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好机会!
    ,!

    李存信听得出来,这是颉利可汗在夸他,同时也可以理解为在捧杀他,因为自己毕竟不是李克用的亲生儿子,颉利可汗越夸他能耐,李克用就越忌惮自己,自己现在并没有什么根基,如果受到李克用的忌惮,和其他兄弟们的忌恨,最终可能会像李存孝那样,甚至会比李存孝的下场更惨。

    所以李存信连忙笑道:“大汗这话末将可不敢当,末将自幼为义父所收养,这份恩情简直就是天高地厚,所以在末将的心中,只要能够为义父做点事情,就心满意足了,哪里会有什么前途?不过要说前途的话也不是没有,那就是,只要向义父尽孝,向大汗尽忠,将来一定会有好前途的。”

    一旁的李克用听了这话很是受用,笑着对颉利可汗说道:“我所收养的这些义子们,大部分还都是忠心于我的,尤其是这四子存信,心地善良又能够识大体,确实是最令我满意的,只可惜存孝这畜生……”

    想到自己对李存孝寄予厚望,他竟然做出这等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李克用深深的叹息一声,一脸的悲愤。

    李存信连忙安慰道:“父亲先不要着急,或许是我们冤枉十三弟呢,且让孩儿前去查探一番再说。”

    李克用闻言,心中稍稍宽慰,对李存信说道:“但愿如信儿所言,这样吧,你此去汉营之中,危险重重,一个人去为父有些不放心,不如让你六弟嗣本随你一起前往吧?他也和你一样文武双全,有什么问题你们还可以一起商议一下。”

    “诺!”李存信连忙答应下来,告辞离去。

    然而在心中,李存信却有些不高兴,因为他义父李克用这么做,很明显是对他不十分信任,所以要找个人监督他。

    其实本来李存信是想着通过纯粹造假来制造证据,从而害死李存孝,现在看起来起这个办法已经无法实施了,有这个李嗣本进行监督,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到苍松城走一趟了。

    好在现在的突厥部族之中也有不少人与汉人打过交道,还有一些人在大汉的商人麾下做过事,不仅懂得说汉话,备有汉服,同时还有汉人的路引,这些都是方便他混入苍松城的必备之物。

    李存信与李嗣本穿上一套汉服,找了两个路引,扮作商人,一路来到了苍松城下,然后在天黑之前混进了城,经过一番打听,见到了刁月娥。

    其实这时候刁月娥还在营帐内照顾着马超,而且不仅刁月娥在这里,刘和也在这里,他是来探望马超的,顺便来看一看刁月娥照顾马超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况?

    结果刘和心中暗暗高兴,看起来刁月娥的确对马超动心了,心中在暗暗想着,等马超身体好了,就为他们赐婚。

    经过华佗的治疗,这时候马超已经醒过来了,他见刘和亲自到来,心中又是感动,又是羞愧,都怪自己一时轻敌,这才落了个如此下场,不过能够得到刁月娥的照顾,心中还是颇为甜蜜的。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有刁月娥的亲兵禀报,说是有李存孝的两名亲兵前来下书。

    刁月娥闻言当时就是脸色一变,就要回绝此事,却见刘和问她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刁月娥早已对马超芳心暗许,也不想让情郎对她产生什么误会,于是就把当初李存孝对自己颇有情意,自己为了救马超只好虚以逶迤的情况向刘和,当然同时也是向马超解释了一遍,之后又说道:“这李存孝不知死活,当真以为我会对他有意思?简直就是可笑,我这就把他的人给轰走,明确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刁月娥说完之后,站起来就要向外走,却被刘和叫住,随后听得刘和说道:“这李存孝刚刚战败,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会在这时候来见月娥你,所以朕相信,来的人一定不是李存孝的亲兵,或者是他的对手,因为看到李存孝对月娥有意,故意来此试探,相信李存孝刚刚战败,威信大大下降,如果再被坐实与月娥有私情,小命难保!这可是我们除掉李存孝的一个好机会,不知月娥可愿帮个小忙?”

    “你是说让我假意表示对那李存孝那厮有情?这怎么可能?如果不是他,孟起将军又怎会受伤?更何况我可一点都不喜欢他,我的心中早已有人了……”刁月娥偷偷地看了一眼马超,然后说道:“就算是立再大的功,受再大的赏,月娥也不能以自己的清白和幸福为代价,去做那样的事情!”

    却见刘和叹道:“你这个丫头怎的如此糊涂?朕不管如何也是一国之君,怎能会让你做什么吃亏的事请呢?你只需热情地接待一下那个使者,然后表示现在由于朕在这里,看得甚严,即便是有心,也不敢产生那样的念头,请李存孝不要见怪,以后未必没有机会等隐晦的词语来回复对方就行,只这几句话就有可能会让那李存孝丢掉性命,从而为孟起报仇,难道月娥你连这点是都不愿意帮朕的忙吗?”

    刁月娥还没有说话,就见马超开口说道:“月娥将军,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陛下也不会这样难为你,再说了,此时也不算是难为,只需你照着陛下的话说上这几句,这也算是为我报了仇了,我不仅不会怪你,反而会感激你。”

    “哼!少臭美,哪个说就是你了?”刁月娥羞红了脸,狠狠瞪了马超一眼,就跑了出去。

    刁月娥跑出去不仅仅是因为羞愧,更是因为她见马超不会在乎这点小事,心中顿时像是吃了定心丸,决定去见见“李存孝”的使者,狠狠地吭这李存孝一把。

    谁让他竟敢伤害自己的情郎?

    这时候李存信心中十分惴惴,他生怕刁月娥不按照他的想法来,但是现在李嗣本就在这里,也只有硬着头皮做下去。

    “实在不行的话,我找个机会宰掉李嗣本,然后再造假,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能这么做,毕竟这厮的一身武力不在我之下,如果杀他不成,恐怕一切都将败露,那时候要死的就不是李存孝,而是我李存信了。”

    所以李存信鼓足勇气,对刁月娥说道:“我们两个是李存孝将军的亲兵,奉我家将军之命给刁将军送书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