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 好逆贼
    然而乐进却并不想解释,自己解释起来很容易,可是这样一来诈降的计划就彻底的泡汤了,而且还会引起琅琊当地士绅百姓的离心。

    所以乐进长叹一声道:“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就是要投降,你们把我抓起来吧,我保证他们绝不抗拒。”

    随后乐进看了乐垕一眼,郑重说道:“我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不得反抗。”

    “诺......”有了乐进的吩咐,乐垕虽然极不情愿,可是却也只能答应下来。

    “拿下!”蒋干见乐进不反抗,心中自然得意,命人将乐进生擒,随后冷笑道:“你莫非以为你不反抗,我们就会相信你是无辜的?本监军奉了主公的命令,逆贼乐进图谋反叛,罪大恶极,本王特命蒋干全权处理此事,擒住乐进之后当场格杀,由蒋干兼任琅琊太守,统领军政大事。”

    随即下令左右,将乐进拖出去斩首。

    这时候乐垕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道:“且慢!蒋监军,杀不得,乐将军的确有重大冤情,本来此事涉及到军事机密,不能说出来,可是事到如今已不能不说......”

    “乐垕,住口!不能说。”乐进生怕这样一来会引起琅琊当地士绅的离心和内部的分裂,为韩军所乘,所以不让乐垕说。

    然而到了这时候,乐垕已然不管不顾了,对着乐进说道:“将军,你待乐垕如同自己的儿子,乐垕如何能够看着你死?纵然此事会引起不好的后果,那也顾不得了。”

    随后乐垕对着蒋干说道:“蒋监军,实不相瞒,这一次我家将军投降之事的确有,然而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我家将军这一次其实是诈降,为了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密,所以除了小人之外,没有向任何人说起,就连执行使命的王祥都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让麴义引起怀疑,其实就算蒋监军今夜不来,明天一早我家将军也一定会找你说明白此事,并且希望得到你的配合,共同来个突然袭击,杀死麹义,以便我军能够守住琅琊。”

    “如果真是像你所说的那样,为何乐将军你不提前告诉我一声?难道你连我都信不过吗?”蒋干看了一眼乐进,淡淡的问道。

    乐进叹了一口气,随后看了一眼蒋干,摇头说道:“并非信不过,只不过此中干系重大,进不容有失,所以这才不敢告诉任何人,也就是乐垕与我须臾不离,我做的事情终究瞒不过他,再者说了,在对麴义突然发难之时还要仰仗我麾下亲兵队伍的效命,故此让他知晓了。”

    然而在心中,乐进却是暗暗说道:“说句实话,我还真有点对你不相信,不是不相信你的忠诚,而是不相信你的能力,如果你知道此事,肯定能够在神色上带出来,尤其是对琅琊王氏的态度转变,一定会暴露我的计划的,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不知道究竟是谁,竟然提前吐露了此事,让你知道了这个秘密,否则的话我的计划一定可以成功......”

    蒋干看了看乐垕,又看了看乐进,感觉他们语出真诚,应该不会骗他,否则的话也不致于乐进乖乖束手就擒,以他麾下将士的战力,如果胆敢反抗的话,蒋干所带的这些人绝对不是对手。

    接下来之后蒋干又思索了一大会,最后咬牙说道:“也罢,我就相信你一回,暂且饶你一命,不过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最终的决定权在主公,所以,天命之后,需要你亲自往下邳走一趟,向主公解释此事。”

    “多谢蒋监军。”虽然自己性命得保,可是一场诈降的计划也因此而彻底泡汤了,这让乐进的心中还是遗憾,一点精神都没有。

    “带下去吧。”蒋干也是一脸的犹豫,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不对,该不该相信对方的说辞。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呼喊声:“乐将军为了归降之事被蒋干给擒住了,性命只在旦夕之间。”

    “蒋干这该死的奸贼,为了自己的前途命运而甘愿牺牲我琅琊军民的利益,实在可恨!”

    “杀了奸贼蒋干,救出乐将军!”

    “救出乐将军,向秦王投降,这是顺天应民之举,我等愿从。”

    ......

    随后只见一队队人马从外面闯进来,并且大声叫嚣着要蒋干放了乐进,否则的话定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几乎与此同时,只听得远处传来军鼓声,随后听得守城军士前来禀报:“禀报蒋监军,大事不好了,麴义率军攻城了,他一边攻城还一边喊道,一边喊道......”

    “喊什么?快说。”蒋干心中也十分焦急,却见那士兵说话竟然吞吞吐吐,连忙不耐烦的喝道。

    “那麴义喊道,要监军留下乐将军的性命,如果监军听话的话,到破城之后会留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否则的话就把你,把你大卸八块,扔到海里喂王八......”

    “啊......可恨,逆贼该死!”蒋干听了这话,顿时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大声骂道:“麴义小儿,欺人太甚!”

    随后蒋干又指着乐进说道:“方才我险些就相信了你这逆贼的话,如今看起来你果然与麴义相勾结,只不过投降的方式并不是像表面上说的那样,而是故意引起我怀疑,乘着我军内部分裂之际率军攻城,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好逆贼!我简直被你坑惨了,哼,今日就算是必死,我也要先把你给宰了。”

    随后喝令左右,将乐进拉出去,斩首示众。

    这时候只见乐垕哈哈大笑道:“事实已经很明显,这分明就是麴义施展的反间计,可惜你这蠢材看不出来,竟然还要斩杀军中大将,将军,有这等蠢材的破坏,你纵然有再完美的计划也是无用,依末将看,我们不如真的就反了他。”

    “住口!我乐进对主公一向忠心耿耿,如何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今日死便死了,有何值得遗憾的?”乐进见乐垕这样说,顿时呵斥道。

    只见乐垕嘿嘿笑道:“末将岂非不知忠义之人?可是将军你看看我们的主公是如何对我们的?仅仅听了蒋干这个小人的一面之词,竟然就怀疑将军,而且下令不必去见他,直接将将军斩首,这样的人物当真值得将军去效忠吗?反过来再看看秦王,无论是周瑜还是赵云,抑或麴义和田豫这样的人物,哪一个不是手握重兵?可是他们作战之时可曾有监军?秦王可曾对他们有过半分的疑心?两相对比之下,谁是明主谁是庸主一目了然,难道将军为这样的人效力真的甘心吗?将军为了国家如此忠心耿耿,结果落了一个怎样的下场?难道将军到现在还看不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