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 逆贼曹丕
    两人商议之后,邓展被人带下去休息,周瑜随后把亲兵将领周良叫过来,对他吩咐道:“你去挑选三百名精锐亲兵,护送展飞将军前去长安一趟,注意,这一趟务必保证展将军的绝对安全,就算是你们全部牺牲了也在所不惜,明白吗?”

    周良对此却是很不满意,反问道:“大都督,末将很不明白,为何大都督竟然派末将率领这么多兄弟护送曹丕身边的一个亲兵将领?而且大都督吩咐,让末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的安全,这一点末将也有些不明白,平常里我们对大都督也不过如此,大都督这样吩咐,岂不是把此人当做是跟你一样的重要?这该让末将如何向兄弟们交代?”

    “此时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什么,尔等只需知道,这是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违抗。若有违背,定然军法处置,绝不宽宥!”周瑜的神色很是冷峻,这让周良打了个哆嗦,连忙答应。

    随后周良笑嘻嘻的问道:“叔父,你也知道我就是好奇心重了一点,并没什么其他的意思,侄儿我就是想问一下,这个展飞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值得叔父你如此重视?”

    周良是周瑜的一个本家侄儿,所以才敢在周瑜面前如此大胆,敢直接询问展飞的身份,换作是另外一人,不管是谁也不敢有这样的胆子。

    周瑜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我只能告诉你,此人手中掌握着一件很重要的宝物,你们必须将他安全送达长安,将此宝献给主公,只要完成这个任务,我就会记你们大功一件。”

    这是只见周良忽然不再笑了,对着周瑜说道:“也就是说,这件宝物正在此人身上?”

    “这又如何?”周瑜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的侄儿在打歪主意,不由说道:“我可告诉你,老老实实完成任务就是,不要乱打歪主意。”

    “嘿嘿,果然被叔父猜中了,其实侄儿想,既然宝物在此人身上,我们完全可以将此人杀掉,然后由我们将礼物献给主公,这样的话,立功受赏的可就是我哦们,而这个展飞只不过是从曹丕那里逃出来的俘虏,有谁知道他身上有宝物?杀人灭口之后,我们得到宝物献给主公,有何不可......”

    “住口!”周瑜听到这里顿时大怒道:“真没想到你这小子竟然学得如此心狠手辣,不顾道义!我周瑜岂是那样的人?再者说了,你可知此人是谁?现在不能想你揭晓,可是等到日后得知他的身份之后你就明白了,这样的人连我都不好得罪,不要说是你了,趁早老老实实的做好你的事情,将来免不了立功受赏,若是生出邪念,不但你小命不保,就连我都会受到牵连!你如果懂得轻重就去,如果不懂得,我换人便是。”

    “叔父息怒,小侄知错了。”周良没想到周瑜竟然突然发怒,也没想到这个叫做展飞的人竟然来头这么大,连叔父周瑜都对他有所忌惮,这才知道这是一个自己惹不起的人,于是也吓了一大跳,连忙说道:“请叔父放心,小侄只是开一个玩笑,这样的事情岂是君子所为?”

    “哼,你知道就好,以后不管是对谁,这样的想法有都不要有,若是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作奸犯科之事,我的军法绝不容情,不要以为你是我侄儿,我就会宽宥于你,在军法面前,无论任何人触犯之后,都是同样的处罚!”

    “是是,侄儿明白了,侄儿以后绝不会再有类似的想法,请叔父放心。”周良出了一身冷汗,他能够感受到叔父周瑜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如果他一不小心触犯了,相信周瑜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处罚他。

    在这之后,周良精心挑选三百名,一路尽心竭力的护送邓展前往长安,因为自己之前曾经对他大声呵斥,而且成功遭到对方的反感,这时候也只能慢慢修复关系,刻意的讨好邓展,时不时地与其搭讪,当然目的也是想借机查探对方的身份,以及对方身上拥有什么样的宝物,可是对方警觉性很高,对与自己的问话装楞充傻,可谓是守口如瓶,滴水不漏,这时候周良才相信对方是一个高人,只能放弃打听秘密的小心思。

    最后等来到了长安之后,周良才知道他这一路所守护的人竟然是秦王之前的亲兵队长之一,顿时吓了一跳,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对它动手,否则的话一旦惹怒了秦王刘和,就算他有一万颗脑袋,也不够秦王砍的。

    “原来足下是秦王的亲兵队长,又跑到了曹丕的帐下做了细作,而且还取得了曹丕的信任,成为了他的亲兵统领,足下这样的传奇经历实在是令人佩服。”

    周良这厮也算是见风使舵,对着邓展大送高帽。

    邓展却是笑道:“我已知道周壮士一路护送,异常辛苦,此事定当会向主公汇报,为周壮士请功,不过在下的这点小秘密,还请周壮士不要泄露出去。”

    “嘿嘿,这一点请展壮士放心,方才的事末将什么都没有看到,也都没有听到。”这项秘密涉及到主公刘和,就算他有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泄露出去,再加上对方答应为他请功,他心中正在感动之际,自然也不可能会做出那等恩将仇报的事情来。

    其实周良根本就没能走进刘和的前厅,只是在外面候着,他等了好长时间才见邓展走出来,然后立刻迎了上前,拉住邓展,陪着笑说话。

    然而就在此时,只听得大厅内一道如雷般的声音响起:“逆贼曹丕,竟敢谋害天子和皇后、皇贵妃,罪大恶极,背弃人伦,不杀此僚,誓不为人!”

    随即只听得这道声音转化为了号哭之声:“陛下,你死的好惨,我汉室天子,竟然遭此大难,都是微臣护驾不利,请陛下放心,微臣定当杀死曹贼,以祭陛下在天之灵!”

    周良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久久不敢说话,许久之后这才小声问道:“这里面的,莫非就是秦王?”

    只见邓展轻轻解释道:“正是,主公平素一向待人和蔼亲切,不过今日骤闻天子驾崩,心中悲愤,这才如此失态。”

    “什么?天子驾崩了?这是不是意味着要换皇帝了?”周良一听这话,顿时惊喜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