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刘和定计
    ,!

    第二天一早,李克用奉命前往颉利可汗的营寨之内议事,议事的主题就是李存信所献的计策。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对于这条计策,参与的人员形成了两派不同的意见,一派是以阿史那社尔、哥舒翰和阿绰为代表的将领,他们表示刘和为人狡诈,定然能够识破这条计策,不如等到噶尔钦陵到来,大家再一起定计。

    对于这几个人的意见李元昊虽然没有明确表示意见,可是却能够看出来基本是赞同的。

    然而羌族党项部的其他将领们则对此表示明确反对,认为李存信的这条计策非常可行,刘和虽然多智,却也并不代表他能够看穿所有计谋,这条计谋无论是在谋略水平上,还是在对敌军将领的把握上,都非常到位,完全没有必要为了等一个噶尔钦陵而浪费时间。

    而除了党项部的众多将领如籍辣思义、野利遇乞、野利旺荣等人之外,突厥和铁勒以及其他部落的将领们几乎全无例外的支持李存信的这条计谋,认为这条计谋是将计就计之策,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乎意料,刘和恐怕绝难想象会有这么一出。

    颉利可汗自然也支持这一条计策。因为如果他反对的话,就没有必要向大家提出来,更不用说去议论其可行性了。

    更何况这条计策是他的族人提出来的,如果能够战胜了刘和,自己所获的功劳是最大的,如果等那噶尔钦陵来到,用噶尔钦陵的计谋打败刘和的话,立下首功的就成了羌人,这可不是他所能够接受的。

    最后经过一番争论,颉利可汗决定采用李存信的计谋,并且命令李存信扮作李存孝的使者,将“李克用”的首级献到汉军帐内,并且诱使汉军出兵。

    李克用在听到消息之后心中很是喜悦,因为这一次自己的部族总算能够立下大功了。

    再回到部族之后,李克用得意地宣布了颉利可汗的决定,与此同时为了造成迷惑汉人的假象,命令军士制作白旗白甲,自己扮作死人,让他的亲生儿子李存勖临时充任族长的位子。

    除此之外,李克用还借此机会,宣布对汉人出身的义子符存审、李嗣昭的职务也进行了调整,由中军调到了前军。

    对于李克用的做法,符存审二人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心中却仍有一丝的不舒服。

    而在这些人中最高兴的当属李存信了,他虽然出身于铁勒部的回纥,可由于铁勒与突厥臣属关系密切,宛如一家人,所以并不受到李克用的猜疑,反而受到重用,被任命为中军校尉,单从职权上来说,比李嗣源还要大一些。

    在接受了命令之后,李存信在军中找到了一名和李克用长得有些相像的军士,将其杀死,函封其首级,依旧扮作商人,混入苍松城去见刁月娥。

    李存信自以为得计,其实在他入城的第一时间就被守城军士注意到了,不过由于有刘和的旨意,他们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暗中将李存信混入城内的消息逐级上报。

    刘和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派亲兵前往刁月娥的营帐,向她传递旨意。

    “月娥,你之前做的不错,仅仅一句话就引发沙陀部内乱,据我的探子回报,昨夜在沙陀军中,李存孝被逼反,杀死了李克用麾下十三太保中的四人,再加上他自己,十三太保试了五个,如今李存信到来,肯定以为朕不知道他们内乱的事,想要鱼目混珠,以加李克用的首级骗取你我的信任,然后诱惑我们出兵,对我们进行伏击,所以,你只需假装答应便是,朕也正想着利用这个机会先攻破突厥呢。”

    “可是陛下如何就知道李存信的意图?”刁月娥虽然并没有对刘和的猜测明确表示怀疑,却很是奇怪,刘和为何连对方的定计都能猜测的清清楚楚?

    刘和听了亲兵的回报不禁淡淡一笑,他当然不会说他在昨天晚上已经悄悄派遣刁月娥的师傅,也就是系统“金刀圣母”潜入突厥营寨,将沙陀部族中发生的一切都录下了影像,甚至连昨天晚上李存信如何出主意,颉利可汗如何劝说李克用防范汉人武将的话都录了下来。

    而直到系统回来,刘和才知道在沙陀营中竟然还有汉人出身的将领,顿时为康君立等被杀的汉人将领感到惋惜,因为刘和知道这些人的属性还是很高的,勉强能够达到一流的水平,与此同时,刘和对史敬思等尚存的汉人将领产生了幻想,觉得以后未必没有机会将他们成功收服。

    这时候刘和的脑子里还闪现着那两名汉将的属性。

    “符存审,统帅型人才,武力105,智力93,内政73,魅力99,技能为巧变,技能效果,免疫敌将任何削弱我军战力、士气和防御的技能,人数上限,五万人;特性为破军,特性效果,敌军将士在作战或守城之时,对我军的防御能力额外减少一成,此特性可与其他减弱敌军防御的技能叠加。”

    “李嗣昭,统帅型人才,武力99,智力95,内政78,魅力105,技能为骁果,技能效果,每当攻城之时,敌军守将武力值降低10点,敌军防御力和防御效果效果减弱三成,士气减弱三成,战力减弱三成;特性为鼓舞,特性效果,在我军士气低落时发动,令我军士气重新高涨,并且提升一成战力,人数限制三万人,时间限制六个时辰。”

    刁月娥自然得不到刘和的答复,不过她素来知道刘和之能,只好恭敬地答应下来,然后安心等待李存信的到来。

    片刻之后,有亲兵来报,说是李存信求见,刁月娥当即便命人将李存信带进来,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见过刁将军,小人乃是李存孝将军的亲兵,上一回刁将军见过小人一次,应该还有印象吧?”李存信偷偷瞄了一眼刁月娥,看着对方的花容月貌,暗吞口水。

    没想到刁月娥哼了一声道:“不记得了。”

    李存信顿时一脸的尴尬,不过他的脸皮也够厚,随即就像没事人一般,笑着说道:“贵人多忘事,像小人这等身份,将军不记得也很正常,不过刁将军该记得当初对我家将军说过的话吧?将军当时可是说过,只要我家将军杀了他的义父,就相信他的诚意,然后就愿意委身给我家将军。”

    “这话我倒是说过,难道李存孝当真杀了李克用?”刁月娥顿时浑身轻轻一震,对着李存信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