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 准备出逃
    徐州,下邳城。

    曹丕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合眼了,现在曹仁的大军被接连打败,麾下将士损失惨重,屡次退却,现在已经退到了下邳外城了,也就是说,现在的下邳已经兵临城下了,可是司马懿的援兵还杳无消息。

    尤其是琅琊城乐进的背叛,更是让他的心紧紧的悬着,生怕蒋干无法完成使命,导致琅琊沦陷,那样的话,他的下邳城就会遭遇敌军的前后夹击,如果真的出现这一幕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刘和小贼二十万大军齐聚,就算司马仲达倾尽兵力而来,又能不能救得了徐州?更何况司马仲达又怎么可能会舍弃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倭国而全力援助我们呢?不要说是他,换做是我的话也绝不会那样做的。”

    想到这里,曹丕的脸上更是充满了失望,口中还在不断的嘟囔着:“这该死的刘和,我不过是称王而已,又不是称帝,你为何对我赶尽杀绝?我称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忘了,当初你的王位,还是我为你争取来的呢,现在我不过是被封了一个郡王,你就受不了了,这世上有你这样小气的人吗?”

    一旁的邓展听了,心中暗暗冷笑道:“不自量力的家伙,就你这样的气量,竟然还想着要称王?要不是沾了你爹的光,就你这点才能,顶多做个郡守,能够做到楚公就是祖坟上冒烟了,竟然还不知足,逼着天子封王,现在你有今天,那也是活该!”

    而就在这时,只见一人从外闯进来,大声说道:“主公,主公,大事不好了,乐进背叛,蒋监军阵亡,琅琊,琅琊失陷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曹丕听了这话,简直难以置信,失声说道。

    所来之人名叫王辰,是蒋干麾下的亲兵,当初蒋干与麴义决战,他本来也想参加,可是蒋干却说需要有人向主公报告消息,于是将他挽留,并且亲自写下一封书信,让他亲自送到曹丕的手中,王辰本来只求一死,可是现在有重任在身,无奈之下,只好带着蒋干的书信,冒死来到徐州,向曹丕报告消息,他见曹丕对自己说的话难于置信,也只好再度将之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曹丕听了来人的话,顿时气得面色发白,拍案骂道:“乐进狗贼,竟然当真敢选择背叛,实在是可恶,展飞,传我命令,将乐进一家老小尽皆压赴辕门外,斩首示众,我要灭了乐进的三族,以祭奠蒋子翼!”

    这时候却见那王辰说道:“且慢,主公,事情并非是像主公所想象的那样,这乐进一开始并未背叛,他投降只是诈降,然而因为蒋监军和主公的疑心让乐进失望透顶,他这才决定背叛,蒋监军在得知真相后十分悔恨,故此力战而死,以图将功折罪,临死之前,蒋监军命末将给主公送信,在信中为乐进家眷求情,请主公饶了他们的死罪,这也算是为蒋监军之前逼反乐进之事略作补偿,主公如今善待乐进的家人,或许以后乐进顾念昔日情分,会善待主公,若是杀了乐进家人,以后乐进来到徐州,恐怕将是主公的大祸到来。”

    “哼!说来说去,这乐进最终还不是背叛了?可见我和子翼的判断没有错,此人就是一个内心不忠诚的人,如果他真的忠诚的话,完全可以像子翼那样,以自己的生命书写忠诚,可是他根本没有这样做,反而将我的不信任作为背叛的理由,同样是先父留下来的心腹,为何我不对子翼怀疑,偏偏对他怀疑?子翼做的没错,错的是乐进!至于说等他进城之后会不会善待我,这样的事情我根本不在乎,展飞,听我命令,立刻将乐进家眷给杀掉,女的充作军妓,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

    这时候的曹丕当然知道是自己和蒋干冤枉了乐进,所以才导致对方背叛,可是他却绝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这会伤及自己和蒋干的脸面,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宁肯一错再错下去,也不会饶恕乐进的家眷,反正现在的乐进已经投降了,自己根本没有必要为了承认他而破坏自己的形象。

    “诺,主公你放心吧,这事末将一定给你办好,可是主公,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如何惩治叛将家眷,而是应该如何应对当前的局势,如今子孝将军连战连败,军心已失,如果琅琊失守的消息传来,估计军心将会瓦解,所以,依末将之见,主公最好想一个脱身的万全之策,末将等纵然不怕死,可是主公万金之躯,怎能立于危墙之下?”

    既然乐进现在已经投降,那他就是自己人了,邓展自然要想尽办法保全他的家眷,只不过直接求情肯定是不行,反而会引起曹丕的疑心,所以现在为今之计,也只有先转移曹丕的视线了。于是邓展向曹丕提出了撤走的建议。

    对于这一点曹丕也是心中犹豫,他摇头叹道:“我父子在徐州经营了十余年,百姓们十分亲厚,今日一旦离去,唯恐万民百姓伤心,我心中如何能忍?再者说了,虽然我军战败,可是城内粮食充足,可战之士尚有数万,即便是刘和二十万大军围城,也定能支持数月之久,而只需再过半个月的时间,司马仲达的大军就能赶来,到了那时我们里应外合,不仅能够保住徐州不失,或许还能乘胜追击,收复豫兖故地。”

    “嘿嘿,到了这时候,你竟然还心存幻想!”邓展暗中冷笑不已,对着曹丕劝道:“虽然如此,可是主公却也不能处于危险之下,一旦有个万一,末将等纵然活着,又有何意义?再者说了,仲达先生的大军至今未有半点消息,莫不是他不愿意回来?或者是有什么事情绊住了,万一他真的不来,我军可就处在了敌军的四面包围之下,到了那时候,主公就算想脱身,恐怕也是不可能了。”

    “这......”曹丕听了这话,顿时犹豫了一下,过了一柱香的工夫才叹道:“只是可惜徐州的百姓了,又要面临刘和这厮的暴虐统治之下,我实在是对不住这些百姓啊......”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