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存孝骂阵
    片刻之后,只见三员将领来到帐内,对着颉利可汗说道:“见过大汗,末将等不遵大汗号令,擅自进兵,实乃死罪,只不过末将等也是存着一番报国之心,还请大汗恕罪,末将等愿意杀敌保国,将功折罪,以报大汗之德。”

    “克用、敬瑭、知远,你们来晚了,马超小儿勇猛难当,我军作战失利,就连攻城器械也都被汉军毁了,本汗正准备撤兵呢。”颉利可汗虽然想用对方,可是口中却并不直接说出来,而是采用了激将之法,试图通过这个计策让对方主动请战。

    李克用、石敬瑭和刘知远都是狡诈之辈,自然一听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知道这是他们出风头的一个好机会,当然也是颉利可汗借此而削弱己方实力的一次好机会,石敬瑭和刘知远因为麾下可用的猛将并不多,如果强行请战的话,不仅出不了风头,恐怕仅有的这一点视力也会因此而遭受削弱,因此只是沉默,并不敢多言。

    然而李克用却并不怕,他对着颉利可汗行了一礼,颇有几分傲然地说道:“大汗勿忧,末将麾下有十三名义儿,他们自恃勇武,竟然狂妄的称为十三太保,实在有些可笑,不过他们确实还有几分本事,尤其是我那十三儿存孝,有万夫不当之勇,休要说是马超,即便是刘和亲至,也定然让他讨不了好处。”

    “哦?这可是真的?可让那存孝勇士前来一见。”颉利可汗心中大喜,立刻说道。

    “诺!”李克用心中得意,吩咐亲兵道:“将十三公子请来。”

    不多时,只见帐幕被揭开,一将走进来,对颉利可汗见礼。

    颉利可汗见这员将银盔银甲,虎背熊腰,心中很是喜欢,令人赐予酒肉,然后说道:“素闻存孝天生神力,勇不可当,足为我突厥第一猛将,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打败马超?”

    李存孝闻言微微冷笑道:“启禀大汗,此次末将前来,就是为了打败马超,树立威名的,等到打败马超之后,末将还要与号称天下第一的吕布比试一番呢。”

    “好好,果然豪气十足,既然如此,那本汗就派你率领本部兵马前往苍松城下,向马超挑战,本汗也会提兵为你掠阵,不知道存孝你可敢前去?”

    “嘿嘿,大汗说的是什么话?末将求之不得。”李存孝,一声冷笑,淡淡说道:“这一战定然让那马超授首!”

    “好!那我就任命你为先锋官,率领本部将士,前去苍松城下搦战,这马超昨日刚刚大胜,现在正在志得意满之际,绝对会出战的,到时候就看存孝你的了。”

    颉利可汗大喜,立刻将先锋印交给李存孝,让他出战。

    这时候却见一将从帐外闯进来,对颉利可汗说道:“大汗,根本不用十三弟,末将就能收拾那个马超。”

    “这位是......”看着进来的那人,颉利可汗一脸的懵懂,对着众人问道。

    只见李克用笑道:“这是我那四子,名叫存信,此子智勇双全,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哦?原来是克用你的四子,好好,长得果然一表人才,来人,看赏。”

    颉利可汗虽然赏赐了李存信,然而却并没有用他做先锋,第一是因为自己之前开了口,自然不能再收回去,这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第二是李克用之前对李存孝大加推崇,可是对李存信虽然也满是溢美之词,然而并没有战胜马超的信心,这一点颉利可汗如何看不出来?

    然而李存信心中却很是不满,尽管表面上毕恭毕敬,可是心中却已经对李存孝十分嫉恨。

    “哼,竟敢抢我风头,老十三你也实在太过分了,我李存信绝对不会忘记这一耻辱!不过凭你的武艺,也敢自吹自擂能够打败马超,实在是可笑,我倒要看看,当你战败归来之际,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李存信接下来对颉利可汗说道:“大汗,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家十三弟独战马超,实在是一场壮举,末将想要为他壮壮声威,为十三弟掠阵,不知大汗尊意如何?”

    “既然存信愿意去,那你就去吧,本汗会派出我麾下五千精兵随存信小将军一同前往,哈哈,本来本汗要亲自为存孝掠阵呢,不过谁让你们是亲兄弟呢?肯定你去,存孝会更安心,也便于发挥出应有的实力。”颉利可汗其实也担心李存孝在吹牛皮,万一真的打不过马超,自己岂不是危险了?所以一听李存信要去,立刻就借坡下驴,让李存信一起去。

    对此李存孝倒没有什么,他也认为有自己的四哥在那里,自己会安心不少。

    于是李存孝与李存信一起谢过颉利可汗,然后携手出了大帐,点齐兵马,前往苍松城下。来到城下,李存孝立刻指使麾下亲兵前去骂阵,极尽各种羞辱的词语。

    “马超听着,吾家主将乃一无名小将,素闻你武艺高强,特来领教,可敢下来单挑?”

    “缩头乌龟,可敢一战?”

    “送你一套妇人衣服如何?只要你穿上妇人的衣服,我家主将便不会为难你。”

    ......

    在城头上的马超听着城下将士的骂声,本来是充耳不闻,可是后来对方骂得越来越难听,这让马超很是恼怒,他站在城头上,冷冷看着城下,发现在阵前站着一名小将,那名小将也不过十七八岁,然而脸色冷肃,面带杀气,手中一杆粗大的马槊,那杆马槊看起来比刘和的还要粗大,不要说材质,仅仅看这马槊的形制,没有一些能力是根本舞不动的。

    “哼!你以为你拿着一根巨大的马槊,自己就天下无敌了?既然想找打,我便成全你!”听着对方的各种污言秽语,马超心中实在难忍,点起麾下的五百精锐骑兵,骑上座下大宛良马,抄起虎头攒金枪,就要冲出去。

    这时候却见刁月娥匆匆赶来,对着马超说道:“将军,不可冲动,敌军这样有恃无恐,肯定是有阴谋。”

    却见马超笑道:“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就算他们诱敌,我也不会上当了,最多只是教训教训对方,打击一下他们的士气,绝对不会追上去的。刁将军放心就是了。”

    刁月娥见马超说的有道理,沉思片刻,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月娥为将军掠阵,不过咱们可提前说好了,将军需要停末将建言,该撤退的时候,千万不要不听。”

    “好好,刁将军放心就是,超一定会遵从救命恩公的吩咐的。”马超嘿嘿一笑,对着刁月娥开起了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