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叛贼乐进
    这时候的琅琊城内,乐进也得到了麴义的回复,说是在四月初九日的午时,他在南城门外接受自己的投降,秦王也提出来,只要投降之后,就会表自己为徐州刺史,进封广昌亭侯。

    得到消息之后,乐进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看起来自己这一次的诈降计成功了,麴义很明显相信了自己的诚意,连投降之后的官位和爵位都准备好了。

    “只可惜我这一次的投降并非出于真心,虽然我也知道这一次即便能够侥幸得胜,恐怕我军也最多能够支持到一个月期满,即便那样,恐怕我也必死无疑,然而我并不害怕,从一开始我就做好了死战到底的准备,曹公对我有知遇之恩,如果我不对他及他的后人效忠,如何对得起曹公昔日的厚恩,其实我在书信上写得大都是我自身的真实感受,只不过有一条没有加上去,不管你刘和如何的势大,不管曹丕如何的不对,他始终是主公的儿子,我绝不会在这时候弃他而去。”

    乐进的心中颇不平静,一方面想着该在一个怎样恰当的时机向将士们说明此事,该向那些人说明此事,既能够最大限度的保密,又能够让负责作战的将士明白自己的意图,并且不畏生死,英勇作战。

    在另一方面,乐进也在想着如何能够出其不意,对麴义发动突袭,对方武艺高强,想要成功杀死他只有一次机会,一旦错失,接下来就是自己的死亡了,自己死倒不可怕,可是如果因此而让琅琊失守,进而导致整个徐州的失守,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然而这时候只听得帐外闹哄哄的,令人心中狂躁,同时也让人感到诧异,三更半夜的,将士们大都休息了,为何在这时候竟然出现了骚乱?莫非有敌人劫营?

    乐进心中很是疑惑,连忙对着值守的亲兵问道:“外面发生了何事?为何竟然有骚乱的声音?”

    只见亲兵走进来,一脸惭愧的说道:“启禀将军,前方不远处人声鼎沸,不少人举着火把,正向主帅帅帐这里冲进来。”

    乐进闻言一皱眉,轻轻说道:“明天正是归降的日子,莫非是消息泄漏了?这也无妨,反正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告诉大家的。”

    所以随即放下心来,对着亲兵吩咐道:“小事尔,尔等不必担心,且待我更衣,一会等闹事的来到了,自有我去安抚。”

    过了一会,喧闹之声越来越近,等到乐进更衣之后,就听得帅帐门口聚集了大批人马,甚至还有人公然叫嚷,要乐进出去回话。

    乐进闻言顿时满脸的不悦,因为他听得出来,为首之人竟然是他的监军蒋干,顿时哼了一声,默默说道:“别的人倒也罢了,你蒋干可是军中的监军,代表的是主公,竟然煽动将士作乱,这实在有些过分了,难道你不知道目前对于我们来说,内部的团结稳定才是最重要的吗?”

    所以乐进登时走出帅帐,阴沉着脸问道:“到底发生了何时?蒋监军,为何唆使众将士闹事?”

    “唆使闹事?乐大太守,这话也亏你好意思说?如果不是我提前得知消息,恐怕我军明日就会被你卖给麴义了吧?你背着众将士暗中向麴义投降之事已经暴露了,我等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今日当着三军将士的面,你且说一说,此事是不是有的?”

    “确有此事,不过这其中还有苦衷,待得一会无人之时,我单独与蒋监军说知,那时蒋监军便会理解我了。”虽然乐进必须要让所有人知道投降的事情,可是现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可以说是人多嘴杂,乐进又怎么敢把自己的真实目的说出去呢?万一这里面有汉军的细作呢?就算是没有,这里面也有许多属于本地的军士,这些军士的家人都盼着投降汉军,万一有人对乐进诈降之事表示不满,连夜通报给麴义,那他的一番努力岂不是化作流水了吗?

    所以乐进只能用这样的话来搪塞蒋干,并且希望蒋干跟他单独说话。

    如果之前没有误会的话,蒋干也许会心平气和的听乐进单独解释,可是现在乐进叛乱都已经成了定论,蒋干早已经产生了偏见,又如何肯听乐进这样的解释?于是他冷笑着说道:“你有什么话可以在这里和大家当面说,没有必要当面说,嘿嘿,我害怕单独相处的时候你一刀将我杀了呢,到时候我死无对证,岂不是白死一回?我只问你,你是不是给麴义写过一封要求投降的书信?”

    “是,可是......”

    “是就是,没什么可是的,你是不是找的王祥做使者?嘿嘿,琅琊王氏本地人为了家族利益,不知有多么盼望着要投降?王祥又是因为孝行为麴义所敬仰,你找他可算是找对人了。”

    “你怎么知道?”乐进一听这话就知道乐进肯定是找到了证据,要不然的话绝对无法准确说出使者就是王祥,不禁暗暗思索到底是谁提前向蒋干透露此事,此人透露出此事究竟有何目的?

    却没想到蒋干见状,更加认定这是乐进被自己猜中事实,心慌的表现,继续冷笑道:“嘿嘿,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够隐秘,就没人知道了吗?老天是有眼睛的,正看着你呢,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与麴义约定投降的日子,是不是明日午时?”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不过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我想像的那样?那是什么样?”蒋干嘿嘿冷笑道:“废话少说,你既已承认,那就是反叛,来人,与我拿下。”

    “谁敢!”蒋干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乐进身边的亲兵队长乐垕大声说道。

    随后乐进的亲兵将士们拔出刀剑,横眉冷对。

    “哼!你是乐进的亲兵将领吧?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你也想学乐进,公然反叛吗?”

    蒋干对此没有丝毫畏惧,对着乐垕喝道。

    “这......”乐垕作为乐进的亲兵将领,自然知道乐进的真实目的,可是他又不能公开说出来,也正是因为明白乐进的忠心,他才无法直接对蒋干动手,只能说道:“蒋监军,我家将军是冤枉的。”

    “哼,冤枉?叛贼乐进,你不仅背着主公和广大将士私自降敌,还敢公然拘捕吗?刚才你的亲兵将领说你是冤枉的,你有何冤情?且向我说来,我自会秉公处置,如若不然,今日便是你的丧命之时。”

    蒋干见乐垕退缩,心中更加得意,对着乐进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