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曹仁之死
    曹仁这一招是在赵云一枪刺出去,未来得及收力的当口,时机把握得可谓准确,他也没有准备一下就将赵云杀死,只希望能够借此令赵云受点伤,那他今天就不算白白送死。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想法,上天也不能帮他实现,因为赵云对此是在太敏锐了,紧急时刻他只是将头一偏,避过了曹仁的这一杀招,随后竟然十分大意的伸出左手,一把从腰间拽出一把宝剑来,只是轻轻一挥,曹仁的长刀竟然被直接削断。

    “青釭剑!”看到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曹仁的眼睛顿时一怔,轻轻叹道。

    作为曹操的族弟兼心腹大将,曹仁自然无数次见到这把宝剑,只可惜后来自己的族弟夏侯恩被赵云杀死,这把宝剑也被夺去,曹仁本以为这把宝剑赵云应该会上交给刘和,却没想到赵云竟然私自留下了,而且还用这把剑一剑斩断了自己的长刀。

    “哼,赵子龙,你这把宝剑是从吾弟夏侯恩手中抢来的吧?这可是我孟德兄的宝物,你的到了之后难道不该上交秦王吗?真没想到当世忠勇之将竟然还有如此私心,私藏宝物,此时如果被你家秦王得知,不知会作何想?”

    曹仁本以为这一下伤不到赵云,自己也算是白白死了,心中未免可惜,可是没想到竟然还能在临死之际离间赵云和刘和之间的感情,如果这两个人反目,将来赵云造反的话,可是有一场大好戏要看,尽管到时候自己看不到,想必在九泉之下也会十分欣慰的吧?

    然而没想到赵云冷冷一笑,随后说道:“这一次恐怕要让曹将军你失望了,你的计策实在够拙劣,连我都知道是离间计,更何况是我家主公呢?实话告诉你吧,这把宝剑并非是云私藏,而是当初获得此神兵之后交给主公,却被主公赐给了我,你当这是一把神兵,可是在主公眼中却根本不值一哂,或者说在主公眼中,一位大将所体现的价值根本就不是区区一把青釭剑所能比拟的。”

    曹仁听后不禁默然,作为曹操父子绝对的心腹和军中有数的统帅,他岂不知赵云所说的那一番话是正确的?只不过认识到是一回事,真正能够像刘和那样为了大将连青釭剑那样的宝物都能舍弃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甚至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怪不得刘和麾下这些大将们全都死心塌地地为他效命,怪不得这个刘和能够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仅仅是这份胸怀,就是我这个侄儿所无法比拟的。”

    这时候的曹仁不由得想起来头几天曹丕逼反乐进的事情,对于乐进这个人他很了解,为人忠诚勇敢,绝对不会出现背叛的情况,可即便这样,曹丕竟然听信了谣言,逼反乐进,实在令亲者痛仇者快。

    曹仁的武艺本就远不如赵云,现在竟然还去想别的事情,自然更加不如,仅仅在他愣神的瞬间,赵云施展百鸟朝凤枪法,又杀掉十余名军士,这时候汉军将士全都大声喝彩,为赵云助威,而曹仁身边的那仅存的十几名亲兵却一个个闻风丧胆,失魂落魄,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瞬间瓦解。

    这时候的他们再也顾不得所谓忠义了,全都四散逃走,然而却也都来不及逃走,就被赵云身边的将士们斩杀干净。

    现在曹仁的身边只剩下了牛金一个人,虽然明明知道武艺相差甚远,可是牛金却依然不离不弃,守在曹仁身边,并且每次看到曹仁遇险,总是奋不顾身的相救。

    对于此人,赵云在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义气深重,心中也颇为敬佩,于是暗暗产生了一种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将此人给招降。如果真能招降的话,估计此人的武艺不会比乐进差多少,自己也算是立下一个大功。

    “此人对曹仁如此义气,看起来想要招降他也只能从曹仁这里下手。”赵云想了片刻,顿时感到一阵泄气,因为只有用曹仁的命进行要挟,才有可能会迫使对方投降,然而曹仁又是自己今日必杀之人,根本不可能会放他走,要知道,一个曹仁的价值可是比两个牛金都要更高!

    无奈之下的赵云只好决定先生擒曹仁和牛金,将他们解付长安,交给主公刘和发落,相信主公一定有办法招降他们。

    随后赵云展开了百鸟朝凤枪,以绵密的枪影笼罩住了曹仁和牛金,准备将他们生擒。

    然而这时候的曹仁像是看透了他的用心,也不躲闪,直接撞向了赵云的枪尖,只听得噗地一声,曹仁的咽喉中了一枪,然后整个人嘿嘿冷笑一声,一双眼睛冷冷的看向赵云。

    赵云的枪术在当时并没有发挥到极致,他对当时的速度和招式进行非常精细的控制,以曹仁的身手完全可以躲得开,然而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寻死,所以虽然他及时守枪,却也已来不及了。

    “你,你完全可以躲得开的,却为何这样做?”赵云心中很是憋屈,自己的计划竟这样被破坏了,于是沉声问道。

    却见曹仁反问道:“你明明可以一个回合就能把我们全杀了,却为何故意留下我们的性命?嘿嘿,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想要生擒我们,然后通过我胁迫牛金投降,然而我曹仁怎么能够为你所利用?我宁可一死,也不会屈辱的成为你的阶下囚......”

    随后曹仁断断续续的对牛金说道:“牛金.....如果按照咱们兄弟......情分的话,其实我应该配合赵云,让你投......降,可是如果从公义上......说,我可不希望我大楚多了你这样一个大......敌,所以,请原谅老哥哥我的这一番私心.....”

    说完之后,曹仁登时气绝。

    “嘿,兄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之前小弟就曾立誓,今日与下邳城共存亡,如今下邳城破,兄长又存着死志,小弟又怎能偷生独活?”

    说完之后,牛金拔出佩剑,往喉管上一割,大笑着死去。

    “唉,这都是义士啊,传令下去,将他们厚葬,向主公报捷。”赵云叹了一口气,对着亲兵将领赵闯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