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称帝之议 2
    在宴会之后的第二天,众文武不约而同的向刘和上书,以国不可一日无君为理由,希望刘和能够顾全大局,登基为帝。

    然而对于这样的提议,刘和断然拒绝,说正在寻找灵帝后嗣,等寻到灵帝的其他后嗣之后便把帝位让给对方,自己并无此等野心,只要做个自在王侯便罢。

    对于刘和的态度,他的便宜老爹刘虞专门写信过来,对此大加赞扬,并且公开表示:“咱们身为大汉宗亲,所受的恩遇已经非常不少了,如今我儿身为大汉的秦王,已经算是富贵已极,虽然只要你一点头,就能贵为天子,可是却也不能这样做,我们只不过是为了扶保汉室,而不是为了窃取神器。”

    刘和看信苦笑不已,他并不是不想走上那最后一步,然而这位便宜老爹的阻力却也让他头疼不已,他之所以毫不犹豫地拒绝众文武的请求,当然是因为各种造势还不够,可是担忧这位执拗老父会有阻力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

    要知道,当年只要刘虞同意,就会被袁绍立为皇帝,可是他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虽然其中也是出于即便同意也会成为袁绍手中的傀儡的考虑,然而却也不得不说,忠诚于汉室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果不其然,当众文武刚刚表达这个意思,听说消息的刘虞就专门写信赞扬刘和,这哪里是赞扬?分明就是给刘和戴上了一个紧箍咒,让他拒绝称帝。

    然而随后,天下沸腾,舆论持续发酵。

    首先是豫州百姓数千人,联名上万言书,请求秦王登基为帝,以顺应甜心民意。

    之后又有荆州、扬州、冀州、幽州等各地百姓也纷纷成群结队的来到长安刘和的王府外,上书请愿。

    文武官员们借此再次发动攻势,纷纷上书请愿,然而刘和却再一次拒绝。

    这不是他不想干,而是在程序上和形式上,就算自己再怎么想干,也必须出现再三拒绝这样一个形式,更何况现在刘虞也专门来到了长安,紧紧盯着刘和,这让刘和暗暗苦笑,无论是出于形势还是形式,也都只能坚决拒绝。

    然而就在此时,局势又发生了新的变化,首先是在建安十七年五月二十一,洛阳的百姓刘武在洛水之畔打鱼的时候,突然见神龟从河内现身,背上驮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承天应民,秦王当命。”

    随后各地祥瑞频现,令人目不暇接。

    五月二十四,有金鸡现于陈仓。

    五月二十八日,有凤凰现于下邳。

    六月初四,麒麟现于蜀郡,留下巨大的麒麟趾。

    六月初七,青龙现于下邳。

    六月初十,天师张鲁献天书一册,上面写着“和受命于天”几个古朴的篆书。

    ......

    其实祥瑞如此频繁的出现,不仅仅是刘和,就连各地的官员们心中也都很诧异,因为他们所准备的“祥瑞”本身没有那么多,可是不知为何,祥瑞之多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而且凤凰、麒麟、青龙等神兽现身的场面是许多百姓亲眼见到,根本不是他们能够造假的。

    这种造假当然不是那些地方官有能力制造的,不过当然也不会是真的神兽降临,这实际上是出于系统制造的神兽投影,不过由于时代的局限,人们根本不知道,自然把刘和当成是天命之主那样的崇拜。

    祥瑞频现的消息传来,各地劝进的上书更是如同雪片一般飞来,这让刘虞的心思也都活络了起来。

    “石碑什么的还可以造假,万言书更是简单,只要地方官有命,百姓绝对会写,可是瑞兽降临这样的事情又岂是凡人所能做到的?如此看起来莫非天命真的在吾儿?”

    接下来刘虞就将之前发生的各种事情与之对照,之前心中没有这种念头,对一切还都不以为然,可是现在心中起了这样的念头,这一比对才发现,刘和的确像是受到天命眷顾之人。

    “当年武王伐纣之时,白鱼跃龙舟,从而得了天命;可是现在又何止是一条白鱼?麒麟、凤凰、灵龟、青龙这四大灵兽一起现身,由此可见他该是如何受到上天的眷顾?在这时候我如果再出言阻拦的话,恐怕会得罪上天,也对不住祖宗,好不容易我大汉出了一个收拾河山,力挽狂澜的英明之人,如果因为我的阻拦而让他失去登基的机会,我的罪责该是多么的大?”

    刘虞思来想去,觉得在这时候自己不仅不应该劝阻,还应该劝进。

    于是刘虞来到了王府之中,对着刘和说道:“和儿,如今的形势你也看到了,无论是先帝遗诏,文武官员,还是天下的百姓也都在翘首以望,希望你能够正位为君,更有天书现世,四灵现身,足可证明此事乃天心民意,不可有违,你若是一味的推脱,反倒是寒了众人一片热诚之心,耽误了我大汉中兴的良机,所以,以老朽看来,不如就顺水推舟,登上至尊之位吧。”

    “啊?父亲为何今日竟然一改常态,竟然劝起孩儿来?莫非是在试探孩儿?其实父亲不必如此煞费苦心,因为孩儿本来就没有这样的打算。”

    对于刘虞态度的转变,刘和的确十分惊诧,他没想到这个老顽固竟然亲自前来劝说自己,不过在潜意识里还是认为这是刘虞有意试探,所以才这样回答道。

    却见刘虞笑道:“这一次你可猜错了,老朽哪里是在试探?而是真心诚意的劝说你接受劝进之言,昭告天地祖宗,正位为君,因为这本来就是天意啊。如若不然的话,为何会出现龙凤麟龟四灵兽现身的祥瑞之事?当年周武王只是白鱼跃龙舟,就能享有天下,如今吾儿得四灵一起现身,如此祥瑞,自然当有天下,须知天命不可违,如果你一味地推托,反会有灾祸发生......”

    刘和这才知道,刘虞态度的转变竟然起源于自己认为最可笑最不可信的祥瑞事件,顿时才明白,所谓的祥瑞征兆在古代占有了多么重要的位置?同时也明白,为何那么多封建帝王拼命地为自己制造祥瑞,以便证明自己称帝的合法性。

    “我现在手中有传国玉玺,有传位的遗诏,虽然是假的,可是却没人知道,还有百官和百姓的请愿,还有各种祥瑞,看起来登基为帝的时机的确成熟了。”刘和听了刘虞的话,暗暗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