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曹仁的无奈
    “主公,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在顺利的完成这一切之后,邓展找到了曹丕,然后向他报告消息。

    这时候的曹丕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在听邓展报告之后,脸上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展飞,今日你辛苦了,等到了倭国之后,我定然会为你请求封赏。”

    随后曹丕问道:“对了,天子的传国玉玺呢?此事乃是天子圣物,千万不容有失。”

    “莫将已经藏好了,亲手将其放进了一个隐秘之地,请主公放心好了。”邓展见曹丕提及玉玺,在信中竟然莫名的一阵紧张,不过好在他能够迅速调整情绪,这才不慌不忙的说道。

    曹丕点了点头,可随后还是说道:“你还是把玉玺拿过来,放在我身边吧,我这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不管如何,还是要把玉玺带到身边才最为安全,你去把玉玺取过来吧,我要亲自守护着它。”

    邓展听了这话,心中暗暗叫苦,可是他却有反抗不得,纵然他武艺再强,也绝对难以杀出去并且逃到城外,即便能够逃出去,把玉玺送到刘和手中,外人也会说是他偷盗了玉玺送到刘和手上,这样的话,无论是刘和还是他都会因此而声名狼藉,从而成为众矢之的,这是智者所不愿意做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有先将玉玺取来,然后在日后再想办法。

    “本来决定这一次在偷了玉玺之后,就去投奔主公,可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番波折,如此看来,我也只有先往倭国跑一趟了,看一看半途之中是否有机会将玉玺偷回来。”

    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邓展在出逃的途中暗暗准备了一条小船,结果令他也想不到,正是这条小船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不仅让他得以逃生,还能顺利地将玉玺送到刘和的手中。

    且说曹丕在看到传国玉玺之后,一双眼睛顿时泛出了贪婪的神采,这可是帝位的象征,自从问世以来,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为了它而争得面红耳赤,头破血流,乃至身死族灭?

    “嘿嘿,王侯将相本无种,这皇位难道仅仅归属于他刘家?想当初高祖刘邦也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小混混而已,群能够高居帝位,创下这四百年的基业,我的身份比起当年的刘邦不知道高了多少倍,又为何不能位居此列?这一次我大军逃往倭国,从此与中原失去任何联系,天子就算是中途死掉,那刘和又怎能知晓?等到我手持玉玺,自立为帝的时候,在倭国的地位早已巩固,我利用倭国的地利优势,再加上司马仲达的智谋,刘和就算来十万二十万大军又能如何?更何况刘和现在恐怕也希望汉帝死去吧?这样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他的皇帝了,至于这传国玉玺,如果他需要的话,我也不介意以这玉玺换取和平,甚至即便对他称臣纳贡也没什么,只要他肯承认我这倭国之主的地位,一切都无所谓,没有了传国玉玺,我还可以自己刻一个玉玺。”

    曹丕想到这里,立刻感到浑身的热血在沸腾,自己虽然即将远渡重洋前往倭国,不过终将建立帝业,这也算是强爷胜祖了,日后帝位在倭国永传,自己也算是一方诸侯,一旦中原有变,随时还可以打过来,说不准过上三两代,老曹氏依然会成为天下之主。

    手捧玉玺,曹丕心中充满了豪情壮志,对于眼前的困难也都无所谓了,他意气风发的率领麾下将士,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其实以曹丕的打算,本来是想着在出逃之际放火烧城,不给刘和留下一点东西,可是毕竟曹丕的出逃时需要时间的,他如果真的放火的话,一定会惊动在城外的赵云大军,到了那时候恐怕才真的要死了,所以曹丕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以免打草惊蛇,同时为了避免赵云追击,他还留下了曹仁率领三千将士继续待在城中,目的是要施展空城计,迷惑并拖住城外的赵云,以便于他能够从容撤退。

    “叔父,只要拖上三天的时间就立刻撤退,如今侄儿身边缺少良将,可离不开你啊。”在临走之际,曹丕牵着曹仁的手,郑重地说道。

    “多谢主公厚爱,仁记住了。”对于曹丕的深情厚义,曹仁也深为感动,同时他的心中也在哀叹,从今之后恐怕他再也无法踏上这片土地了,他将会在蛮荒之地度过自己的晚年。

    “那种日子,简直无法过下去,哪怕是想一想都觉得生无可恋。”曹仁和曹丕不一样,他现在已经老了,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有闯劲了,只想着能够颐养天年也就是了,如果能够允许的话,最好是在自己的家乡安度晚年,甚至如果是大汉的土地上,哪怕不是家乡,心中也就忍了,可是现在却要远涉重洋,去往自己之前根本就没去过的倭国,这让他的心中无比的苦涩。

    “都是因为子桓的一意孤行,迫使天子册封为王,这才惹怒了刘和,结果导致国破家亡,现在只能流落到异国他乡,纵然是在他国称王,却又如何比得上在这里为一方守牧?孟德兄长,你如果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把位子传给他?如果是传给子建的话,或者不会有今天的变故。”

    在夜色之中,曹仁看着大队人马远远而去,心中充满了悲凉之感,不过他也知道,以当前的形势来看,不逃走,只有死路一条,以他的心高气傲,以他对曹操的忠诚,想要让他像周瑜那样成为刘和麾下之将,对刘和誓死效忠,那是他至死也不愿意的事情。

    其实曹仁有的时候想着自己还不如在这里与赵云决一死战,宁死也不愿去倭国,可是他却知道兄长曹操生前对司马懿的忌惮,知道如果没有了自己的帮助,恐怕自己这位侄子根本不是司马懿的对手,所以,为了帮助曹仁巩固地位,他必须保住自己的性命,前往倭国。

    “有的时候人想死都不行,这就是人最大的悲哀。”曹仁苦笑一声,脸上的神色更加无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