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李存信的圈套
    ,!

    只见李存孝苦笑一声,对着颉利可汗说道:“末将无能,给大汗丢脸了,我四哥说得属实,末将确实在十合之内败给了刘和,而且还把趁手的武器也给丢了。”

    颉利可汗本来对李存信的话有些不大相信,可是现在听了李存孝亲口承认,也不得不相信了,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对着李存孝说道:“本来我对你寄予厚望,却没想到你就是这样给我作战的,李存孝,纵然你的武艺再不济,也不至于在十合内就败给刘和吧?你可是一个回合就打败了刘和麾下的大将马超的,即便是马超,也不可能会一个回合就败给刘和吧?”

    李存孝苦笑一声,颉利可汗说得的确是事实,然而这里面却还有苦衷,马超本来就是轻敌,而自己却是刘和使诈才导致败得那样迅速,根本不能拿正常水平来说事,可是自己的确是败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于是李存孝只能无奈的向颉利可汗请罪。

    颉利可汗哼了一声,对李克用说道:“克用,这是你的人,此事就交给你处理了。”

    李克用连忙躬身答应,然而他现在也很犯愁,究竟该如何处理此事?如果处罚得重了,这可是自己的义子,也是自己的好帮手,为免寒了他的心,可是如果处罚的太轻了,恐怕颉利可汗都不会满意。

    最后无奈之下,李克用只好决定先将李存孝关起来,没有他的命令绝对不能出去,也不准他和任何人接触。

    而就在李存孝被关起来之后,李存信却仍然没有退下,对着颉利可汗和李克用说道:“大汗,父亲,存信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有何事?直接说吧。”颉利可汗的心情颇有些不爽,现在刘和来了,唯一可以指望的李存孝却是在十个回合败落,连武器都丢了,以后看来是没法再指望了,他本来想和众人一起商议应对的办法,却见李存信竟然还不离去,心中实在烦躁,于是口气有些生硬地说道:“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何必吞吞吐吐?”

    “诺,大汗,是这样的,末将发现这一战我十三弟的战败有些不寻常,这并不是他真实本领的体现。”

    “哦?此话怎讲?”颉利可汗从中看到了一丝的希望,顿时变得有些惊喜,连忙问道。

    李存信却是有些迟疑,摇头说道:“末将还是不说了,再说的话恐怕会对不住十三弟,破坏我兄弟的情义。”

    “哼!你是什么话?说到了一半竟不再说了,莫非是在消遣本汗吗?”颉利可汗瞪了李存信一眼,冷冷的说道。

    “末将,末将不敢!”李存信见状,连忙施礼道:“末将其实正在为难,到底是要对大汉和盟主的忠诚,还是要兄弟的情义,所谓忠义不能两全……”

    这时只听的李克用皱眉喝道?“少说什么废话?咱们这些人还不都是为盟主和大汗效忠的?要不然为父带着你们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是是,父亲这样说,孩儿心中就有底了,为了盟主,为了大汗,就算是得罪十三弟,也顾不得了,大汗,父亲,事情是这样的,你们还记得昨天我十三弟到苍松城下与马超单挑吧?当时十三弟只用了一个回合就把马超给打伤了,而且存信看得清楚,十三弟明明可以顺势将马超给杀死,可是他却偏偏手下留情,放马超离去,大汗和父亲可知是什么原因?”

    李存信顿了顿,没等颉利可汗和李克用发问就直接说道:“这原因主要是,我十三弟看上了汉军之中的一员女将,当时那员女将软语相求,估计十三弟是受那女将所惑,因此才一时动心,将马超给放了。其实十三弟毕竟年少,对一个女孩子动心,一时被她所惑这倒也没什么,存信当时也这么认为,所以就没有向父亲禀报此事,然而今天,十三弟的表现就更加可疑了,因为存信在战场上又见到了汉军中的那员女将,估计这名女将与十三弟之间有什么秘密协议,或者十三弟有归降之心,这才十个回合内败给刘和,同时将武器也给丢了,否则的话,以十三弟的武艺怎会如此?而且还有一点,十三弟在与刘和交手的过程中明明夺走了刘和的武器,却被刘和偷袭得手,打中了前胸,这才将武器丢掉,这一切看起来很自然,然而却大有蹊跷,因为那一幕看起来就像是十三弟将自己的前胸送上去让刘和打的。”

    李存信为了让人相信,自己还把当时的情景表演了一番,等表演完了这才对颉利可汗和李克用说道:“大汗,父亲,你们二位阅历广,应该能够看得出来,除非是刘和提前知道十三弟当时所施展的招式,否则的话绝不可能如此迅速地施展这一招将他打败,而这也是我十三弟第一次见刘和,更是在战场上第一次施展这一招,刘和怎么可能知道?而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后来刘和模仿我十三弟夺走他的武器,我十三弟用手戟从背后打刘和,就被刘和轻松躲过了,所以,这里面透着诡异啊。”

    李存信这样一说,颉利可汗和李克用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十分难看,因为李存信分析的没有错,除非是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而这里面又能有什么猫腻?唯一的可能就是,李存孝受到大汉那员女将的诱惑,从而迷失了自我,暗中与刘和勾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可实在很危险啊,说不准哪一天就会被这个李存孝所杀!”想到这里,颉利可汗起了一身的冷汗,愤怒地说道:“我对他寄予厚望,却没想到他竟然为了一个女子而背叛族人,实在是可恨!”

    李克用也是气恼不已,大声骂道:“真没想到这畜生竟然如此,亏我待他一向不薄,视如己出,如果不是信儿发现,恐怕将来我就是第二个丁建阳,第二个董仲颖……”

    说到后来,李克用突然意识到董卓是一个大权臣,而面前的是部族的大汗,如果自己是董卓,对方岂不就是汉少帝和汉献帝了?所以这才住口不说。

    这时却见李存信说道:“大汗,父亲,二位先不要着忙,此事或许还另有内情,说不准十三弟是冤枉的,且让存信到刘和营内寻那女将试探一番,即便二人果真有私情,那也没什么,如果能够顺势将那女子劝降,也算为我突厥添了一员勇将,又能安存孝之心,如果是存孝果真被那女子所诱,已经不可救药,我们再为他定罪也不迟。”

    颉利可汗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也是老成持重的想法,那就依你之言,哈哈,克用,不得不说,你这四公子可是一个识大体顾大局之人,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