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现在就走
    听了曹丕所说的话,邓展顿时无语,甚至心中还忍不住有些恶心,这厮现在真是越来越虚伪了,竟然会说出这种无耻的话语来。

    “你怎么知道徐州的百姓要面临暴虐统治?你去问一一问豫州和兖州的百姓们,看看谁的统治更加暴虐?是你们老曹家还是主公?”

    不过不管怎样说,这厮现在总算是已经同意了自己的建议,准备逃走了,这样的话,自家主公可就真的能够统一这汉家天下了,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作为刘和的绝对心腹,邓展自然知道汉帝对于刘和称帝的阻碍之处,所以他才很不热心于迎立天子这样的事情,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邓展这才想尽办法劝曹丕逃离徐州,当然,顺便也要把天子给带走,只要天子离开大汉的土地,那么也就意味着大汉的天下没有了皇帝了,这样的话,自家主子刘和就能够理所当然的称帝了。

    对于邓展的算计,曹丕当然并不知道,他还认为邓展对自己一片赤胆忠心呢。

    只不过曹丕虽然已经同意了邓展的建议,这几天来却一直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很明显他现在还在犹豫。

    曹丕确实在犹豫,因为自己一旦离开,就意味着有生之年恐怕再也难以回到这片大陆上来,从此之后将要在蛮荒之地过完自己的一辈子,自己早已经习惯了大汉的繁华,对于蛮荒的倭国会不会习惯?尤其重要的是,大汉盛产那么多的美女,虽然自己府中的美女论其质量来绝对比不上刘和府中那几个,可是胜在数量,而且看起来也尽皆赏心悦目。

    尽管如此,可是美女却会变老的,等她们变老了,自己又到哪里去找美女?总不能找那些荒蛮之地的倭国女人吧?

    而最最重要的是,曹丕现在对司马懿并没有死心,他还盼着司马懿能够出兵援助,帮助他解决危机。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击碎了曹丕的梦想,就在一个深夜,曹丕即将休息的时候,突然见司马懿的兄长司马朗进来,神色肃然的说道:“主公,大事不好了,吾弟仲达传来消息,说他本来准备率军紧急支援主公,却没想到突然遭遇到了一个对手的进攻,现在倭国战事吃紧,他根本无法分身,所以还请主公见谅......”

    “什么?你说什么?”曹丕听了司马朗之言,顿时惊诧不已,失声说道:“这,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仲达不是已经统一了倭国了吗?为何竟然还会遭遇到对手的进攻?他这个对手是谁?竟然连他都如此的忌惮?”

    “唉,仲达的这个对手主公其实也很熟悉,此人曾经也是这片土地上的主人,被先主公打败之后流落海岛,最终在东南的一个大的海岛上立稳了脚跟,并且获得了数万大军,因为听说主公封我二弟为温侯,夺了他的爵位,这才愤而起兵,对我二弟发起了进攻。”

    “温侯?你是说吕布这厮?”曹丕听了之后,心中很是惊讶,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照你的意思,莫非这吕布竟然还活着?”

    “正是,不仅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这个吕布到了东南部那个叫做夷洲的海盗之后,在那里靠着武力和智慧征服了当地的土著,获得了他们的拥戴,在这些年里发展生产,招募士卒,麾下竟然聚集了十万精兵,他听说天子封吾弟为温侯,十分不忿,率兵对倭国发起偷袭,吾弟根本不曾料到会有这么一档子事,所以不曾防备之下,被他抢占了南部十余个郡,吾弟现在正在调集军士,准备收复失地......”

    “依靠武力和智慧?武力倒也罢了,可是谁都知道吕布这厮有勇无谋,他能有什么智慧?”曹丕闻言嗤笑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

    “吕布虽然有勇无谋,可他麾下的陈宫却是智谋之士,这个陈宫的谋略水平就连先主公都深为忌惮,更加上吾弟攻取倭国的根基泰山贼寇曾经都是吕布的旧部,在听得他的威名之后尽皆军心浮动,虽然被吾弟废了不小力气安抚住,可是却仍然没有勇气与吕布大军开战,所以,倭国的局势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改变......”

    “竟然还有陈宫?啊啊啊......这真是可恶,最关键的时候,竟然被吕布这厮搅了局!等到将来我在倭国稳定下来之后,一定要将这贼子的势力全部扫平,然后将这贼子五马分尸!”

    听了司马朗之言,曹丕现在几乎都气疯了,对吕布充满了无限的痛恨,大声叫着说道。

    然而片刻之后,只见司马朗平静地说道:“不过我二弟却也为主公出了一个主意,这就是劫持天子前往倭国,只要天子还在主公手中,刘和就不敢胡来,再者说了,即便他率师远征,我们在倭国拥有十万甲兵,又掌握着地利优势,保证刘和的大军不管来多少,最终也只能无奈退走。”

    “去倭国?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可是仲达能够保证我的安全吗?那里可是有吕布这厮,双方的战争还在进行......”

    曹丕知道自己在徐州是待不下去了,可是现在却还心存顾虑,因为他生怕在途中碰到吕布的军队。

    却见司马朗笑道:“这一点主公放心就是,吕布虽然骁勇,可是他的活动区域只是在南部,只要我们在北方登岛,就绝对能够保证安全。”

    “这样就好,哈哈。”曹丕见安全得到保证,终于彻底放下心来,立刻招来邓展,对他吩咐道:“立刻率军进攻,请天子及百官移驾,随我撤往倭国,不过不要事先告诉他们,以免横生枝节。”

    “诺。”邓展答应下来,随即又疑惑地问道:“为何主公走的这样匆匆?”

    “嗐,事情有了变局,仲达他在倭国有了对手,一时根本来不了。”随后曹丕就将吕布的事情简略向邓展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快去,我们必须连夜撤离,否则的话一旦被敌军察觉,恐怕就算想走也走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