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月娥认错
    ,!

    刁月娥不动声色的接过信件,只见信件上写着李存孝对刁月娥的仰慕之意,并且明确说道,只要刁月娥与他一会,并且答应嫁给他,他愿意为了刁月娥而做任何事情。

    “我的武艺刁将军也见过了,只要你肯答应,将来凭我的武艺,即便是在整个突厥称王称霸也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即便是整个天下,除了汉帝之外又有谁能够在武艺上胜过我?我知道汉帝一向礼贤下士,尊重人才,只要他的麾下有了我的帮助,相信绝对可以轻松击败联军,为他巩固大汉天下,到了那时,我是汉帝麾下最大的功臣,封侯拜将,你作为我的夫人,一定可以世代尊享荣耀。”

    李存信见刁月娥看着书信一言不发,心中暗暗得意,因为他相信信中的内容一定会让刁月娥心动的,就算刁月娥不喜欢李存孝,她也完全可以利用李存孝大破突厥,让自己立下大功,如果喜欢,那就更没的说了,她为大汉引进一员绝世猛将,仅仅这一点,功劳就不会小,更何况还能借助李存孝的身份攻破突厥和羌人的联军,立下不世功勋,这样的机会,刁月娥如何能够不抓住呢?

    “嘿嘿,小美人,这封信可是不容易啊,你要知道,我的身边可是有我这位六弟监督着呢,绝不可能允许我送上这么一封书信给你的,这封书信可是我提前准备好的,我一共写了两封书信,其中一封自然就是你手上的,另一封是非常中规中矩的求爱信,六弟看到的就是那一封,绝不会发现我的破绽,所以只要你点头,李存孝那厮就是一个死罪,而你,自然是我的,只要你肯答应与我那十三弟一会,绝对跑不了我的手掌心。”

    整个营帐寂静的连掉一根针都能听到,李存信低着头不说话,但是心中却是信心满满,他相信刁月娥一定会答应下来的。

    随后只见刁月娥屏退了左右,压低声音对李存信和李嗣本说道:“承蒙你们将军的眷顾,妾身感到十分荣幸,存孝将军如此英雄,即便是我家陛下都赞不绝口呢,而且陛下还许诺过,谁能招降存孝将军,即刻被封县侯,赐予紫金光禄大夫的散官封号,而且还赏金万两,这样的好处谁不心动?然而陛下如今制定了无比森严的军规,在不经过他的同意下,不准任何人与贵军有任何私下的接触,否则就以通敌罪论处,所以,请恕月娥无法出城与他一会。”

    “原来如此,那可实在是太遗憾了,不过我家将军对无比思念,简直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恨不能把一颗心剖出来送给将军,如果听说将军无法见他,恐怕一定会伤心至极,不知将军能不能送给我家将军一件信物,让我家将军聊以慰藉?”

    李存信听说刁月娥不愿会见李存孝,心中很是遗憾,这样一来,自己就无法得到这个美丽的女人了,不过为今之计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陷害李存孝,所以他紧接着便提出向刁月娥所要信物。

    然而刁月娥却不想给他,皱眉说道:“你家将军这是诱使我将罪证交给他,然后他就可以以此来挟制我了是不是?如此说来,你家将军对妾身根本就没有什么诚意,既如此,今夜尔等又何必来?还是速速离去吧,免得本姑娘动刀杀人!”

    “不不,刁将军误会了,我家将军对将军的确一片赤诚,所谓信物云云,都是小人胡说的,不要也罢......”

    李存信没想到对方竟然怀疑起李存孝的诚意来了,顿时紧张不已,急急地替李存孝辩解道:“如果不是心念将军,今日战场之上,我家将军又何必故意败给大汉天子?他手中那杆禹王槊,不就是一番诚意吗?”

    “所以你家将军就想要借索要信物来诱惑我,然后挟制我投降你们突厥是吗?”刁月娥像是煞有其事一般,郑重说道:“我可明确告诉你们,我出身于大汉,绝不会投降异族,你家将军如要如愿,除非是归顺我大汉,否则我宁死不从。”

    “将军误会了,我家将军哪敢胁迫你归顺突厥?他想的也正是归汉......”李存信心中将刁月娥暗骂,但表面上却也只能陪着笑脸。

    “可是他却没有诚意。”刁月娥冷冷说道。

    “将军这可是冤枉我家将军了,我家将军的确有诚意的。”李存信苦笑一声,再度解释。

    “哦?如果存孝将军真的有意,就请他在今夜刺杀了李克用,只要在三天内将李克用的首级送来,我就相信他的诚意,然后向陛下保荐他。”

    “这,刁将军,不管如何,李克用可是我们族长,又是我家将军的义父......”

    “我不管,我就是要他杀他义父,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诚意。”刁月娥说完之后,看了一眼李存信和李嗣本,随后不再说话。

    “待我回去说与将军,此时只能由他选择。”李存信心中暗暗高兴,但表面上却是一脸的无奈。

    “你去告诉你家将军,李克用只是一个义父,又不是亲生,杀了不会违背孝名,就像我大汉的吕布将军,连杀丁原、董卓两个义父,现在还不是德高望重,受人尊重?”

    刁月娥说完之后,就推说自己累了,要李存信他们离开。

    随后刁月娥来到帐内,只见刘和竖起大拇指夸赞道:“月娥你最后这一席话实在是太值得夸赞了,相信这样一来那李存孝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诛杀李存孝,你可是立下了首功!”

    刁月娥却说道:“虽然微臣如此说了,可是李存孝一定不会杀李克用的,陛下怎么说李存孝会死?”

    刘和嘿嘿笑道:“你可知道刚才那两个人是谁?他们可是李存孝的两个义兄,其中那个使者就是李存孝的四哥李存信,此人与李存孝一直不和,想着办法陷害李存孝,今日你提出来这个难题,李存信一定会帮你办好的,虽然李存孝不可能杀了李克用,可是却必然会被李存信以此来陷害,所以我才敢保证李存孝会必死。”

    “可是末将岂不是杀死李存孝的帮凶了?那人纵然再怎么坏,当初毕竟看在末将的面子上,放过了孟起将军......”刁月娥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丝的不忍,轻轻说道:“月娥其实并没有那么坏,月娥只是想给那个李存孝出一个难题,谁让他把孟起将军给打伤了......”

    然而却见刘和正色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李存孝越勇猛无敌,越是我大汉的祸患,给我大汉带来的伤害就越深,更何况你道他当初放过孟起是一片好意?只不过是贪恋你的容貌而已,月娥,你且想一想,如果朕没有到来,那李存孝率军攻进了苍松城,会不会因为可怜而放你离开?相信他一定会将你抢走,强迫你做他的女人。即便是放你离开,孟起和城内的军民恐怕都会遭到毒手,对于敌人,万万不可有妇人之仁!”

    “诺!月娥明白了。”刁月娥闻言悚然一惊,连忙向刘和认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