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传国玉玺
    邓展所要做的大事就是,盗取传国玉玺,将其送到刘和的手上,让刘和合理合法的继承帝位!

    “主公,我邓展不能为你在战场上立下大功,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报答你的恩情了。”邓展默默说了一声,随即前往曹丕之前所在的那艘大船的船舱之中,准备取走传国玉玺。

    作为曹丕的“心腹”,邓展自然知道传国玉玺在什么地方,然而这时候的船上已经燃起了大火,想要在茫茫火海之中找到传国玉玺所在之地并且找到宝物,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好在邓展足够心细,早已经把这一段路烂熟于心,即便是闭上双眼,他也能够迅速地找到放置玉玺的那间仓库。

    然而前面的路已经被大火所阻断,想要成功到达目的地,除了硬闯,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邓展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再耽误了,否则的话很可能导致传国玉玺被大火所波及,万一真的遭遇了火劫,恐怕就算是得到了玉玺,估计这玉玺也都会残缺不全。

    “没办法了,只好硬闯了”,邓展苦笑一声,轻轻说道:“我的周大都督,你就不能把这火给弄小一些?这样下来真的会出人命的,其实出人命倒也无所谓,邓展就算是死了,又能值多少钱?可是玉玺却不能不顾啊。”

    说完之后,邓展咬了咬牙,将自己的一身本事发挥到极限,如同一阵风一般的冲进火海之中。

    刚刚进入火海,就感到了一阵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随即他的头发胡子衣服都遭到了烈火的灼烧,皮肤生疼,然而邓展却咬紧牙关,拼命地向前冲,好在他的脑子还足够清醒,凭着记忆中的方向拼命往前跑,等冲过了火海之后就地一滚,扑灭了身上的火焰,然后冲进了船舱之内。

    这时候船舱之内还没有起火,但是却已经充满了浓烟,不过这也难不住邓展,他屏住呼吸,紧闭双眼,凭着记忆前往玉玺所在之地,由于对这里十分熟悉,邓展迅速来到了一个角落之中,十分熟练地打开各层伪装,取出一个盒子,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专门将盒子打开检查了一下,发现的确就是传国玉玺,这才将盒子抄在手中。

    然而这时候邓展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顿时苦恼不已,这时候火焰已经堵住了船舱口,想要冲出去势必不容易,更加要命的是,万一玉玺因此而受损,自己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就在这十分紧急的时刻,邓展突然眼前一亮,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既然无法上去,那就下去,只要自己凿开船舱,就能在水中逃生。

    于是邓展伸手就拔胁下的佩剑,可是却拔了个空,这才想到当初在闯出火海之后,为了能够在打滚的时候更加方便,自己刻意丢掉了护身的宝剑。

    想到这里,邓展不由得苦笑一声,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伸手在私下里乱摸,希望能够拿到一件工具,帮助自己凿开船底。

    或许是上天庇佑,邓展在摸到一个箱子,并且将其打开之后,立刻感到了其中一股冰凉。

    仅仅凭借着感觉,他就知道这里面藏着利器,将里面的器物取出来一看,顿时大喜,里面竟然是一把剑,而且剑身散发着冰冷之气,凭借他的经验,知道这肯定是一把宝剑。

    这时候邓展也不管手中的家伙是不是宝剑了,直接就用手中这口剑切割船底,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口剑切割船底竟然像是切割豆腐一般,非常迅速的就将船底切割了一个大洞。

    邓展将宝剑绰在腰间,一只手拿着盛放玉玺的盒子,直接跃入水下,然后一点点的游出,终于暂时脱离了危险。

    然而紧接下来,还有更大的考验要面对,周围可是茫茫的大海,想要成功脱险,还需要凭借意志和运气的结合。

    好在邓展提前做好了准备,他在大船的船底提前准备好了一条小船,由于烈火突起,异变骤生,所有人惊慌失措,再加上小船藏得十分隐秘,根本没有人发现。

    邓展在水底潜行,发现那小船竟然还在,心中顿时大喜,他在水中将船拖出来,爬上小船,略略辨明了方向,就划着小船向岸边驶去。

    然而刚刚走了没有多远,就遇到了一支船队,这支船队将邓展重重围困起来,其中一艘大船更是气势庞大,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所乘坐。

    不过好在这支船队打的是汉军旗号,邓展却也不担心,平静的上了那艘大船。

    邓展所不知道的是,他所遇到的那艘大船竟然是周瑜的坐船,当时一把火烧了曹丕的船队之后,曹丕只是带了一些亲随就乘乱逃走,大军也四散开来,周瑜见状,也不能率领船队追上每一个逃走的人,只能重点寻找大船,尤其是天子和曹丕的大船。

    当听说天子的大船遭遇火灾,所有人全部遇难之后,周瑜也是心中紧张,不管如何,天子可是死于他的手上,不过事已至此,只能以后再说了,现在最当紧的则是寻找传国玉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曹丕把这等宝物带到倭国,否则的话那可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因此周瑜除了命令恰好赶来的甘宁追杀曹丕之外,自己专门守在这里,等到大火完全熄灭之后派人打捞沉船,寻找传国玉玺的踪迹。

    而就在此时,周瑜遇上了从火船周围跑出来的邓展,一片火海之中,只有一人驾着小船突围而出,此人自然引起了周瑜的注意,所以命人将其围住,带到了船上。

    虽然邓展也听说过周瑜的大名,却并没有见过对方,所以他见到周瑜其实并不认识,只是感觉这名将领气度很是不凡,想来定然不是一般人。

    “不知这位将军尊姓大名?”邓展对周瑜拱手行礼,面色很是平静的说道。

    “这是我们周大都督,你是何人?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有何贵干?”周瑜身边的亲兵将领周良开口喝问道。

    “我乃东海王身边的亲兵将领,名叫展飞,有重要事情向周大都督禀报,还请周大都督命不相干人员离开。”

    邓展看了看一眼周良,充满挑衅的说道。

    “你这小子,说谁是不相干人员......”周良听了对方的话,顿时怒不可遏,晃了晃拳头就要打将过来,却见周瑜喝道:“住手!周良,你先退下。”

    “啊?果然让我退下?这,这怎么可能?”周良一脸的难以置信,可是方才明明是自家主将下达的命令,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违抗,只好横了邓展一眼,然后悻悻的退下。

    随后周瑜又屏退所有人,这才对邓展拱手说道:“原来足下就是邓展将军,今日能够遇到将军,还真是意外之喜,将军不是追随着曹丕逃走了吗?却为何出现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