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存孝之恨
    在李克用的“十三太保”之中,武艺最高的自然是李存孝,在这之后就数得上史敬思了,此人因为素喜穿白袍,历史上人称白袍史敬思,是整个五代时期都赫赫有名的勇将,只不过可惜的是,此人后来为了保护被朱温围困的李克用离去而壮烈牺牲。

    而在史敬思之后则是李嗣源,此人的武艺之强,主要也是在史敬思死去的那一战上,在那一战之中,李嗣源竟紧紧保护李克用杀出核心,竟然毫发无伤!

    当然,这并不是说李嗣源的武力还在史敬思之上,只不过从中可以看出来其保命能力还是相当强大的。

    之后才是符存审和李存贤之流,不过相对来说,符存审虽然勇武,最有名的在于其统率能力,是历史上一个百战百胜的将领,李存贤之勇主要在于曾经靠与后唐庄宗李存勋角力获胜而获得一个郡,其真实战力比符存审还差一些,但已经是符存审之下最强大的武将了。

    李嗣源作为老大,自然熟知这些兄弟们的武艺,现在见李存孝杀了三个三人,眼睛都急红了,这时候见最勇猛的这三人竟然在袖手旁观,自然要出言招呼。

    史敬思等三人见到这一幕,知道再也无法袖手旁观了,于是也纷纷出手了,他们各施绝技,将李存孝围在核心,斧劈刀砍,枪刺锤砸,顿时让李存孝变得危险起来。

    如果是手中有禹王槊,胯下有汗血马,以李存孝的武艺虽说未必能够大获全胜,可是全身而退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他现在没有马,手中也只是一把寻常的宝剑,再加上一整天都没有吃饭,连口水都没有喝,根本无法与早已经顶盔贯甲,手持趁手武器的众兄弟们相对抗。

    更何况之前在乱战的时候,他的左肋还被李存璋刺了一剑,虽然伤口并不算深,可是却流了许多鲜血,让他更显疲惫。

    不过即便这样,他也没有畏惧,恨恨的看着所在众兄弟身后的李存信,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此僚!

    于是李存孝大喝一声,用左手手臂硬生生格挡开了李嗣源的方天宝戟戟杆,顺势一用力,竟然将这宝戟抢在手中,同时以极快的速度将这宝戟反手向后刺出,与史敬思手中的涯角亮银枪狠狠撞击,逼退了史敬思,同时又跨步上前,直接用右手手臂抓住李存贤,将其抛出丈余远,然后继续向前,直接来到了李存信的面前,恨声说道:“老四,亏我对你感恩戴德,你竟然如此害我,今日即便是死,也要拉着你垫背!”

    一边说,李存孝以便挥舞着手中剑向李存信刺去。

    却见李存信苦笑一声,轻轻说道:“十三弟,你就如此不相信哥哥我吗?给你说句实话,你爱信不信,哥哥我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有这般变化,刚才出言激你,就是要你逃走,可是你竟然听不懂我话中之意,还杀了人,罢了,一切都不用说了,是哥哥我害了你,你就擒住哥哥我,以我做要挟,逃出去吧,只要见了盟主他老人家,向他述说委屈,你一定可以得到赦免的。就算回不来,在盟主身边效力也是一样的。”

    李存孝本想一剑刺下去,结果李存信的性命,见他这样说,顿时一愣,充满歉意的轻轻说道:“真没想到我竟错怪了好人,四哥,是我错了,请四哥放心,我这就杀出去,前往西北投靠盟主去,即便是不用你做要挟,小弟也能逃出去。”

    李存孝放过李存信,竟然又返身再杀回去,这时候史敬思再度杀过来,李嗣源也从李克用的亲兵手中抢过一杆长枪,向着李存孝当胸刺去,其他人由于担心李存信的安危,也都各施武器,奋力招呼。

    李存孝却怡然不惧,手中持着方天宝戟一个横扫,挡住了所有攻击,还一剑将李嗣本砍死,眼看就能逃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背后传来一阵疼痛,随即就看到一杆长枪的枪头透胸而出,李存孝缓缓转过头去,却看到李存信一脸的狞笑,顿时面色一变,指着李存信说道:“你,你......”

    却见李存信后退几步,冷笑着说道:“李存孝,你这蠢材不会当真以为我方才的话是真的吧?实话对你说了吧,今夜去见你,我是奉了父亲的命令,就是想要试探试探,你到底是不是对父亲忠诚,却没想到你为了那个大汉的女人,竟然当真要刺杀父亲,像你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我李存信怎能与你为伍?”

    “啊啊啊啊......李存信,你这狗贼!我被你骗了,我要杀了你!”李存孝没想到李存信之前的话竟然还是假的,那么情深义重的话,其实只是骗自己不杀他,等自己转过身来,他就在自己的背后下黑手,现在的他几乎疯了,扭转身体,再次挥舞着方天宝戟,向着李存信的方向狂冲过去。

    “兄弟们,这厮已受重创,如不并力向前,让他逃走,后患无穷。”看到李存孝势如疯虎一般的冲上来,李存信心中无比惧怕,但是现在他已经退到了大帐的最里层,也即是说他已经退无可退,如果李存孝不死,那么死的就是他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存信自然无比惧怕,但是自身武力差距太大,只好呼喊其他人上前,先杀了李存孝。

    这时候其他人自然也都知道,现在李存孝已经发狂,如果不杀了他,恐怕在场的人还会死伤不少,现在沙陀部寸功未立,就已经死了那么多人,实在是死不起了,所以,为今之计只有杀了李存孝,才能进快结束这样的灾难。

    于是众人一齐上前,史敬思挺着涯角亮银枪,李嗣源挺着长枪,李存贤持着大刀,李嗣本持着长刹,就连李存勖都持着铁戟一起刺向李存孝。

    只听得噗嗤噗嗤声响不断,李存孝的后背被刺开了一个大血洞,一条手臂也都被李存贤的大刀砍了下来。

    然而李存孝依然没有放弃,单手赤戟,来到李存信面前,大声喝道:“狗贼李存信,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说完之后,李存孝将方天宝戟缓缓刺向李存信。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急剧的破空声传来,李存孝根本来不及躲闪,一根羽箭竟然射到了方天宝戟之上,巨大的力量让李存孝根本抓不住方天宝戟,只听得当啷一声,宝戟坠地。

    随后李存信嘿嘿冷笑一声,拔出佩剑走上前去,一剑削去了李存孝的脑袋。

    “我好恨!刚才没有杀了你!”李存孝临死之际,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存信,想要说出的话都没有说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