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告发
    李存信一直渴望着自己能够崭露头角,成为众星环绕的核心人物,然而今天所遭遇的却是无尽的屈辱,如果不是理智的克制,他当时就说出李存孝的罪名,好在他的脑子还算清醒,强行克制了这种冲动,将一切的愤怒都咽进肚子里,同时还要装出一副向高彩烈的样子,向众人介绍当时他的十三弟李存孝当时的英勇表现。

    然而等到晚上,他却单独一人前往秘密前往颉利可汗的大帐,要求见到颉利可汗,并且声称有机密事情禀报。

    颉利可汗见到李存信,心中顿时一喜,其实他立刻就认出对方来了,而且在白天也隐隐看到李存信的神色有些不太好,想来应该是李存孝立功受到热捧,而他却无人理睬而自感受到屈辱,知道此人已经和李存孝生出了嫌隙。

    为了进一步刺激李存信,他故意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小将军是?”

    李存信虽有智慧,毕竟年轻,再加上心中本来就对李存孝嫉妒的发狂,自然是一上来就上当,心中更加狂怒,但还是压抑住心中的怒气,对着颉利可汗说道:“末将乃是我突厥沙陀部的大首领李克用的第四子,名叫李存信,今日来见大汗,是有机密事要说的。”

    “哦?此处并不方便,请到帐内一叙。”颉利可汗心中暗暗发笑,脸上却是带着亲切的笑容,将李存信让进了帐内。

    “不知这位小将军有何事指教?”颉利可汗虽然心中也很激动,可是表面上还很平静的问道。

    “启禀大汗,末将是来揭发我那十三弟李存孝的,今日之战,他虽然战胜了马超,却犯有大罪,本来他的能力,今日完全能够当场斩杀我们的大敌马超,可是他却放马超离去,原因只有一点,他看上了汉军中的一员女将,并且与那女将眉来眼去,而且两人还轻轻说了一番话,虽然末将没有听清是什么,不过也能猜的出来,肯定是哪女将劝他投奔大汉,要不然他明明有能力擒杀那女将,却为何放她离去?”

    “什么?这可是勾结外敌的重罪,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么?”颉利可汗大吃一惊,对着李存信郑重地说道。

    这倒不是颉利可汗作伪,而是发自真心的这样说,如果李存孝真的矢志背叛的话,那可实在太可怕了。

    不过颉利可汗却并不当真就对李存信完全信任,他在回来之后就派人秘密调查过,知道李存信一直与李存孝有些不对付,自身又无比渴望建功立业,扬名立万,所以这一次告发肯定是别有用心,再说了,自己虽然对李存孝心存忌惮,现在可是需要靠他对付汉军,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如何会自毁长城?

    不过这也不代表颉利可汗不会动心思,他决定要好好笼络笼络面前的这个李存信,或许将来此人刻意助他除掉李存孝,去此心中大患。

    所以颉利可汗对李存信大家笼络,笑着说道:“存孝目前立有大功,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不宜动手,而真凭实据也不能仅仅是存信你的一席话所能代表的,所以本汗目前还不能处置他,不过本汗相信,存信你对本汗,对盟主都是一片忠心,这片忠心本汗会牢记心中。”

    之后又命人赏赐李存信一大块金子,这让李存信感激不已,对着颉利可汗说道:“大汗之德,末将深深感激,请大汗相信,末将将来定当回报!”

    虽然没有将李存孝告倒,可是自己成功在颉利可汗面前获取好感,而且颉利可汗也向自己暗示,只不过是碍于局势,这才不能对付李存孝,等以后有了机会,相信这家伙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所以,这一次李存信算是基本达到了目的,而且他相信只要抓住李存孝的明确证据,到时候无论谁也救不了他。

    “李存孝,你这小子不要得意,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李存信嘿嘿冷笑,默默的说道。

    这时候的李存孝丝毫不知道四哥李存信背后的小动作,目前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无论是他的义父李克用,还是十三太保中的其他兄弟们,都对他的勇武表示钦佩,当天晚上的庆功宴上,他的风头更是盖过了义父李克用,即便是军中目前最大的两位统帅李元昊和颉利可汗,都纷纷向他敬酒,这让他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诸位,喝!”

    “哈哈,马超又算得了什么?这是刘和没有来,如果他来了的话,我也一样将他打败,不,我不仅要将他打败,还要将他生擒,直接结束这场战争,占领中原的花花世界,抢占中原的美,美人。”

    在浓浓的酒意之中,李存孝又想起来今天所遇到的那个漂亮的大汉女将,心中顿时充满了一丝的甜蜜,那个女将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温柔,尤其是那笑容,甜蜜的笑容都能融化他的一颗心。

    “唉,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一想到对方竟然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他,这让他心中有些苦涩,同时还有些疑惑,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究竟是怎样的意思?

    “为何她偏偏是汉人?如果是我们沙陀人的话,那该有多好?嗯,不过这也没什么,等到将来我打败了刘和,被封王侯之后,说她是沙陀人,她就是沙陀人,谁敢不听?”

    李存孝根本不管对方是怎样想的,想当然的认为对方是喜欢自己的,其实在他的信条中,就算对方不喜欢他又怎样?只要自己喜欢他,那就足够了。在他的族群之中,女人或者是被当做货物送来送去,或者是被当做政治联姻的工具,哪有自己当家做主的?

    “马超已经被打败了,现在城内没有什么有名的战将,即便是有,也不过是给我送军功的人,我又怕什么?为了得到那个美丽的小娘子,明天我就向大汗申请,率领一支军队前去攻城,只要攻下了苍松城,我就能得到那个小娘子了,到时候我们夫唱妇随,联手征战天下,这该是多么好的一段历史佳话?”

    李存孝的脑子里充满着遐想,内心也渐渐变得激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