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 吕布来了
    长安城下。

    看着那广阔的城墙和往来穿梭的人群,即便是吕布也都不由得感慨万分。

    当年他也是在此地,在董卓帐下,被封为温侯,又是董卓义子,可谓是风光无限,然而好景不长,董卓对自己喜怒无常,因为一个侍女而用戟投自己,最终无奈的吕布被司徒王允说服,杀了国贼董卓,重安汉室,立下大功,声势更胜。

    然而后来随着李傕郭汜的到来,吕布战败,被迫逃离此地,从此之后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不容于诸侯,因为先后杀死过效忠的丁原和董卓,更是在道德上受到不断地谴责。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心理曾经一度扭曲,曾经下定决心真正的做个叛贼,所以才准备与袁术的伪政权合作,甚至是结为儿女亲家,好在在最关键的时刻,刘和向他伸出了友谊之手,并不因为过去的道德污点而鄙视他,更是接受并迎娶了他的女儿,又劝服妻子在长安住下,让他彻底放下了心事,决定全无顾忌的拼上一把,正是带着这种心念,他才最终在夷洲立稳了脚跟,并且开创了如今的基业。

    然而经过将近十年的努力,吕布却发现随着自己年岁的不断增长,雄心竟然一点点的磨灭,他越来越想念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同时因为孙权、刘备、曹操和曹丕这些人的先后死去,最终明白这天下并非是他所能谋夺的,所以决定完全归降。

    “这长安可真是一座奇妙的城市啊,我的发达和落魄全都是因为它。”想起了以往的种种,吕布忍不住轻轻感叹道。

    而就在吕布准备进城的时候,却被守门的卫兵拦了下来。

    “站住!做什么的?”

    “我?你难道连我都不认识?”吕布瞪了一眼那个出声阻拦他的卫士,不悦地说道。

    “你谁啊,为何我就要认识?这进进出出长安城门的文武大员、富有四海的巨商多了,我也未必全都认识。”那名守卫一脸的傲然,嘿嘿冷笑道。

    “哼,说出来会吓死你,我姓吕,你看我这一身行头,难道还猜不出来身份?”到了这时候,吕布不得不自报家门了,他相信只要报出自己的姓来,对方一看自己的赤兔马,头上戴的金冠,对方定然会识别出自己的身份,并且恭恭敬敬的把自己迎进去。

    然而没想到那名守卫一脸茫然地说道:“姓吕?除了吕蒙将军,我还真不知道其他姓吕的名人。”

    这倒不是那名守卫故意气吕布,实在是因为吕布近十年来在中原地区销声匿迹,关于他的传说已经渐渐消失了,而这名守卫才只有十六岁,又是来自西南蜀地,一时没有想起他的名字来倒也正常。

    “你好胆!”吕布听了之后不由得怒发冲冠,指着那守卫说道:“信不信我告诉我的女婿,把你这小兵打发到西域去?”

    “你女婿又是哪根葱哪根蒜......”

    这时候只见旁边一名老兵走上前来,捂住那小兵的嘴,然后对吕布说道:“温侯请恕罪,这小子年轻没什么见识,没有听过你的大名,温侯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计较。”

    随后那老兵下令让出一条路来,请吕布通行。

    吕布哼了一声,这才纵马进了城门。

    直到吕布走了很远之后,那老兵才放开小兵,对他说道:“小子,你可知道,此人就是十年余前纵横天下的无双战将吕布,你还说他的女婿是哪根葱哪根蒜,难道你不要命了?他的女婿可是咱们的大王,也就是未来的天子,他的女儿就是吕夫人......”

    “竟然是昔年名震天下的吕布,他的女儿还是我们的吕夫人,我竟敢说主公是哪根葱哪根蒜......”那小兵听后吓了一大跳,不过随后又想道:“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这句话,就算他是吕布又怎样?又不是我们的人?再说了,我们的主公可不是徇私枉法之人,怎么可能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对付我?更何况,如果真把我调到西域那才好呢,谁不知道那里更能够立功.......”

    吕布自然没有听到老兵和小兵的对话,以他现在的身份,自然不屑和这种身份比较低的人计较,不过他的心中也在暗暗感慨:“仅仅过了十年,竟然都有人想不起来我了,估计如果再等个十年的话,再也没有人知道吕布是谁了,如此看来,我重归大汉的想法是正确的。”

    吕布这样一边想,一边来到了刘和的王府外,先通过下人找到了女儿吕玲绮,之后又通过吕玲绮见到了刘和。

    其实本来吕布想报出自己的名字和拜帖,直接去见刘和的,可是自从在城门口经历了那一幕,便感觉如果那样见刘和的话,肯定会再次遇到波折,与其如此,还不如退而求其次,先去见女儿,再见刘和。

    见到女儿之后,吕布并没有与其互说别离后的衷肠,甚至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见一眼,就直接让女儿领着去见刘和。

    其实在吕布进城之后,城门守卫就立刻将消息层层上报,最后以极快的速度传到了刘和那里,而且刘和还特别关照王府守卫,凡是有自称是吕布求见的,或者是求见吕夫人的,不用回禀,直接带其进来,否则的话即便是见吕玲绮,也绝对不会那么容易。

    “贤婿。”见到刘和之后,吕布仍然自重身份,没有向刘和见礼,而是以岳父的名义,只是对刘和拱了拱手。

    刘和却是没有在意,他挥手制止了典韦要求吕布郑重行礼的行为,淡淡笑道:“一去十年,不知岳父大人在何处安身?如今终于肯现身了,不知有何指教?”

    吕布闻言哈哈一笑,随即说道:“十年不见,你小子虽然已经贵为秦王,而且即将更进一步,成为大汉天子,可是这副胸襟却依然广阔,这一点不得不令我佩服。”

    “呵呵,先坐下说话,来人,上茶。岳父大人,你久未回归中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今天我就让你品一品一种新鲜时尚的饮品,茶,相信你会喜欢上它的。”

    刘和的脸上充满着自信,淡淡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