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 乐进投降
    乐进闻言,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缓缓说道:“罢了,既然你对我不仁,就休怪我对你不义,主公,并非是乐进不对你的儿子效忠,实在是他偏听偏信,容我不得,请恕乐进不讲忠义了。”

    随后乐进说道:“乐垕,传我命令,麾下亲兵队伍立刻集结起来,迎接麴义将军,贼人蒋干,你要识趣的话,今日我还可饶你一条性命,回去之后请告诉曹丕,我乐进并无对不起他之处,原本就存着以死报效的决心,所谓投降当时只是诈降而已,然而你们却信我不过,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以现在的局势,就算你反悔,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嘿嘿,蒋干,你和你的主子现在会不会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悔恨呢?”

    蒋干听了乐金所说的话,也是久久一言不发,轻轻叹道:“是我一时糊涂,中了麴义的诡计,如今虽然已经明白这一切,却已经后悔莫及,为今之计,我也只有以死报效!”

    随后蒋干下令道:“所有热血的兄弟,大家都已经看到,如今琅琊城破,我等即便是能够逃走,最终也难逃国破家亡的命运,我蒋干身为主公心腹之臣,如今惟有一死以报主公,凡是不怕死的,随我一起杀贼,誓死抵抗到最后一刻!”

    虽然大部分将士原本都是乐进的部下,这些将士慑于乐进的威信,对其一向钦服,可是却也有不少热血之士受到蒋干的感染,来到蒋干面前,与蒋干同生共死。

    “我们愿与监军同生共死,誓死杀贼,报效主公!”

    虽然一共只有八百余人,可是这八百余人的悲壮呼喊声却震动天地,令人闻而色变。

    乐进没想到蒋干虽然愚蠢,却能够如此忠贞不屈,又见这些将士如此热血,心中惭愧不已,不愿与他们作战,而是下令己方的将士让开一条通道,放他们离开。

    然而这些人竟然不愿离开,他们在这里严阵以待,等着与敌军拼尽最后一滴热血,以实现杀死报效的铮铮誓言。===『烽火戏诸侯新书:』===。

    乐进无奈,只能下令与王祥所统率的人马会合,率领所有的将士退走,前去迎接麴义。

    乐进率军行不多时,便遇见了麴义的队伍,这时候王祥来到麴义面前,将乐进在军营中发生的事情简单地向麴义说了一遍,并且表达乐进要投降的意思。

    麴义见乐进果真要投降了,自知这一次立下了大功,心中也十分高兴,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亲自来到乐进面前,将拜倒在地的乐进扶起来,笑着说道:“能够得乐将军辅佐,这可真是太好了,相信主公得到消息,也一定十分喜悦,兑现当初向将军许下的诺言。”

    乐进却是惭愧不已,苦笑着说道:“末将乃是叛逆之人,心中惭愧难当,只求苟全性命,归老山林罢了,安敢再有他求?”

    “将军说的是哪里话?将军忠烈之名,义早有耳闻,只不过曹丕小儿为人奸诈,对将军不能信任,这才被我乘隙而入,相信日后将军在主公麾下,一定会充分发挥出自己的才华来,将来立功受赏,封妻荫子,乃至出将入相也都不成话下,对了,方才王先生说道,蒋干不愿投降,率军在营地之中列阵坚守,此事我已知晓,真没想到这蒋干竟然还有如此热血的一面,令人佩服赞叹,不过佩服是佩服,毕竟是各为其主,虽然蒋干是条汉子,可是我今日也必须率军将其杀死,以便彻底占据琅琊郡,乐将军,你稍事休息,我去去就来。”

    麴义笑着拍了拍乐进的肩膀,然后率军如风而去,随后乐进就听到激烈的战鼓声,还有马嘶人吼之声,兵器撞击之声,声音混杂了一刻钟的时间,最终归于沉寂。

    乐进知道蒋干和他的八百将士全都战死,心中轻轻一叹,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没有光彩,自己一念之间,已经从一个忠臣退化成了贰臣,而蒋干却践行着自己拼死作战的诺言。

    片刻之后,乐进率军来到营地之中,只见营地之中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尸体,这些尸体的死状都极为惨烈,令人心神震动。

    乐进亲眼看到,在这些尸体之中,一人身穿软甲,胸前中了一枪,咽喉中了一箭,虽然已经死去,却是用手支撑着枪杆,屹立不倒,这人正是蒋干。

    这时只见麴义来到面前,静静地沉默了片刻,然后叹道:“这一个个的都是好汉子,我会对他们进行厚葬,嘿嘿,虽然各为其主,可是英雄就是英雄,这种壮举值得任何人去尊敬。不过乐将军你也不必因此而有所歉疚,如果不是因为遭到曹丕的怀疑,估计你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死,不是我说,为了曹丕那样的人尽忠而死,根本就不值得,真正的明主,是那种知人善用,疑者不用,用者不疑之人,这样的人胸怀向天空一样广阔,他们对你的了解,比你自己对自己都清楚,只要你心存忠诚,他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怀疑,而我们的主公,秦王,就是这样一位大英雄,秦王已经提出要亲自见你一见,等到此间事了,我便陪你去一趟长安,等到见了主公,你就知道他是如何英明的一个人物了?只有对这样的人物,你才愿意为之竭尽全力的效忠,无论你自身掌握了多么强大的力量,都始终不会生出半分的背叛之心。”

    “能够让麴义这等桀骜不驯之人如此钦服,不得不说一般人绝难做到这一点,而这秦王能够做到这一点,足以证明此人应当是一位大大的英雄豪杰,嘿嘿,我倒还真的对他有些期待了,希望此人不要让我失望,否则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为今日做出的抉择而感到追悔莫及?”

    乐进的脸上带着一丝苦涩,默默地想道。

    这时候麴义好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笑着说道:“你就放心吧,只要见到主公,你就知道你今日的选择绝对没有错,甚至会为今日的抉择而感到由衷地庆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