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 称帝之议 1
    “还请周兄不要带着如此喜悦的神情,主公一向对天子忠诚,现在见天子驾崩,心中悲痛,如果见到周兄如此,定然会不高兴的。”看到周良这样的神情,邓展连忙严肃的说道。

    “末将明白,末将明白,其实大行皇帝也十分仁爱聪慧,只不过一直被国贼所挟持,实在令人愤怒,如今眼看着亲王能够迎回,却又被曹丕逆贼害死,令人扼腕叹息,只不过国不可一日无君,大行皇帝纵然材质再高,再得民心,也已然驾崩,故此,接下来就应该是秦王顺应天心民意,继承皇帝之位了吧?”

    不得不说,周良学起官场话来还真是有板有眼,然而却见邓展立刻沉声说道:“”国家大事,非我等可以置喙,周兄还请慎言,此事需要军方和政方的那些大佬们商议,如果是周大都督,自然可以有发言权,我等身份低微,绝对不能乱说。

    “明白,明白。”周良讪讪的说了一句,立刻率众返回,寻找周瑜。

    等找到周瑜之后,经过一番了解方才知道,原来周瑜大军追寻曹丕竟然没有结果,最后周瑜却将汉帝遇难的那艘大船的遗骸捞上来,并将船内的尸体盛敛起来,决定命甘宁暂时主持水军日常事务,自己亲自扶灵前往长安,一方面是交还天子及嫔妃尸骨,另一方面也要向刘和赔罪。

    在周瑜返回长安之后,竟然意外的发现军中的许多大将也都找各种理由来到了长安,他又想起了之前周良说过的那一番要自己劝秦王继位的话,略一思索,立刻就明白了那些将士们的意图,顿时如同醍醐灌顶,喃喃的说道:“这天,也确实该换了。”

    果然,周瑜刚刚返回,就有荀彧、陈群和钟繇等人联合发起的赴宴邀请。

    周瑜知道在酒宴上会发生什么,不过这正是他所期盼的,所以自然是欣然答应。

    晚间,周瑜来到会场,惊讶的发现军方政方的那些巨头们几乎全都来了,文官比如荀彧、荀攸、陈群、钟繇、郭嘉、徐庶、刘晔、诸葛亮、鲁肃,武官比如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典韦、许褚、魏延、麴义、徐晃、陆逊等等,可谓是群英荟萃,帝国之中最优秀的人才济济一堂。

    酒过三巡之后,尚书令荀彧首先开口道:“诸位应当知晓,头些日子,逆贼曹丕在挟持天子的过程中,为了谋夺玉玺,获得至尊之位,竟然丧心病狂的谋害天子,纵火焚烧了天子的坐船,幸亏曹丕身边的义士展飞甘冒奇险前去相救,然而当时天子受伤颇为严重,已然没有生还的可能,天子自知将死,故此将传国玉玺托付给展义士,并口述遗诏,命其将玉玺转交给秦王,将天子之位传给秦王,然而亲王顾念天子恩德,迟迟不肯受诏,说是自己蒙受天子恩典,能够做到秦王就已经是非常知足了,如何敢僭越天子之位?并说要寻找孝灵皇帝其他子嗣,立其为天子,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彧等唯恐无德无才之士窃据神柄,如此一来,天下焉得重归安定?今日请诸位前来,就是要与诸位拿个主意,值此时刻,我等应该如何去做?”

    这话死后却见一人当先吼道:“还商量什么?这天子之位除了秦王,还有谁有资格担当?以俺之见,大伙一起去见秦王,请求秦王称帝,若是他不答应,我等就跪死在那里。”

    周瑜不用抬头看,就知道说此话的人定然是张飞无疑,听了这话他也是微微点头,因为这种方式虽然有些无赖,却也不能说没有效果,秦王就是靠着这些人打天下,如果这些人全去求情,谅来秦王也不能不答应。

    当然,周瑜却不是一个政治低能儿,他也明白仅仅靠这些“劝进”的话,以刘和的性格还真难以答应,必须有其他的辅助手段才可。

    这时候许褚和典韦等武将立刻附和张飞的话,表示愿意率领亲兵营所有的将士一起到王府外“劝进”。

    然而荀彧等人却是面色一变,连忙说道:“千万别,主公虽然看起来很好说话,可是性情刚毅坚定,如果真这样做了,恐怕他还真能狠下心来拒绝,我们要想成功劝进,不仅仅是靠我们,还要靠天心民意,必须这些都达成了,主公无奈之下才会答应。”

    “这民意好办,我们这些刺史郡守们都可以发动百姓上书,可是天心又该如何操控?”徐晃闻言一脸的疑惑,对着那帮饱学之士问道。

    只见荀攸笑道:“所谓天心,其实也是民意,只不过表现出来的形式不一样,当年陈胜起兵,大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可是犹然有鱼腹丹书,篝火狐鸣之事,从此以后将士们相信陈胜有天命,掀起了一场反对暴秦的大战......”

    荀攸这样一说,许多读书人顿时恍然大悟,心领神会,可是那些武将们仍然有些迷惑,张飞凑到关羽面前,小声问道:“二哥,他说什么丹书、狐鸣?”

    于是关羽小声向张飞解释道:“所谓鱼腹丹书、篝火狐鸣都是陈胜吴广搞的鬼,当初起事之时,陈胜为了迅速建立声望,丹书帛曰‘陈胜王’,放到别人所捕到的鱼的鱼腹中。士兵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感到很是奇怪。又令吴广到附近的祠庙之中,深夜点燃篝火,学狐狸的声音喊着‘大楚兴,陈胜王’……”

    张飞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竟是这么回事,读书人的脑子可真是不一样,能够想到这些。”

    “嘿嘿,三弟你又不是没读过书?三十多岁前你还懂得写书法,画美人,可是这些年越来越迷信武力,恐怕早把那些给忘了吧?”关羽看了张飞一眼,淡淡笑着说道。

    张飞则是嘿嘿笑道:“那些东西哪有上战场杀敌更加痛快?有那时间,还不如痛痛快快品上一坛子五粮美酒呢。”

    “哼,你这也要品酒?简直就和牛嚼牡丹没什么区别。”关羽横了张飞一眼,没有多说话,只是默默地想道。

    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开口的话,即便是张飞一向对自己很崇拜,估计也要跟自己打上一架,对于这个大块头,现在他可没有把握能够战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