致他被迫逃亡到南中,最后为孟获所挟持,其实要说起来,刘禅现在所遭受的这一切,我都脱不了责任。如今看来,我有必要跟他谈一谈了。”

    刘和想到这里,就派潘凤给刘禅传话,要他晚间时分在帐中等待自己,有紧要事情安排。

    刘禅也想不到刘和已经知道了与他的关系,不虞有它,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当天晚上,用过晚饭之后,刘禅就来到了刘和的帐内,他发现这里除了刘和之外就没有第三人,不由得心中讶异。

    然而刘禅还是恭敬的对刘和行礼道:“见过大王,不知大王连夜相召,有何指教?”

    刘和望了刘禅一眼,缓缓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十三岁了吧?”

    “正是。”刘禅见对方提自己的年龄,心中更是疑惑,不过还是平静的问道:“不知大王如何得知?”

    刘和苦笑一声,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喃喃说道:“十三年前的一天,当时我与玲绮成婚,岳父大人吕布从徐州赶来相贺,从那里带来了两个女子,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她们是时任徐州牧的玄德兄的妻妾,玄德兄从徐州战败,顾不上家眷,直接从徐州逃到了荆州,妻妾成为了吕奉先的俘虏......”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莫非知道了什么?”刘禅听到这里,再没有了之前的恭敬之心,对着刘和森然说道。

    刘和却好像是没有意识到刘禅态度的转变,更好像是没有听到刘禅的问话,自顾自的说道:“那天晚上,吕布请我饮酒,我本以为是好意,却不料这厮竟然在我的酒中下了药,而与此同时,他也通过自己的妻子对玄德兄的妻妾下了药,于是乎,我情难自禁之下与二女有了一夕荒唐之事,当时我还以为这只是徐州的两个普通的富家小姐,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们竟然是玄德兄的妻甘氏和妾糜氏......”

    其实刘和之前根本不清楚,刘禅是不是清楚这件事,因此在一开始只是试探,而在之前刘禅的情绪发生变化的时候,刘和就已经确定,刘禅绝对知道与他的关系,所以才会大胆的将这件事说出来,现在更是连二女的身份都直接表露了出来。

    “你,你......”刘禅这时候却是浑身颤抖,脸色发白,用手指着刘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随后更见刘和说道:“此后不久,我派人护送二女前往荆州,再无她们的音讯,后来听说甘夫人诞下一子,取名刘禅,对于这个我本来也没有多想,毕竟自从你降生到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十三个月,可是没想到这世上竟然真有受孕十三月而生之人。”

    “你,你胡说,我不是,我是父亲和母亲所生,我父乃是前任益州牧,蜀公刘备,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刘禅虽然矢口否认,可是脸上的慌乱却已经出卖了他,再说了,他原本也没打算不承认这层关系,只不过气不过刘和这么多年来对他不理不问,同时心中还无比留恋刘备对他的那种慈爱,这才说出这么一番话。

    “你的母亲在哪里?她应该知道此事吧?”刘和根本不知道甘氏已然死去多年的消息,开口问道:“想必她现在还在建宁城内,等到我破了孟获,解救出你的母亲,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嘿嘿,秦王先生你费心了,家母早已经在生我之时难产而死了,你要想从她那里搞明白这一切,恐怕只能等以后到了九泉之下见到她之后了,还有,同样知道这个秘密的母亲糜氏也已经在数月前去世了,所以你同样无法在她那里得到证实。不过我倒是奇怪了,秦王先生你是如何得知我受孕十三月而生的?莫非是未卜先知?”

    刘禅嘿嘿冷笑,对着刘和充满戏谑的说道。

    刘和却是叹道:“我自然有得知这一切的手段,只不过没想到你母亲竟然已经过世了十几年了,连糜氏竟然也都去世了,孩子,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哼!谁是你的孩子?我是益州牧刘备的儿子,跟你没有关系,他给予了我完整的父爱,而你只不过是我人生之中的一名匆匆过客,如果秦王先生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告退了。”

    刘禅豁然站起,不等刘和回话,直接走了出去。

    “且慢。”就在刘禅将要离开的时候,刘和突然将他拦住。

    刘禅很是愕然,随即看到一道光凭空出现,随即他就晕倒过去。

    这道光自然是刘和的手笔,或者说是系统的手笔!

    既然知道刘禅与他的关系,又知道刘禅的属性没有到达巅峰,刘和自然要想办法帮助一下刘禅,虽然无法进行册封,可是最起码也要将他的属性达到巅峰。

    “虽然我这些年对你的亏欠根本无法弥补,可是我还是想帮助你一下,助你将各项属性达到巅峰,而且我还向你保证,将来一定会册封你为王,既然你觉得与玄德兄感情深厚,我也可以让你继承玄德兄的血脉,嘿嘿,反正你的后代也姓刘,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更何况血缘就在这里,你想赖也赖不掉。”

    刘和喃喃自语,默默等待,直到等到刘禅醒来之后再离开。

    在刘禅离开之前,刘和默默命系统扫描刘禅的属性,发现刘禅对自己的忠诚竟然是血脉忠诚,看起来自己这个儿子虽然在表面上不承认,可是心中还是承认自己的。

    看到这一幕,刘和的心中很是略微感到了一丝的安慰。

    而刘和不知道,这时候的刘禅心中也感到了一丝的暖意,因为在他醒来之后,突然发现自己拥有了无穷的力量,头脑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脑中凭空的多了许多知识,自觉如果是现在的他掌控蜀中的话,会有十几条计策收服诸葛亮和关羽张飞。

    “尽管现在已经太迟了,可是毕竟他给了我足够的智慧和力量,作为一个不能被承认的私生子,他丝毫不担忧我会用我的智慧和力量反对他,这也是极为难得的了。”

    带着这一丝暖意,刘禅在第二天一早就辞别刘和,孤身上路前往长安,在这其中他有好几次产生了想去见一见诸葛亮或者关张的冲动,以便给刘和带来一些麻烦,后来一想想,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必要,以自己这位父亲的手段,估计诸葛亮和关羽张飞早就对他竭尽忠诚了,怎么可能会受到自己的离间?自己纵有手段,在他面前估计只是小儿科。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