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东海郡王
    一“难道微臣的功劳不够吗?”曹丕双眉一挑,沉声问道。

    “爱卿为国开国万里,若论功劳的话,的确是够了,可是国朝之初有祖训,昔日高祖皇帝白马盟誓,非刘姓而王者,天下共击之,是以我朝所封异姓爵位,最高也不过是县侯,即便是开国之萧丞相也只是被封留侯,故大司马大将军霍光,权倾天下,曾废立皇帝,也不过是博陆侯,我后汉开国之初,邓禹、吴汉等人也只是封侯,连公爵都未得到册封,如今爱卿在爵位上早已经超过了上述这些人,何必为了一个虚名而如此计较呢?”

    “嘿嘿,陛下这话微臣不敢苟同,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争的就是一个名利,微臣现在有大功于朝廷,争的就是这个名分,请问陛下,现在微臣的功劳丝毫不下于刘和,难道就因为不是汉室宗亲而不能封王?再者说了,我大汉异姓封王的虽然不多,却也绝非没有,比如,当年谋朝篡位的王莽,不也是被封王了吗?如果他最终不选择某朝篡位,不也会因为异姓封王而名传后世吗?”

    “王,王莽”,刘协听了曹丕的话,顿时一怔,随即也想道:“我现在和当年的汉平帝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同样是曹丕手中的傀儡?不要说是曹丕,就连那个同样是汉室宗亲的刘和,口口声声说尊崇于我,可是也从来没有见他率兵勤王,将我从曹丕的控制中救出来,以他的实力来说,打败曹丕还不是轻而易举?哼,从这一点来看,他与曹丕又有什么区别呢?既然我能够册封他为王,又为何不能册封曹丕为王?我又何必在乎祖训呢?只要这曹丕能够给我带来一定的好处,我又何必在乎这一点呢?”

    想到这里,刘协对曹丕说道:“爱卿说得也有道理,其实虽然祖训规定不准封异姓王,然而世易时移,什么东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爱卿有大功于朝廷,又是我大舅哥,册封之事也不是不能变通,只是我宫中物资十分贫乏,我与令妹之间节衣缩食已经长达半年年了......”

    “这一点都是微臣的疏忽,请陛下放心,微臣定然会充实宫中府库,力保陛下、皇后娘娘及宫中嫔妃们衣食无忧。”

    曹丕见刘协同意了下来,心中十分高兴,至于皇帝索要一些物资,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件小事,大不了等到物资进了皇宫之后,自己再想办法给抠出来,反正现在的天子也只是一个空架子,朝廷之中根本没人会买他的帐,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

    数日之后,天子降诏,因为楚公平定倭国,立功甚伟,故此加封东海郡王,以表恩赏,与此同时,对于立功的将士也纷纷封赏,封司马懿为温侯,拜前将军,又以倭国为倭州,以司马懿为倭州刺史。

    消息传来之后,天下舆论大哗。

    “什么?东海郡王?”刘和在长安得到消息之后,震怒不已,大声说道:“好一个得意忘形的曹丕,刚刚平定了倭国,就以为自己一飞冲天了?竟然敢妄自尊大,逼迫天子封其为王!这王位岂是随便就能册封的?当初高祖皇帝立下白马之盟,非刘姓不得封王,难道这厮忘了?哼,他这分明是不把高祖放在眼中,不把我大汉列祖列宗放在眼中,此等行为简直就是罔顾人臣之礼,实在是岂有此理,正好,我这几年养精蓄锐,中原地区物阜人丰,将士们闲了多年,正思建功立业,传令下去,命豫州刺史赵云率军五万,由小沛进攻下邳;兖州刺史麴义率军五万,由泰山入琅琊;命冀州刺史审配率军五万,由平原进攻济北,破青州;再命扬州刺史周瑜率军五万,从淮南进入广陵,四路大军二十万,于一个月内征调完毕,下个月十五,四路大军会攻下邳,这一战各路大军许胜不许败,务必要擒杀汉贼,迎回天子!”

    其实说句实话,如果仅仅是封王,刘和并不怎么在意,毕竟现在天子无权,处在曹丕的实际控制之下,而曹丕对于自己的秦王之位早就艳羡不已了,现在乘着开疆拓土的大功劳,要求封王也很正常,再者说了,刘和即便在穿越之前就对倭国十分痛恨讨厌,并且在刚刚穿越过来之后就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率军扫荡彼处,以绝中华千年遗患,所以,仅仅因为这项功劳,刘和也不会反对让曹丕称王。

    然而现在最让刘和感到担心的是,现在的司马懿已经被封为前将军,温侯,倭州刺史,总览在倭国的军政大权,他知道倭国之人很是善战,再加上司马懿并非一般人,拥有非常厉害的笼络人的手段,以此人的野心,如果在倭国招募士兵,严加训练的话,估计不出十年,就会训练出一支足以威胁大汉的军队,虽然这支军队不可能打败大汉,可是如果他们仗着海岸线的广阔,不断地对沿海州郡进行骚扰的话,估计历史上令人文风色变的倭患就会提前千余年上演,这将会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极大的损害,这也是刘和最不能容忍的。

    所以,既然担心后患无穷,索性不如来个防患于未然,利用这个借口一举荡平曹丕的势力,彻底实现天下的统一,也好为刘和下一步的扩张做好准备。

    当然,除此之外,刘和出兵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司马懿的封赏太重,相比之下,同样有开国之功的太史慈和陆逊的封赏就显得太薄了,自己的封赏要考虑到以后继续立功和开疆拓土的事情,必须公平公正,而曹丕却完全不必顾虑这一切,过高册封只是为了挑衅刘和,并且离间刘和的君臣关系。

    对于这一点,刘和如何能够容忍?所以他就直接诉诸于武力,告诉对方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拳头大了才有理,更何况自己现在身为汉室宗亲,站在了道义的至高点上,手中还有高祖的祖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