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要投降
    而与此同时的夷洲。

    听闻刘和即将称帝的消息,一位大汉顿时哈哈大笑:“哈哈,没想到过着这些年,这小子终于要当皇帝了,不过说来也是,这天下之间,除了我这位贤婿之位,还有谁有资格坐拥天下?”

    这位大汉戴束发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掼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脸上带有沧桑之色,赫然就是昔日从庐江战败逃走,不知所踪的吕布!

    而在吕布身边,一名文士带着进贤冠,对吕布拱手说道:“主公,如今我军进取倭国失利,司马懿虽然暂时不能奈何我们,可是一旦缓过来之后,一定会统率大军征讨,我军力量本来就弱,再加上司马懿诡计多端,我等绝非其对手,助攻还是要考虑将来的退路啊。”

    吕布摆了摆手说道:“公台,此事你不必忧虑,我已想好了对策,嘿嘿,你也知道,反正以我那贤婿的力量,早晚会率军平定天下,即便司马懿再强,最终也只能落一个失败的下场,更何况是我们?所以,与其这样抗争下去,倒不如现在以夷洲岛向他投降......”

    “原来主公早已经定下这样的妙计,怪不得一点都不担心,呵呵,主公说的是,下官适才听说,倭国的司马懿为了向秦王表达诚意,将逃到倭国的曹丕君臣全部杀了个干净,这很明显也是因为他怕遭到秦王的惩罚,所以才如此急迫的杀掉曹丕,表示自己的恭敬之意,只要主公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向秦王归降,司马懿绝对不敢再动我们,到时候主公既能保住夷洲不失,还能依旧在这里逍遥自在,做着此地的土皇帝......”

    那个文官自然就是吕布麾下最为信任的谋士陈宫,他见吕布提出向刘和投降,其实心中也是十分同意的,只不过他却知道这个吕布一向争强好胜,不可能真正投降,最多也就是表面上投降,实际上却是在做半独立甚至独立性质的土皇帝。

    然而一听他这样说,吕布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脸色也变得无比阴沉,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冰冷,这让陈宫心中一惊,还以为自己说“土皇帝”犯了吕布的忌讳,连忙说道:“下官的意思是说,主公可以借此让秦王给你一个夷洲刺史,或者夷洲公的封爵,这样的话,主公就可以把这里当成是永久传承的基业了。”

    却见吕布的脸色突转柔和,然后轻轻叹道:“看来公台你还是不了解我啊,你且想想,我吕布这一生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而且还是秦王的眷属,日后他当了皇帝之后,还有可能会被封为妃子,我现在也老了,难道以后一直守着这么一个穷地方,而不是和女儿团聚?过了这么多年,我也算是想明白了,我本来就没有这个做天子的命,又何必非要争一争?难道非要像公孙瓒、袁绍、袁术、刘备和曹操父子那样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好在我的命够硬,能够活到现在,这已经算是不容易了,没有必要再拿这把老骨头跟自己的女婿去争,其实争到最后,就算我真的有了天下,最终不还是他的?所以啊,我这一次是真心的想要投降,交出夷洲,交出军队和户口,老老实实的做他麾下一员大将,听说现在连关羽张飞都成了他麾下的虎将了,我如果投降之后受到册封,一定会重新夺回这个天下第一勇士的名号,当然,是除了我那贤婿之外,嘿嘿,不过他都是皇帝了,谁还敢跟他比武?”

    陈宫一听这话,顿时一脸激动地说道:“原来主公竟有这等深谋远虑,实在是宫所没有想到的,说句实话,虽然夷洲的物产也算是不错,将士们生活的也都很宽裕,然而却是无时不刻不在想家,如果他们知道我们即将返回家乡,真不知道心中会如何的激动?而这,都是拜诸公所赐啊。”

    “嘿嘿,什么拜我所赐?这都是我一意孤行的结果,当初在庐江战败之后就应该直接想我那贤婿去投降,可是我却拉不下面子,导致兄弟们跟随我受了十年的苦,不过好在这十年我们也没有白费,找到了夷洲岛作为据点,而且还在这里招募了数万兵马,我已经过初步开发的夷洲岛和这数万军队当做礼物送给我那贤婿,相信咱们一到朝廷,就会立刻得到封赏,这也不枉了十年的辛苦。”

    吕布说到这里,顿时充满了豪情,哈哈笑道:“我这位贤婿从来都是赏罚分明,尤其注重边功,相信这一次咱们回归,一定不会受到亏待,你们就等着荣归故里吧。”

    “这倒是,秦王英明神武,雄才大略,知人善任,赏罚严明,能够成为天子,实在是整个天下的福气,这也是将军有眼光,竟然能够识别英雄,将小姐嫁给秦王,照我看,主公的眼光即便是和当年的吕公相比,也丝毫不差,吕公将女儿嫁给高祖,成就了吕后,将军将小姐嫁给秦王,将来也是一个......”

    陈宫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住口,因为吕后虽然权势滔天,最终却给吕氏家族带来了灭族之祸,再加上吕布的女儿只是一个妾,跟正妻相比地位天差地别,更不能与之相比。

    果然,听了这话后,吕布的脸色阴沉下来,不过随后却是笑道:“我的女儿虽然不如吕后的权势地位,可是能够比吕后更加忠诚于汉室,更能够让吕氏家族走向昌盛,从这一点上来说,可是比吕后强得多了。”

    “是是,主公这话确实是实话,唉,只可惜下官所生的女儿才德容貌太差,秦王根本看不上,否则的话也一定送到秦王府上。”

    陈宫见吕布没有怪罪,这才放下心来,搜肠刮肚的对吕布进行吹捧,终于哄得吕布转嗔作喜。

    “主公,秦王在下个月初六就要举行登基大典了,我们需要在其登基之前来到长安,送上降书和军中名册,夷洲的户籍等物,方能表达恭贺之意,也能够获得足够多的好处,而现在已经是十五了,仅有二十天的时间,夷洲离长安数千里,想要赶到的话需要快马加鞭才行,所以,主公既然决定归降,应该趁早去,休要耽误了正事.......”

    “哎呀,幸亏公台提醒,我几乎误了大事。”吕布一听这话,顿时醒悟,立刻说道:“你速去准备相应的物事,我需亲自前往长安一趟,毕竟我的赤兔马日行千里,即便算上乘船登陆的时间,也绝对能够在十天内到达长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