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二章 恶言中伤
    李存孝本以为刘和也会像自己那样听不到武器偷袭的声音,这样的话虽然自己的武器被夺走,可是照样能够让刘和受伤,于是自己就和刘和扯平了,一个人受伤一次,此战的结果仍是胜败未分。更何况刘和所持的武器混铁槊还在近旁,自己只要捡起来,依然可以乘着他慌乱之际赶上前去,一槊杀了他。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刘和竟然轻易躲过了这势在必得的一击。

    “这,这怎么可能?他背后有没有生眼睛,耳朵也同样和我一般受到震动,估计也听不到声音,可是竟然能够轻易躲过?即便是吸取了我的教训也不应该,因为我的手戟可不是像弓箭那样直线甩过去的,而是横着甩过去的,它的笼罩面积十分广泛,除非是有防备,否则根本不可能躲过的呀。”

    李存孝一脸的难以置信,却见刘和缓缓兜转马头,笑吟吟的说道:“还来这一招?真是可笑,难道朕就没有防备吗?为将者当眼观六路,耳闻八方,这么大的家伙飞过来,真当朕听不到?除非是你这样的笨蛋,否则的话哪能听不到背后的偷袭声音?”

    李存孝听到刘和的嘲笑,气得差点吐血,郁闷的想道:“你说的不是废话吗?要换做平时,我当然能听得到,可是之前跟你硬拼了八次,巨大的震动声让我的耳膜隐隐作痛,耳旁传来嗡嗡的声音,这才没有听到你偷袭的声音。不过真是奇怪,这刘和为何能够听到?”

    在十分的不解之下,李存孝将他的问题抛了出去,他想问一问刘和,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为何他的耳朵竟然不受影响?

    刘和淡淡一笑,其实这事情很简单,秘密就在每一次交手的同时,他张开嘴巴的动作之中,根据后世的理论,在巨大声响到来时,如果张开嘴巴,就会使耳膜两侧的压力达到平衡,从而保护听力,这在后世都是常识,更是在军队中学到的最基本生存技能,然而这样简单的道理在那时候却几乎无人知晓,像李存孝这样出身于突厥的“野人”自然是不知道有这样的道理,因此这一战,是刘和利用后世的科学道理,再加上对李存孝的招式十分熟悉,这才能够取巧获胜,否则的话,如果真刀真枪的和对方比拼,估计没有个三五百回合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

    气急之下,李存孝准备拾取地上的混铁槊,以之与刘和大战三百回合,说句实话,以他现在的力气操纵禹王槊虽然不能说勉强,可是毕竟这禹王槊的分量太重,使起来有些不顺手,不能完美的发挥出他招式的威力,现在这把混铁槊却正合适,相信一定会发挥出比禹王槊还要好的效果。

    只要得到这件混铁槊,自己就算丢了禹王槊又有什么值得可惜的?

    然而接下来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当李存孝想要捡起那件混铁槊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那把混铁槊竟然诡异的不见了。

    “这,这怎么可能?这里就只有我和刘和两个人,我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刘和根本就没有捡起这把马槊,除此之外就我一个人了,然而我也没有捡起,可是这马槊竟然就如此诡异的消失了。”

    李存孝的心中震惊不已,他丝毫想不到,这一切其实都是刘和的系统,金刀圣母搞的鬼。

    自从得到南华老仙的身体并进行改造后,金刀圣母能够随时切换人体状态和机器状态,所谓的机器状态其实和南华老仙一样,就是一块芯片,原本是在刘和的身体中,在从刘和身体中走出来后就可以像飞碟那样漂浮在空中,同时也可以伪装成一件器物。

    现在的金刀圣母就是伪装成了刘和腰间倚天剑上得一条剑穗,一直关注着刘和与李存孝的比武,并且乘着李存孝不注意,遵从刘和的吩咐,暗中将抛在地上的那杆混铁槊给盗走了。

    其实金刀圣母当时是现出身形的,只不过这动作十分的迅捷,而李存孝当时因为惊讶于刘和的听力没有受到影响,正在神思恍惚之际,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人现身,并且飞快的将混铁槊给收走的一幕,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混铁槊早已经被金刀圣母给藏到了一旁,李存孝不虞有这样的变化,自然找不到。

    李存孝手中没有武器,而且现在还受着伤,自然知道更加不是刘和的对手,即便是拼死作战,最终也根本改变不了胜负的态势,反而有可能会把命丢在这里。

    所以,李存孝当机立断,立刻逃走。

    今天为李存孝掠阵的,仍然是李存孝的四哥李存信,今天在战场发生的那一幕,他看得很清楚,在看到李存孝受伤战败之后,他的心中很是高兴,因为这家伙今天终于不用出风头了,如果今天真的让他打败刘和,那自己在沙陀,在义父心中的地位肯定会受到影响。

    现在的李存信即便是在表面上,都已经懒得劝慰李存孝了,他决定等李存孝返回之后,对其落井下石,谗言相加,彻底将这个家伙打倒在地。

    其实如果真的说起来,李存孝与他无仇无恨,可是现在的这个李存孝抢去了他的风头,让他无法崭露头角,这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家伙给整死。

    “上一次大汗不对李存孝这厮治罪,主要是看在这厮还有些用处,能够用来对付汉军将领,可是现在这厮惨败,就连手中的武器都丢了,我如果在这时候告他一个勾结外敌之罪,相信大汗一定不会再宽容他。”

    李存信打定主意,随着李存孝一起返回。

    这时候颉利可汗依旧在大营门口等待李存孝的消息,一见面就笑着说道:“存孝,今日战果如何?是不是汉军之中无人敢应战?其实这样的结果是可以想象的……”

    然而随即李存孝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苦涩的摇头说道:“这一次末将战败了,让大汗失望了。”

    “什么?竟然战败了!这怎么可能?”看着李存孝面无血色的养子,颉利可汗惊呼道。

    李存孝还没有说话,只见李存信说道:“大汗,这一次我十三弟战败,主要的原因是刘和亲自上阵,此人文武全才,即便是我十三弟拼尽全力都无法抵挡,仅仅十个回合就落败,甚至连自己手中的武器都给丢掉了……”

    “你说什么?刘和来了?这倒也罢了,可是而且在十个回合内打败了李存孝?这话谁会相信,又怎么敢相信?”颉利可汗听到有意搬弄是非,摆李存孝洋眼的李存信的话,忍不住惊讶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