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我不走!
    邓展在接受了命令之后,心中还是挺高兴的,他很愿意为曹丕做这样的事情,现在刘和在大汉也就剩下了青徐二州没有统一,只要统一了这两个郡,就真正的统一了天下,到了那时,万众归心,就算是没有天子的传位诏书和传国玉玺,刘和也会在事实上成为天子,当然,邓展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自然也不会没有任何准备,他会保证在天子离开之后,让刘和继承皇位具有合法性。

    所以,邓展立刻率军进宫。

    这时候天子刘协正在拥着一名长得十分漂亮的宫女做着某些原始的机械运动,现在的他心中别提多高兴了,刘和的大军终于打进来了,而且已经是兵临城下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曹丕根本支撑不了太多的时间,只要下邳城破,自己就能获得拥立,然后返回洛阳,做自己的太平天子去。

    虽然以后这国家的权力仍不免被刘和所把持,可是毕竟刘和是汉室宗亲,总不能做的太过分了吧?最起码自己的生活条件会变的更好一些,衣食住行再不用像之前那样紧迫了。以后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就从刘和手中一点点收回权力,如果没有机会......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了,怎么可能会没有机会呢?毕竟自己这位天子可是正牌的,刘和纵然功劳再大,也要对自己这位正统天子心存顾忌。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昔日的刘协只是几下就怂了,可是今天却感到格外的精神,竟然坚持了数十下还依然感到坚挺。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门外突然传来声音:“陛下,微臣乃东海王部将展飞,奉东海王之命请陛下立刻收拾金银细软及重要之物,于一个时辰后到东门集结,秦王大军已兵临城下,兵凶战危,东海王不敢让天子立于危墙之下,故此请陛下先到青州巡狩,待得此间战事结束,再行回转。”

    “嗯?啊......”正在得意的刘协被邓展这一惊吓,顿时软了下来,连忙调匀呼吸,然后大声说道:“这,这三更半夜的,朕早已经休息,如果这时候起来,被夜风吹到着了凉,会生病的,展将军能不能宽限宽限,等到明天早上出发?”

    “不行!这是东海王的死命令,末将不敢不从,若有违背,就连末将都会担着莫大的干系,更何况现在是夏天,晚上正凉爽,夜风即便吹到,陛下也不会着凉,所以,为了末将的小命着想,还请陛下辛苦一下,立刻收拾准备。”

    邓展心中冷笑:“开什么玩笑?无论是为了主公着想,还是鉴于曹丕的命令,我都不可能容忍你在这里磨蹭,虽然现在这里我做主,可是身边还有监视我的人,我怎么能够公然违背曹丕的命令?”

    所以邓展现在依然恭敬,可是口中的话已经很不客气。

    刘协见状心中一紧,知道自己根本推脱不了,只好苦着脸准备起床。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大门砰地一声被撞开,随后见一队士兵闯进来,不由分说的为刘协更衣,在一旁的那个曹丕心腹邓展更是说道:“时间比较匆忙,只好请这些军士为陛下更衣,还请陛下见谅!”

    与此同时,也没有征得刘协的同意,那些军士们开始为刘协收拾行装。

    “你,你们怎敢如此?”刘协十分愤怒,大声说道:“朕乃当朝天子,怎能容许你们如此肆无忌惮?竟敢随意闯入后宫,随意乱动朕的御用之物,随意......”

    “请陛下稍安勿躁,等到了目的地之后,末将定当向陛下赔罪,任由陛下惩处。”邓展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对着刘协拱手说道。

    “哼!”刘协听了邓展的话,虽然愤怒,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大头兵们替他收拾好这一切,他自己却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

    “将军,这莫非就是传国玉玺?”一个士兵双眼放光,捧着一个盒子来到邓展面前。

    邓展骤然看到这个盒子,心中也是一紧,传国玉玺对他来说,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如果没有此物,刘和纵然贵为天子,却也不能算是合法。

    不过当着众人的面,邓展也不能表现出失态来,他面色平静的打开盒子,仔细地看了看,发现果然是传国玉玺,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沉声喝道:“此乃天子圣物,如何是我等能够窥探的?只不过过天子如今正在撤离,为免在慌乱之中丢失圣物,故此末将且代为保管,一旦天子到达目的地,或者是天子有用之时,末将立刻将圣物奉上。”

    随后邓展亲自捧着传国玉玺,将其放置在其中的某一辆大车之中。

    “曹丕竟然把玉玺都给收走了,可见这一回的出逃绝不会太近了,更何况如果徐州失守,青州又如何能够保得住?这贼子莫非是要逃出中原,前往倭国?”

    刘协虽然无能,却也不笨,否则当初董卓也不会看上他,他经过一番猜测,最后得出了结论。

    “展将军,请如实的说一声,东海王是不是准备带着朕前往倭国?”

    “这,这怎么可能?陛下不要乱猜测,司马温侯的大军马上就从倭国赶来了,陛下只要到了青州,一切就都安全了。”

    邓展也很佩服天子的洞察力,略微犹豫了一下,干笑着说道。

    当然,他的略微犹豫也是故意表现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天子喊得尽人皆知,一方面是给城外的赵云传递信息,另一方面也让人知道曹丕的恶行,为以后进一步实行自己的计划奠定基础。

    邓展这一瞬间的犹豫立刻被刘协捕捉到了,他顿时明白了这一切,大声说道:“我,我不走,大汉是我的故土,我是大汉的天子,我作为天子,怎能离开大汉,远涉重洋,前往未开化的蛮荒之地?展将军,你放我离开好不好?只要你能保我出城前往秦王军中,我定会拜你为大将军。”

    “天子恐怕是误会了,这是没有的事。”邓展只是解释了这么一句,就立刻命令将士们架起刘协,“护送”着刘协和他的嫔妃,以及宫女宦官们一道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