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就反给你看
    李存信一边说,一边拼命的向李存孝挤眼,意思是不要把他给出卖了。

    然而这时候李存孝却哪里会顾他?于是大声说道:“四哥,我知道此事对不住你,可是事关小弟的性命,只好对不起了。”

    随后李存孝将李存信说安排刺客刺杀李克用,又让他带剑来见李克用等话向李克用说了一遍。

    李存信听了这话,顿时嘿嘿冷笑道:“十三弟,真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睁着两眼说胡话,血口喷人,不过我相信父亲和大汗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果见李克用气得浑身颤抖,指着李存孝说道:“你这畜生,自己要杀我,却偏偏又诬赖存信,简直就是岂有此理,本来我还不相信你会杀我,却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好,好!非是我无情,而是你无义在先,如今铁证如山,即便是我也都无法包庇你了,众儿郎,听我命令,擒拿反贼李存孝,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诺!”随着李克用命令下达,只见其余的十二人尽皆答应下来,各执刀剑武器,将李存孝围在核心。

    “老十三,对不住了。”一旁与李存孝关系比较密切的史敬思肃然说道:“涉及到刺杀义父这样的罪名,十一哥也无法护你。”

    这时候老大李嗣源说道:“老十三,念在兄弟一场,你不如乖乖束手就擒,我们一起向父亲求情,或许还能饶你一命,如果你胆敢反抗的话,兄弟父子之情从此就真的没有了。”

    老四李存信更是悠悠的开口说道:“是啊,老十三,徒作无益的反抗,根本就没什么用,最后还是免不了一死,如果乖乖束手就擒的话,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当初我对你说什么来着,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可是你不听劝,竟然为了一个汉人女子而刺杀父亲,如此大逆不道之举也只有你能做得出来,谁让你是一个连亲生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什么?四哥,你,你怎能这样说?当初不是你让我持剑……”

    “住口!李存孝,都到现在了,你还往我头上泼脏水?我李存信是何等男儿?怎能与你这个野种有什么交集?”李存信冷笑不已,左一个野种,右一个野种的大骂,这让李存孝彻底着恼,大声吼道:“李存信,我总算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你故意想要陷害我,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哈哈,你们不是诬陷我造反吗?今日我便反给你们看!你们不是要擒拿我吗?好,有胆的就来吧,我李存孝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说完之后,李存孝拔出背上的佩剑,直接向着李存信杀了过去。

    “快,快拦住他!”李存信的目的就是要将李存孝给逼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坐实李存孝的罪名,从而让李存孝彻底没有了活路,如果李存孝乖乖束手就擒的话,说不准李嗣源等人当真会向李克用求情,暂时饶了李存孝,进行仔细审理,到了那时危险的可就是他了。

    然而现在李存孝真的反了,而且一上来就要杀他,这让李存信连忙躲闪,自己虽然也有几分力气,可怎是李存孝这家伙的对手?所以只好一边躲闪,一边求援。

    这时候李嗣源立刻赶上前来,大声怒喝道:“这畜生竟然当真反了,亏我还认为他是好人,既如此,诸位兄弟也不必顾忌兄弟之情,并力上前,将这畜生格杀!”

    说完之后,李嗣源挥舞着手中的方天宝戟,直接向着李存孝刺了过去。

    李存孝的武艺虽强,可是手中却没有了趁手的武器禹王槊,只有一把剑,无法与对方硬碰硬,再加上他心中其实还没有完全放弃希望,所以对于李嗣源的攻势只好躲闪。

    然而他这一躲闪,却让李嗣源误以为他心生惧意,一杆方天宝戟更是舞得虎虎生风,向着李存孝不留情面的刺去。

    除了李嗣源之外,康君立、李存璋和李存进三人也都大呼上前,他们三人本是汉人,后来因为受到沙陀部族侵略,父母被掳为奴仆,后来为了生计,混迹在沙陀部族之中,外表看起来与沙陀人没什么异样,而培养他们实力的南华老仙因为时间紧任务重,根本没有细看,也不知道在李克用的十三太保中其实有大半是汉人,竟然一股脑的将符合条件的人全都培养起来。

    这三人因为出身汉人,所以为人一直很低调,更是对李克用忠心不二,绝对服从命令,现在李克用下令杀掉李存孝,他们虽然明知危险,却也努力向前,奋力表现自己。

    不过李存孝与他们的关系只是一般,现在见他们这三个武艺只是寻常的哥哥竟然也要杀他,顿时怒气在胸,迅速躲过李嗣源的方天宝戟,乘隙挺进,一剑刺进了李存进的小腹,随后抽出剑来,一脚将李存进给踹倒在地。

    李存进顿时变成了一个血人,又加上李存孝那重逾千钧的一脚将他胸骨都踹折了好几根,大叫一声,竟然气绝身亡。

    “五哥!”李存璋与康君立二人与李存进一向交好,现在见李存进竟然死了,顿时大怒,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不要命的冲上前去,大声骂道:“李存孝你这畜生,之前说什么冤枉,现在又如何?你亲手杀死了五哥,我等与你不共戴天!”

    却见李存孝冷笑道:“这都是你们逼我的,速速让开,否则的话不要怪我下手不留情!”

    然而这时候李存璋与康君立已经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大声吼道:“哪个要你留情?你若有种的话,一并杀了就是。”

    一边大吼,他们还一边用手中宝剑分刺李存孝的左右肋,李存璋更是在狂怒之下刺进了李存孝的左肋,只见鲜血溅了他一脸,他却丝毫没有在乎,只是要杀了李存孝。

    “好!既然你们无情,休怪我无义!”李存孝忍者伤口,大声吼了一声,手中长剑再次挺进,一剑刺进了李存璋的咽喉,将李存璋当场刺死。

    随后在众人感到震惊的同时,又是一剑上前,将康君立也给刺死。

    “诸位兄弟,都到这时候了,千万不要再迟疑了,李存孝是我们的生死敌人,不再是兄弟了,大家务必上前杀了这厮,否则的话如何对得起死去的三位兄弟?存审、存贤、敬思,你们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否则的话咱们兄弟都被这家伙给杀光了。”

    李嗣源,手中方天宝戟不离李存孝的要害,同时还大声呼喝着众兄弟,尤其是众兄弟中武艺最高的史敬思、符存审和李存贤三人,要他们一起上前,杀了李存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