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 求仁得仁
    “啊?将军,当真要攻城?”这时候赵云的亲兵将领赵闯反而有些犹豫了,指着前面的城头说道:“末将见城头上的敌军将士异常镇定,对于我们的动作视而不见,莫非曹丕并未退走,之前的一幕其实是他们施展的诡计?”

    赵云却是哈哈笑道:“你实在是小心谨慎的过头了,如果曹丕真的没有退走,怎么可能放任我们走到城墙下面?就算是正常攻城,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也都输了一半了,你放心的攻城立功吧,我相信城内一定空虚,再者说了,以我军的攻击力,就算曹丕真的没走,这一战也都不会吃什么大亏,你又怕什么?”

    “嘿嘿,这些年跟着将军,学得有些谨慎过头了。”赵闯见赵云都这样说了,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然后立刻传令去了。

    下一刻,只见战鼓声响起,汉军的将士们开始了攻城的行动,他们扛着云梯,持着盾牌,如同潮水一般,向着城头冲了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城头守军终于不再保持镇定了,他们知道,汉军竟然真的攻城了,想要通过虚张声势将他们吓退的计划失败了。而对方又有那么多人,先不说对方每一个人的战力都能强过他们,仅仅从人数上进行对比,双方的差距实在悬殊,让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信心。

    纵然是少有的精锐,在面对实力的绝对差距时,他们的表现也与普通士兵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现在几乎所有的将士心中都已一片绝望,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他们连一丝抵抗的想法都没有,只能眼看着敌军一步步攀上城头,然后对分散在各处的他们进行大肆屠杀。然后有些心理崩溃的将士直接丢下武器,向汉军投降。

    “将,将军,敌军杀过来了,敌军真的攻城了。”看到城下的将士开始攻城,牛金脸色大变,立刻来到曹仁面前,惊慌失措的说道。

    曹仁淡然的看了一眼城下,平静地说道:“有什么好可怕的?虽然我并没有完成主公交代的任务,可是毕竟将敌军阻击了一天的时间,也能交代过去了,至于我,其实早就做好了这一天的准备了,不就是个死吗?有何值得可怕的?我曹仁求仁得仁,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牛金,你不必再说了,赶紧逃命去吧。”

    “嘿嘿,既然将军你都做好了战死的准备,难道我牛金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吗?今日一战,我当与将军并肩作战,会一会刘和军中的第一猛将赵云。”

    牛金热血上涌,哈哈笑着说道。

    “唉,牛金,你这又是何苦呢?”见牛金竟然不走,曹仁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这是职责所在,又因为故去的兄长托孤之意,不得不以死报效,而你根本没有必要白白搭上一条性命。”

    然而牛金却笑道:“末将说句高攀的话,末将在将军麾下多年,被将军当做是兄弟一般地爱护关照,如今兄长有难,末将又怎能舍之而去?我们多年同生共死,今天就真正的实现彼此同生共死的诺言吧。”

    曹仁握住了牛金的手,激动地说道:“好兄弟,既然如此,那我们兄弟两个就同生共死!”

    说完之后,曹仁骑上战马,握住手中长刀,大声笑道:“孟德兄长,这是小弟最后一次征战,你在天之灵应该能够看到吧?”

    随后曹仁率领着牛金和麾下数十名誓死效忠的亲兵们,直接向着攻城将士最多的地方冲过去。

    “大楚大司马、镇军将军,左军大都督曹仁在此,敌将赵云何在?可敢与我一决死战?”曹仁手持大刀冲进敌阵之中,一边舞刀杀人,一边大声喊道。

    这时候的赵云早已经一马当先的攻上了城头,听到曹仁呼唤,立刻赶上前来,大声笑道:“原来是下邳城守将到了,能够在我眼中摆了一天的空城计,你也算是有能耐了,不过今日我军以泰山压顶之势攻上城头,将士们四面包围,尔等插翅难飞,还不乖乖下马投降,更待何时?”

    却见曹仁嘿嘿冷笑道:“曹某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废话少说,今日之事,有死而已,只不过临死之际,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你赵云的枪法,只不过不知你能不能成全我这个愿望。”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成全你便是。”赵云大笑一声,然后用枪尖指着曹仁说道:“你一个人不是对手,你们所有人一起上吧。”

    “嘿嘿,好狂妄的匹夫,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兄弟们,一起上!”曹仁自然知道自己不是赵云的对手,这时候也不客气什么,直接带着牛金和麾下数十名亲兵,对赵云实行围殴。

    在曹仁看来,己方这么多人同时出手,就算不能将赵云给杀死,哪怕是让赵云受伤,也会因此而耽误其行军,从而给侄儿曹丕的出逃带来更大的方便。

    旁边的许多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无语,真没想到曹仁作为一方统帅,竟然如此不讲道义,做出了数十人围攻对方一人的打算,这时候赵云身边的将士不多,然而也有几百人,这些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气坏了,纷纷取出武器,赶上前来,要为赵云助战。

    然而赵云却摆手说道:“似这等无用之人,来多少也都是白来,尔等尽可在一旁看我单挑他们,如果真的不成,你们再来助战也不迟。”

    说完之后,赵云把手中长枪一挥,大声笑道:“曹仁,我常山赵子龙来也,看枪。”

    话音未落,胯下照夜玉狮子早已经如同一阵风一般冲进了曹仁的军阵之中,曹仁和麾下的亲兵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赵云就展开了七探蛇盘枪的第一探,只是瞬间而已,就斩杀了曹仁的七名亲兵。

    这七名亲兵只是感到眼前一花,紧接着就是他们的咽喉中喷出了鲜血,然后就倒在了马下,当场气绝身亡。

    “好,好狠的赵云,枪法果然厉害!”曹仁赞叹一声,随即也不管不管的挥刀上前,大声说道:“贼子赵云休得猖狂,且吃我一刀。”

    随后曹仁不管不顾,一刀力劈华山,直接向着赵云的顶门劈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