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愿意归降
    刘和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抬眼一看,发现主动请命那人竟然是新任左将军,扬州刺史,水军大都督周瑜,自然是喜悦不尽,哈哈笑道:“公瑾素来与太史慈亲善,陆逊也曾在你麾下为将,如果说这天下能够成功说服这二人的,恐怕也就只有公瑾你了,既如此,那就辛苦你走上这一遭,吾便在建宁静候佳音。”

    随后刘和下令,除了自己的亲兵队伍白毦军之外,其他各路将领均率兵班师,即便是白毦军,刘和也就只选择了一千人留下,将领也不过陈到、许褚、典韦和胡车儿四人,其他诸如潘凤、裴元绍等人也都奉命率领其余人等,护着郭嘉等众谋士先行返回长安。

    “末将定然不辱使命。”周瑜见刘和为了减少自己的难度,竟然甘冒风险,主动下令大军主力撤退,顿时心中感动,对着刘和恭敬施礼,郑重地说道。

    随后在经过了一番准备之后,周瑜只率领两个护卫,羽扇纶巾,持着刘和的书信,直接向着九真郡进发。

    要知道由于战乱,这一代可谓是兵荒马乱,治安极其之差,或者说是几乎没有治安,到处都是被欺辱的汉民百姓,还有四处抢劫的蛮人,在这种情况下周瑜前往九真,实在是冒着巨大的危险,好在现在周瑜的武力值也算不差,腰中还悬着刘和赐予的宝剑,身边的两个护卫武力值也都在70左右,再加上周瑜足智多谋,为人谨慎,这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凶险,只不过这一路上看到百姓遭受战乱之苦,一行三人全都心中凄恻,慨叹不已。

    “站住!干什么的?”周瑜在感慨之际来到了九真郡城胥浦城下,冷不防守城的军士对他大声喝道。

    其实胥浦城这时候并没有关闭,来往的客商和百姓全都随意出入,然而这些百姓和客商都是当地土著打扮,只有周瑜羽扇纶巾,一看就与众不同,所以才被拦下。

    周瑜从容地取出拜帖,对守城将士说道:“不才乃太史子义将军及陆伯言将军旧交,来此是要拜望二位将军,不知这位壮士能否容我等进城?”

    “原来是要拜访将军,在此稍等,等我上报之后,看将军的态度吧,如果将军同意要见你,自然会有人带你进城见他们,如果将军们不同意,那你也只能请了。”

    那守城将士倒也没敢怠慢周瑜,搬出了一把胡床请周瑜坐下休息,同时立刻将拜帖层层上报。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就见门口来了一位少年,见到这少年,所有人全都恭敬行礼道:“少将军。”

    这时只见那少年大声问道:“哪位是周公瑾叔父?小侄乃太史享,奉家父太史字义之命,前来迎接叔父进城。”

    这时那守城门的将士才知道来的人是谁?擦了一把冷汗,暗暗想道:“原来此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周大都督,幸亏我刚才对他也算恭敬,否则的话定然会倒霉。”

    周瑜见太史享对自己恭敬有礼,连忙还礼道:“令尊实在是客气了,其实只需派一名亲兵到此,吾便感到光荣了,却不成想竟然派了贤侄亲自到来,哈哈,多年未见,你父亲现在可还好?”

    “有劳叔父问候,父亲现在还好,只不过朱崖州一年四季都是火热,父亲难以忍受,极其思念四季分明的家乡。”

    ……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就到了太史慈的府门前,这时候只见太史慈和陆逊并肩站在门口,对着周瑜拱手说道:“不知周大都督前来,有失远迎。”

    周瑜连忙还礼道:“子义兄,伯不相瞒,瑜这一次拜见二位,主言老弟,久违了,多年不见,子义兄的身体还是那样强壮,伯言老弟越发的成熟稳重了。”

    几个人一边说,一边来到了将军府的大厅之内。

    落座之后,周瑜收敛了笑容,对着太史慈和陆逊说道:“实不相瞒,瑜这一次主要是奉了秦王之命,请两位将军重归我大汉,两位尽皆当世大才,秦王对两位思慕已久,故此以镇东将军、镇西将军虚位以待,以瑜这点微末才干,尚能进至左将军、扬州刺史、水军大都督之职,更何况是两位?”

    太史慈与陆逊对视了一眼,尽皆点了点头,这时候只见陆逊轻轻叹道:“既然琴周大都督如此开门见山的说话,我们也不藏着掖着了,说句实话吧,一听说周大都督来拜访,我们就知道你今日的来意,毕竟你身为新任的左将军,又是扬州刺史,水军大都督,身兼重任,竟然甘冒奇险来到我们这里,如果不是肩负特殊使命,仅仅只是拜访,说了恐怕谁也不会相信,不过我们能够看到周大都督的诚意,同时也能够看得出来亲王的诚意,我们听说秦王已经把麾下大军遣走了九成以上,麾下只剩下了一千白毦兵,这样所表达的诚意让我们感到深深的佩服。其实实不相瞒,我们之所以率军从朱崖州横渡到九真郡,就是听说大汉的军队攻过来了,我们起兵的目的只是为了配合汉军作战,并非有什么野心。”

    “哦?那照伯言所讲,你们起兵之初就已经有了归降的打算?这可真是太好了,如果秦王听说此事之后,一定会十分欣喜。”周瑜听了陆逊之言,带着十分欢喜的神色,对着二人说道。

    “呵呵,难道秦王就不感到沮丧吗?早知道我们二人如此容易招降,他又何必付出镇东将军、镇西将军的官位?”太史慈闻言嘿嘿一笑,一脸揶揄地说道。

    周瑜闻言却是正色说道:“这一点子义兄却是说错了,秦王光风霁月,胸怀之广阔绝非常人所能猜度,他是真心实意想要招揽二位,所以就算是二位主动前去投奔,所获得的待遇也一定没有丝毫差别,二位这种待价而沽的做法却是做错了地方。”

    周瑜这样一说,顿时让陆逊面红耳赤,因为这个主意正是陆逊所出,现在自己的小心思被别人猜出来,怎能不感到脸红?

    不过陆逊倒也算是敢作敢当之人,对周瑜说道:“实不相瞒,这个主意是逊出的,本来依照太史将军的想法,我们到了九真之后立刻向秦王归降,都是逊为了抬高身价而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如今想来的确是惭愧,逊枉做小人了。请大都督转告秦王,吾等愿意归降,稍时便会将兵权、物资、户籍等一并上交到秦王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