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冲突
    其实马休并没什么事,只是因为之前太过紧张,现在突然放松,再加上治安受伤失血,这才晕了过去。

    等到马超将马休安抚好,转身准备迎接援兵主将的时候,刁月娥和薛金莲、李严等人已经进城了。

    “哈哈,正方,还有这两位姐妹,不好意思,本将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来迟了,还望恕罪。”看到刁月娥和薛金莲神色有些冷淡,马超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

    李严连忙上前回礼,然后一脸羞愧地指着刁月娥说道:“这位名叫刁月娥,是我军的主将,这位名叫薛金莲,乃是军中监军,末将不才,只是一名副将,怎敢被放在两位上峰面前?”

    马超则是奇怪地问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平常不都是你做先锋吗?为何今日竟然成了一名副将,而且对方还是......”

    “还是女人是吗?”刁月娥看了一眼马超有些不满地说道:“你就是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才故意不来迎接的吧?也是,你是堂堂安西大都督府大都督,从二品的大员,即便是当今宰相见了都要躬身行礼,我这个小小的四品武官自然不会被你马大都督看在眼中。”

    刁月娥之前与马超并不相识,自然也没什么恩怨,方才在战场上见马超武艺非凡,即便是自己恐怕也都难以胜过,心中暗暗佩服,默默赞叹道:“怪不得被誉为是大汉顶尖的武将之一,这样的武艺的确够资格。”

    然而正在刁月娥准备在马超迎接的时候准备说一番佩服的话,却不料马超竟然不顾迎接自己,直接返回城内,等自己忍气吞声率军进城之后,他竟然还先对李严说话,而且说得还是歧视自己的话。

    “纵然你马超在级别上比我刁月娥高了许多,可毕竟我刁月娥代表的是皇命,而且一出手就帮你解了围,不论如何都应该亲自迎接,可是你不仅不迎接,还说出了那样一番话来,我刁月娥纵然再好脾气,也断断不能容忍别人这样轻视,更何况我的脾气还一向不好。”

    正是因为这一点,刁月娥才冷淡的说了那么一番话,这还是她尽力克制的结果,如果换做以前,自己说不准直接拂袖而去了。

    马超没想到对方仅是一个正四品下的中府折冲都尉,论官职比起李严还小上一级,竟然以如此口气对自己说话,顿时不悦地说道:“刁将军,马某说的也不过是一个事实而已,以前一直都是李严兄弟做先锋的,这一次不知为何竟然做了副将,本将也只是问一问而已,作为本镇做高的将官,难道本将连问一问的资格都没有吗?至于你说本将不赖迎接的话,这也是误会,本将也懒得跟你解释,其实本来以你的官品,本将根本就不必前来迎接,现在之所以前来,也不过是看在李严兄弟的面子上。”

    “原来如此,马大都督好大的官威!”刁月娥闻言冷冷一笑,大声说道:“末将虽是女人,却也上阵杀敌,丝毫不比你们男人差多少,你问问李严,为何他会甘心做我们的副将?他在末将手下都走不了三合就败下阵来,所以陛下才让他把先锋官的位子让给末将,自己做了副将,不过既然马大都督不欢迎,末将也没有必要死皮赖脸住在你的城内,末将自会率领兵马驻扎在城外。”

    说完之后,刁月娥当即下令,全军将士立刻出城,在城外安营扎寨。

    这时候薛金莲和李严见事情闹大了,纷纷相劝,然而刁月娥难以忍受马超的跋扈,马超则对刁月娥如此大胆顶撞上官的行为十分震怒,并不接受他们的劝解。

    “正方老弟,你来的正好,今夜就别走了,与我好好叙叙旧,今夜咱们在营内来个不醉无归。”眼见刁月娥要走,马超没有丝毫在意,反而拉着李严的手,笑着说道:“实在是委屈你了,竟然要诈败给一个女人,你可要好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谁的关系?竟然让你都感到害怕......”

    马超的意思很明显,说刁月娥并不是靠真本事胜的李严,而只是靠别人的关系压住了李严,让李严不敢动手,只能乖乖放水。

    马超的意思刁月娥如何听不出来,顿时哼道:“李严,你可是我军中的副将,如果胆敢不听从命令,夜不归宿,看本将不将你军法处置?”

    这话让马超更加着恼,大声说道:“正方,我是此间最高军事统帅,这里由我说了算,我说让你留下就留下,看谁敢动你一根毫毛?”

    却见李严苦笑一声,对着马超说道:“多谢马大都督一番盛情,只是末将本就属于刁将军麾下,不敢擅离职守,还请马大都督恕罪,等此战结束之后,末将一定向马大将军好好的赔罪。另外,好叫马大都督知道,当初末将并不是诈败,而是刁将军确实有这样的武艺,而且方才在两军阵前,刁将军只用一合就杀死了李元昊麾下的一员大将,据末将看来,那人的武艺不在末将之下......”

    “好好,既然你这样不给本将面子,本将也无话可说。”见李严拒绝,马超知道自己无法为难刁月娥,心中一口气难出,面色阴沉的说道:“刁将军,这可是你不肯进城,可不是我不让你进,到时候陛下问起来,可不要打小报告,哼,即便是你打,我也不怕,陛下是我妹夫,你又能把我怎样?”

    刁月娥却是不理他,只是率领军队往城外走,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打一个漂亮仗,让那骄横跋扈的马超对自己刮目相看。

    而就在当天晚上,李元昊的大营之中,一个叫做薛元礼的文人对着李元昊说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李元昊却是皱眉道:“今天战场之上,我军折损了两员大将,麾下死亡近三千人,何喜之有?”

    薛元礼呵呵笑道:“对于这个消息来说,折损两员大将,死伤三千人也算不了什么,因为大王可以有机会擒杀马超,立下大功!”

    “哦?说来听听?”李元昊顿时眼前一亮,连忙问道。

    “嘿嘿,大王有所不知,今天我们大军撤走之后,在苍松城内,马超和赶来支援的汉军将领发生了一场冲突,明日我们只需如此如此,便能大破马超,马超没有了,就凭两个女将,如何能够守得住苍松城?”

    接下来,薛元礼便在李元昊的耳边说了一番话,直说的李元昊哈哈大笑,对薛元礼说道:“元礼,这果真是个好主意,如果此计得售,本王一定不吝重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