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我岂是那样的人?
    只见邓展说道:“实不相瞒,展这一次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要将一件重要的宝物转送到主公手中。”

    “重要的宝物?莫非就是......”

    周瑜听了邓展的话,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一脸热切地问道。

    “正是此物。”邓展说完之后,将手中的那个不起眼的盒子缓缓打开,霎时之间只见一方玉石出现在面前,只见这方玉石方圆四寸,其上纽交五龙,其中一个角是黄金镶成,正面刻有八个篆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周瑜当年曾经在孙策身边,自然可以一眼确定,这就是当初孙坚私藏,后又被袁术从孙策手中换走的那方传国玉玺。

    “果然就是此物,将军能够取得此宝献于主公,实在是立下了盖世大功,令人歆羡,呵呵,不过此事不宜暴露,为免夜长梦多,还请将军辛苦一遭,即刻持着此宝前往长安,献于主公。”

    “这......”邓展闻言,犹豫了片刻,随即开口说道:“将军容禀,并非末将有意推脱,不想玉成此事,实在是末将单人独行,这其中不知会遇到怎样的风险?万一因为末将的原由导致宝物失去,末将便是有一千条性命也担不起呀,将军在元营之中,麾下能战之士何止万人?由将军一路护送,会让宝物更加安全,所以,不如将军直接把宝物护送到长安吧。”

    周瑜却是笑道:“由瑜护送自然安全,可是却名不正言不顺,将军身为曹丕的护卫,如果声称是奉了天子之命将此物送给主公,并且命主公承续汉室天下。如此一来,主公方才能够名正言顺的继位为天下之主啊,只不过这样一来却委屈了将军,因为将军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只能以展飞这个名字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名字什么的倒是无所谓,末将也不图这个虚名,只是为了报答主公的恩情而已,不过末将实在是感到势单力孤,不敢应承这个使命,还请将军见谅。”

    “邓将军不必担忧,这一次我会派遣麾下最为忠诚和信任的精锐之士前去帮你,相信有了他们的帮助,你一定能够顺利抵达长安,将宝物献于主公。我还会给将军一枚手令,只要有了我的手令,将军从此处前往长安的一路上,绝不敢有任何人敢于阻拦。”

    周瑜看了看面前的邓展,笑着说道。

    “既然将军如此说,那末将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邓展对周瑜拱了拱手,正色说道。

    “一切就有劳将军了,只要宝物到了主公手中,将军再伪称是奉了天子之命,想来主公也没有办法拒绝,然而这里还有一宗为难之处”,周瑜皱了皱眉,继续说道:“如果天子公开站出来驳斥将军的托词,这事情还是有些麻烦的,这会导致主公的地位和威信发生逆转,从之前人人赞誉的纯良之臣一下子变成与王莽、赵高等人并称的大奸大恶之人。”

    邓展听了之后却是苦笑不已,对着周瑜叹道:“对于这一点,末将应该向天下人,同时也向天子说一声抱歉才对,因为天子及其后宫嫔妃、子女,宫女和宦官们已然尽数丧身火窟之中,无一得到保全。”

    “什么?邓将军竟然早就想到这一节了?对此瑜不得不说一句佩服,不过不要怪我说句不客气的话,那些后宫嫔妃、宫女宦官们何其无辜?老弟这一次的动作实在有些大,这一次我就为老弟遮掩一番,日后切不可再如此。”

    周瑜本以为这是邓展所为,虽然表面上说的很是客气,可是在内心里却对邓展的印象变得不好起来,此人心狠手辣,实在有些滥杀无辜。日后切切不可结交。

    然而却见邓展叹道:“周大都督这句话可是太高估末将了,末将哪里会有如此气魄?竟敢公然烧毁天子所乘宝船?此事若说的话,应该说是天意。唉,任谁都没有想到,周大都督今日的第一把火竟然就引燃了天子的坐船,当然这也不完全怪大都督,因为末将看得出来,当时的火势并不旺盛,只要全力营救的话,这一船人自然也少不了有人遇难,可是天子和妃嫔们却还能够保全,然而就在此时,曹丕明面上命末将前去营救,实际上却指示末将隔岸观火,不去相救,结果一船人尽皆遇难,这一艘大船之上可是有数百人,还有曹丕的亲姐妹,可是他就能忍心下达这样的指令,简直就是泯灭人性。”

    邓展说到这里,深深的自责道:“其实此事也有末将的责任,如果莫将能够顶住压力,派人上前搭救,不管如何也能够救出一部分可怜人,实不相瞒,每当想起那一幕,我这心中就难以安定下来,从此以后不管多少年,这终将是我一生难以摆脱的噩梦,周大都督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末将哪里还有资格请赏?如果不是为了能够让主公完好无损的得到传国玉玺,坐稳这天下,末将当时宁可违背曹丕的命令,也绝对会将他们搭救出来,但是末将却不敢,因为这样一来主公如何名正言顺的掌管这天下?我大汉何日才能彻底安定下来?”

    周瑜听到这里,顿时改言相谢道:“这都是瑜一时臆断,竟然险些误会了将军,实在是惭愧,其实如果说起来,此事也和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毕竟天子的坐船是瑜下令纵火的,也就是说,瑜才是谋害天子的元凶,跟邓兄没有任何关系。”

    “事已至此,我们这样拼命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也没什么用,因为周大都督并不知道是天子所乘之船,而且也留给了救援的机会,这主要是曹丕这厮有意谋害天子,才终于导致这样的结局,所以,主要责任在曹丕,而不是我们。而且我们也必须这样定调,才能让主公顺理成章的继承大位。”

    “邓兄说得没错,那就这么定了,我会在写给主公的捷报中这样向主公禀报,不过事情的真实情况,亦需向主公详细说明,至于主公如何惩罚,那我也认为了,只不过这样一来,恐怕就会连累邓兄,不过忠义不能两全,瑜心中也很为难......”

    “哈哈,周大都督这话说得,难道末将就是这种人吗?既然大都督能够向主公坦承此事,末将又怎会保留?大都督只管按事实上报就是,末将正盼着会因为此事而得到主公严惩呢,这样的话,末将心中或许还好受一些。”

    邓展咧嘴一笑,可是这幅笑容却是满脸的苦涩,看起来令人感到很是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