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程昱之死
    “主公能够如此,下官心中甚慰,其实此计倒也没什么,只要主公肯舍下脸面,放下身段,向天子上表辞去东海王之位,依旧号为楚公,与此同时请秦王入王都主政,并将军队统一交给秦王统率,这样一来,秦王有拥立天子之德,主公也有辞去王爵的美谈,更兼主公身为天子大舅哥,即便秦王权势滔天,也定然会保住主公权位,想尽办法对主公进行安抚,如此一来,主公不仅性命得以保全,爵位也能世世代代传给子孙,这岂非是一桩大好事?”

    “嘿嘿嘿嘿,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原来你的意思就是要让我投降!我曹丕一代雄主,挟天子以令诸侯,治下幅员万里,兵甲十万,将来只要发展好了,还有可能会反攻大汉,夺取这中原的万里江山,从而威加海内,龙登九五,开创不世之功业,怎能轻易投降?程先生,你这个主意出的可不怎么好,你给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在广陵被周瑜一把火给烧糊涂了?或者说你早就与那刘和暗中勾结,故此才让周瑜那厮轻易得手,重创我军,然后夺我广陵,随后又亲到我宫中,劝我投降,以此向刘和邀功请赏?”

    “这,这,主公你怎能这样想?”程昱一听这话,顿时瞪圆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曹丕,大声说道:“下官可是站在主公的立场上,尽心尽力为你考虑,帮助你如何取得最大化的利益,却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想,我程昱一生忠烈,效忠你父子,从来没说过一丝的怨言,怎么会为了所谓的功劳和赏赐而去投靠他人?下官心中忠义之志,天地可鉴!”

    “嘿嘿,别给我来这一套,这样的事情我见得多了,当初乐进同样也是声称自己多么多么忠义,可是最后结果如何?还不是背叛了我,投靠了刘和?他如果真的无比忠心的话,就绝不会因为受到我几句冤枉而动摇自己的意志!不过乐进不管如何,也算是一个懂得廉耻之人,他知道自己投降的举动并不光荣,所以不管是写信还是做其他事,都是在暗中进行,可是先生你就不一样了,你的脸皮简直就是城墙做的,奇厚无比,竟然能够做到当面劝我投降,对于这一点,小王不得不佩服。”

    “主公,你,你怎能这样说?这简直就是血口喷人。”程昱根本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而来,却遭到曹丕这般的羞辱,顿时气愤不已,浑身都在哆嗦,指着曹丕,愤怒的驳斥道。

    然而曹丕却是更加恼怒,大声喝道:“你这老匹夫,竟然敢指着我,实在是无礼之至!”

    随即吩咐左右:“将这老匹夫投入监牢之中,带着他到倭国去,哼,他想投降刘和,本王偏偏不能让他如意!”

    左右亲兵答应一声,立刻将程昱拖走,送入监牢之中,现在的监牢虽然还是在地牢之中,可是因为五更之后大军就要出发,曹丕下达命令,凡是敢延迟者,一律处斩,所以监牢中的狱卒也不敢怠慢,早就准备了数十辆囚车,提前将那些人犯装进囚车之中,而程昱虽然临时被安排进来,却也像其他人那样获得了同样的待遇,提前被打入囚车之中。

    虽然是夏天,可是在囚车之中待上半个月,这滋味也绝对不好受,再加上程昱的年纪大了,如何受得了这种折磨?尤其是心理上所受到的打击更是沉重,自己一片好意相劝,最终却得到了这样的结局,实在是万念俱灰。

    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之下,程昱在第二天就犯了风寒之症,然而这时候大军正在十万火急的赶路,有谁顾得上他?只能让他的病情越来越恶化。

    又过了数日,大军上了船,开始出海,这就让程昱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前后经过了十余日的颠簸,程昱难以承受病痛的折磨,最终于到了海上的第三天之后病死于某处船舱之中。

    临死之际,程昱还在担心着曹丕的安全,对看守的狱卒说道:“如果主公来此看我,请转告主公,此时刘和必定会集中全力围堵我军,所以,如果想要成功踏上倭国的土地,最好沿着海面向北行驶,如今正值夏季,南风盛行,向北去正好顺风,我军如若保证不被敌军发现,最好是在北行千余里后再折向东去。虽然主公疑我,然而我程昱之忠,天地可鉴,只可惜主公即便能够到达倭国,最终仍然不能避免为司马懿所害……”

    说到这里,程昱气绝身亡,就连一旁的狱卒都感动的流泪,并且将程昱病死之事逐级上报。

    即便这样,曹丕收到程昱病死的消息也是在一个时辰之后。

    “什么?程仲德病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曹丕顿时呆若木鸡,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我没有让你死,你为何要死?”

    原本在曹丕的心中,之所以把程昱带到倭国,主要就是等到程昱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希望他能够认识到错误,诚心诚意的辅佐自己,因为自己还要仰仗此人对付司马懿,然而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死去。

    这时候的曹丕心中充满了悔恨,立刻赶到程昱所在的船舱之中。

    “主公,程先生临终之时让小人转告你,此时秦王必定会全力围堵我军,如果主公想成功踏上倭国的土地,需要如此如此……”在见到曹丕之后,狱卒一五一十的将程昱临终之言说了出来。

    曹丕听那狱卒说程昱在临终之时还不忘为他出谋划策,又听说程昱在被关押期间没有出一句怨言,对过去对待对方的态度更加羞愧,最后竟然恼怒地说道:“程先生生了重病,这么多天了我竟然都不知道,你们这些狱卒是干什么吃的?各级关押的官吏是干什么吃的?如此玩忽职守,致令我失去了程先生这样一位忠良之才,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随后下令左右,将关押程昱的牢内所有狱卒和狱官尽皆斩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