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存孝之勇
    既然马超已经答应下来,刁月娥觉得,即便对方有什么阴谋,己方也不会中计,既然如此,凭借着他们的武力,突厥和羌人的联军之中,还有谁能够抵挡?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有数万大军突然杀至,也绝对能够安然返回,出去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异族小将,也算不了什么。

    所以,刁月娥放下心来,随着马超一起出城,她相信只要有她在,敌军无论有什么阴谋诡计,也足以识破。

    然而等他们来到城下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并没有伏兵,当先那员小将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淡淡说道:“足下就是马超吧?”

    “你又是何人?”见对方丝毫不客气,更是带着嘲弄的眼神跟自己说话,马超冷笑着问道。

    “我名叫李存孝,乃是突厥族沙陀部十三太保,你自然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甚至有可能连我的部族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此战之后,我保证会让天下所有人记住我沙陀部,记住我李存孝的名字。”

    “李存孝?冒用我汉人姓名,竟然还敢向我挑战?你真是好胆,希望等一会你不要跪地求饶。”马超看了一眼对方,顿时哈哈大笑,充满不屑地说道。

    这时却见李存孝嘿嘿一笑,然后说道:“说那么多废话有何用?我们今天不是来打嘴仗的,我希望你手上的功夫和你的嘴上功夫一样厉害,不要说我欺负你,进招吧。”

    “让我进招?恐怕你都没有机会出手了,小子,本将劝你一句,还是你先出手吧。”马超一脸的不屑,对着对方说道。

    “哼哼,既然你不肯出手,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李存孝淡淡一笑,手中马槊“唔”的一声,直接当做大棍,向着马超的顶门上砸了过去。

    马超见状丝毫不以为意,双手平举虎头攒金枪,格挡对方的进攻,其实他本来可以不挡,而且也不屑于挡,然而这一次是为了先声夺人,好好的教训教训对方,所以不仅要挡,还通过格挡将对方给震伤。

    不过马超却也没有出尽全力,在他看来,对付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只用五成力气就已经是够看得起对方的了。

    于是接下来的一幕自然没有任何悬念,当马超自信地认为自己这一次一定会让对方受伤的时候,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李存孝的马槊狠狠地砸下来,马超顿时感到胸中如被大锤击中,喉头一甜,竟然喷出了一口鲜血。与此同时,他的双手虎口裂开,同样也是鲜血长流,就连虎头攒金枪也都差点给扔掉。

    “嘿嘿,闻名天下的锦马超,难道竟然就这点本事吗?真是让人失望。”李存孝见马超的力量竟然如此弱,顿时满脸失望之色,出言讽刺道。

    马超则是一脸的苦涩,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强,自己一时轻敌,竟然一合就败了,对于对方的讽刺,更是无言以对。

    “如果我出尽全力的话,虽然这一次交手依然会吃亏,可是绝对不会受这样的伤,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以后一定记住这个教训,狮子搏兔亦需用尽全力,决不能在任何时候心存轻敌之念。”

    “既然你这么差,那就去死吧,正好以你的性命,成全我之名。”

    李存孝冷冷一笑,手中马槊再次挥舞,疾刺向马超,准备通过这一击杀掉马超,以扬自己之名。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一道女声传来:“住手!”

    而几乎与这道声音传来的同时,李存孝只听得一道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知道有人暗算自己,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追杀马超,偏头躲过了这一次袭击。

    “本来可以杀掉马超,却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女人偷袭,导致功败垂成。”李存孝心中恼怒,抬起头来,怒目看向那个偷袭自己的女将。

    然而这一看,心中顿时一动,暗暗赞叹道:“好漂亮的女人。”

    对面这个袭击李存孝,救下马超一命的女人自然是刁月娥,其实她原本和马超一样,也不会认为马超会败,只是担心对方会有什么阴谋,所以才来掠阵,以便能够随时揭破对方的奸谋,不会让马超吃亏上当,然而当看到马超一招败落之时,顿时大惊失色,危急时刻只好开弓拉箭,先迫使对方为自保而躲避自己的羽箭,然后乘机救下马超。

    “孟起将军,你没事吧?”看着面前面色苍白的马超,刁月娥没来由的一阵心疼,对着马超轻轻说道。

    马超则是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死不了,嘿嘿,真没想到一时轻敌,竟然身受重伤,幸亏刁将军及时相救,否则的话我命休矣。将军小心,此人武艺极高,纵然我没有轻敌,也未必便是对手。”

    这时自然有马超的亲兵护送着他向阵后走去,刁月娥则是摆开架势,纵马横刀,只等着马超离去,这才对李存孝说道:“足下武艺的确高明,然而却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更何况马将军大意轻敌,这才败落,如果是全力以赴,足下未必便能胜了,若你真是好汉的话,等到他伤养好了,你们再堂堂正正,公平一战也不迟,如若足下罔顾道义,依然要动手的话,那么小女子便是拼尽性命,也要力保他无恙,小女子虽然武艺未必如你,可是却也未必不能拖着你一块去死!”

    李存孝对面前这个女子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着迷,听对方如此说话,心中顿时感到一阵怜惜,像这样的女子如果死了,那可真是自己莫大的罪过,再说了,他今天来这里主要是为了扬名立万的,现在马超已经离开,想杀也没有可能了,自然要顺手推舟,卖对方一个人情,于是笑着说道:“这位女将军不必如此,我这一趟来到这里,只为见个高下,并不是为了判生死,我知道马超是处于轻敌,才如此败落,如果这样就杀了他,恐怕他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服气,既然如此,那就等他把伤养好之后,我再与他公平一战,你们,回去吧。”

    “多谢将军手下留情,来日必当回报。”刁月娥对李存孝淡淡一笑,随即打马返回。

    “小将名叫李存孝,不知道小娘子芳名?”李存孝纵马追上几步,大声喊道。

    然而对方却回过头来,轻轻笑道:“日后李将军自然会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