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到底是谁上当了
    李存信在得了刘和的准信之后,激动不已,立刻快马加鞭的返回了自己的营寨,并且匆忙向李克用和颉利可汗报告好消息。

    颉利可汗得到消息自然也十分高兴,立刻下令全军行动起来,做好各种准备,包括在外围部署军队,在营寨内堆积柴草等物,他听说刘和最擅长用火攻,所以也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火攻全歼刘和“接应”的大军。

    这时候部将哥舒翰提议,为了能够确保此战胜利,最好也通知在附近十里外下寨的羌人部落,双方摆成掎角之势,可以预防意外。

    然而颉利可汗却对此并不以为然,而且也压根就没想着让羌人白白分走功劳,所以对此断然拒绝,并且下达严令,不准任何人将此事透露给羌人,否则的话以叛族罪论处。

    对于颉利可汗的命令,哥舒翰纵然再不满,却也只能遵从,与此同时心中还隐隐担忧:“这大汉天子刘和这么轻易答应前来,莫非其中还有什么更深的用意?”

    然而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突骑施哥舒部落将领,麾下本部兵马仅仅千余人,可谓是人微言轻,即便是猜透了刘和的用意也都无能为力,更何况现在也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根本不知道刘和的真正用意。

    可是李存信心中却是十分得意,看着将士们有条不紊的部署着晚上的军事行动,幻想着今天晚上刘和战败被杀被擒的一幕,默默说道:“刘和啊刘和,本将向你拜了那么多次,今天晚上应该收回一些利息了,就用你的首级换回本将的功名利禄吧,哈哈,真的很是期待,当你们听说被骗上当之时,脸上的表情当是何等的精彩?还有刁月娥,小爷我是一个男人,竟然卑躬屈膝的对你多次行礼,这一次擒住了你,一定要把所有的屈辱全都返还给你,嘿嘿,哈哈……”

    李存信满怀着期待的神情,等待着晚上的到来,可是老天却像是跟他作对一般,时间过得特别特别慢,等得他无比焦躁坐卧不安之时,太阳才终于慢吞吞的下山,当天边的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的时候,他才终于安下心来,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自己之前付出那么多,终于到了采摘果实的时候了。

    在夜色的掩盖下,军中将士开始分批撤离军营,隐藏在军营之外,营寨内早已经堆满了柴草,只需一声号令,将士们便能冲上前去,先向营寨内放火,之后再乘乱杀人,当然,对于李存信来说,擒拿刘和是那些勇将们的事情,他只需运筹帷幄之功就行了,他最大的任务就是擒下刁月娥,他可是对这个女子垂涎太久太久了。

    李存信心头火热,默默地等待着三更时分的到来,可是越等越焦躁,时间再度显得慢了起来,他曾经多次向身边的大哥李嗣源询问时间,最后惹得李嗣源都有些不耐烦了才作罢,然而心潮澎湃,没有一刻平静。

    好不容易挨到了三更时分,所有人都静了下来,默默地等待着刘和大军的到来,这一次没有让他多等,很快就听得后方不远处传来了轻微的马蹄声,李存信心中狂跳,他知道刘和的大军果然来了,之所以没有发出巨大的声响,自然是因为对方是偷袭,必然是包裹马蹄,掩盖声音。

    李存信认为自己马上就可以立大功了,也能够把自己思念多日的美娇娘给弄到手了,可以想见心中是如何的喜悦?

    片刻之后,马蹄声来到营寨门口,然而却不再前进,反而转过身来,这让李存信的心中无比焦急,因为如果对方仅仅在这里,可无法完成合围,而且己方士兵只要一动,对方必然会打草惊蛇,迅速逃离。

    “快快进去啊,现在寨门大开,正是我们约定的信号啊,你们么还不进去……”李存信在信中不断地催促着,可是对方却始终不动声色。

    李存信虽然着急,可是却不敢发出丝毫声响,生怕他们的动作会让对方产生警觉,从而直接逃走。

    这个时候不止是李存信,其他大大小小的将领都是同样的心情,心中十分紧张,盼着刘和迅速闯进大营,却又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以免惊动对方,导致他们逃走。

    所有的人都在无比焦急的等待着,一直等时间过了近半个时辰,听见汉军之中突然传来鼓声,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进去了,终于进去了。”李存信激动地小声说道,这一回连李嗣源也都默默地点头,因为他也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过了没多长时间,只听得苍凉的号角声传来,突厥族的将士们顿时感到精神一振,然后大声呼喊着向营寨的方向冲了过去。

    霎时之间三万突厥将士从四面八方将营寨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时候李存信清楚地看到,在营寨东门不远处,汉军皇帝刘和满脸的阴沉。

    “是时候刺激刺激他了。”李存信来到阵前,大声笑道:“大汉天子在上,某这厢有礼了。”

    只见刘和皱眉说道:“康先生,这是何故?你不是说了要配合朕破灭突厥吗?为何竟又率军将我围困?”

    李存信闻言哈哈一笑,大声说道:“首先来说,某并不是康君立,某的真名叫李存信,是突厥沙陀部族长李克用的四子,其次,配合你破灭突厥只是一个借口,某真正的意图就是要将你引出来,然后将你的军队围歼,你也已经看到了,现在贵军已被全面包围,你就是肋生双翅,也难以逃脱,如若识相的话,乖乖束手就擒,并且下旨将皇位传给我突厥可汗,或许还能饶你一命,如若不然的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哦?不知突厥颉利可汗何在?你也是这个意思吗?堂堂突厥可汗,难道只让沙陀部的一个无名小辈主持大局吗?你这个突厥可汗,不是傀儡吧?哈哈。”

    “哈哈……”刘和的笑声立刻引来了他身后将士们的哄堂大笑,笑声里面带着不屑和羞辱。

    这时只听得阵后传来一道冷哼声,随后一人在众将士的保护下走到阵前,冷冷说道:“本汗就是颉利可汗,大汉天子,你这点可笑的离间计对我可没有用,存信是本汗最欣赏的谋臣,此次能够诱使你上当,可全亏了他。”

    “哦?嘿嘿,我说你这蠢货,竟然直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到底是谁上当了?你竟然还不知道?”

    随后之听得刘和的声音突然喝道:“将士们,现身吧。”

    刘和的声音竟是用扩音喇叭喊出来的,突厥四面八方的将士都能听到,而接下来,所有的将士都清清楚楚的看到,在他们的身后竟然围了一圈士兵,那些士兵全都穿着汉军的甲胄,打着汉军的旗帜,脸上带着肃杀之气,令人心惊。

    “怎,怎么会这样?”颉利可汗一脸的惊容,喃喃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