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李存孝的冤屈
    “怎么会这样?要问,还需问一问你最欣赏的那个谋臣,李存信。”刘和嘿嘿一笑,淡淡说道:“李存信,真没想到你竟然给朕来这么一手,今天白天在朕的账内明明说好了,只要你帮我灭了突厥,我将来定然封你为突厥可汗,而且你也答应了我,却没想到你的野心竟然这么大,想要朕的皇位,为了这一点竟然不惜施展两面三刀的手段,先是诱骗颉利可汗将朕给围困住,然后再迫使朕传位给颉利可汗,你作为他最信任的谋臣,自然可以做个高官,然后你再利用他的信任杀掉他,自己夺仁位,这一点朕说的没错吧?只可惜朕早就防备你会有这么一手,所以将大军分成两拨,现在的局势,到底谁是猎物,谁是猎手,还用朕再说吗?”

    李存信见刘和这样说,在火把之中看到颉利可汗的面色有些不好看,连忙说道:“你,你血口喷人,刘和,你这离间之计岂能骗得过我们的大汗?”

    “哦?是吗?我这真的是离间之计吗?直到现在朕还记得你今天白天说的话呢,你说突厥目前虽然看似强大,实际上不过是一团散沙,颉利可汗排斥异己,重用亲信,麾下安禄山、史思明等人凶狠暴戾,你沙陀部族长李克用为人刚愎自用,有勇无谋,这一切都注定与朕作对,最终会灭亡,你敢对天上的神仙立誓,你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这,我……”如果是真实历史上的人物,所谓的立誓只不过是随后的一句话而已,可是李存信的一身武艺和头脑中的智慧都是神仙南华老仙赐予的,他可是深深的知道神仙是存在的,如果自己立誓的话,或许真的会被神仙听到,那样的话他可真的是完蛋了,彻底回归到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牧民身份,那可是他打死都不愿意的事情。

    所以在关于立誓的问题上,李存信犹豫了片刻。

    而仅仅这片刻的犹豫就让颉利可汗和李克用同时起了疑心,他们没想到李存信竟然在背后这么说他们。

    “哼,本汗排斥异己,李克用有勇无谋,整个族群最有用的人是谁?这还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亏我对这厮如此信任,竟然这么说我……”

    不仅仅是颉利可汗,就连李克用都有类似的想法,心中对李存信的信任立刻降到了最低点。

    “这,大汗,父亲,你们听我解释,这都是当时为了蒙蔽刘和而随意编造的话……”李存信见二人生疑,连忙解释道。

    “随便编造?就能把人物性格说的那样准,我还真是服了你了。”刘和哈哈大笑,然后对着李克用说道:“足下就是沙陀族长李克用吧?你也不要怪你那义儿那你如此评价,其实他说得没错,你就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蠢货,要不然为何把自己麾下最得力的勇将李存孝给杀死呢?”

    “什么?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存孝死了?”李克用听了这话浑身一震,连忙问道。

    这时候只见刘和哈哈笑道:“这还用问吗?你的义子李存孝本来就是我与你的另外一个义子李存信共同设计杀死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能够在十合之内打败李存孝?自然是因为存信向我告知他的招式,过去存信也拿李存孝十合之内离奇战败之事对你分析疑点吧?你当时傻傻的认为这是李存孝故意败给我,也是他提前将招式告诉了我,可是这一点你却算错了,因为存信也是熟知存孝招式的,正是他提前将存孝的招式告诉了我……”

    “你,你胡说,我没有。”看着李克用阴冷的目光,李存信心中打突,连忙辩解道:“你与存孝作战之时,我只是在一旁掠阵,之前也没有见过你,怎么可能会有机会把他的招式告诉你?”

    “哦?那你说李存孝是如何把招式提前告诉我的?”刘和淡淡一笑,反问道。

    “这,这是那李存孝看上了你军中的刁月娥,他提前把自己的招式告诉了刁月娥,然后刁月娥又告诉了你!”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存信,真没想到你编起谎话来竟然脸都不红,明明是你一厢情愿的看上了月娥,并且主动将李存孝的招式告诉月娥,竟然诬陷旁人。”

    刘和说到这里不再理会李存信,而是对着李克用说道:“李克用,我猜你之所以下定决心杀掉李存孝,是因为李存孝竟然为了取悦月娥而对你痛下杀手,是也不是?”

    “哼,那又如何?”李克用现在根本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刘和的话,但是表面上却又是一副漠然的神色。

    然而刘和却嗤笑道:“如何?你蠢呗,告诉你,从头到尾,你们沙陀部都被存信玩弄于股掌之中,当时存信到我军中向月娥下书,只不过是做戏给你们看,李存孝写给月娥的书信根本就是假的,都是存信伪造的。”

    “这何须你说?我当时就知道是伪造的,我还知道伪造的内容,你这一点离间之计可不大高明。”李克用嘿嘿冷笑道。

    “哦?那你且说一说那一封信的内容?”刘和丝毫不急躁,淡淡笑着说道。

    “信的内容就是,尊敬的月娥姑娘,我李存孝一向对你仰慕……如今我联盟大军百万,不日就要消灭大汉,到了那时,如果你能委身下嫁,我李存孝一定欢喜不尽……”

    “嘿嘿,我说是假的吧?你却偏偏不信,那封信的真实内容就在这里,你仔细看好了。”

    刘和说完,取出一封信件,将其绑牢了,然后用弓箭向着李克用射了过来。

    刘和箭去如流星,然而李克用却是一把抓住,拆开信件一看,顿时面色大变,喃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信的内容完全不一样,竟然满篇大逆不道之言,这这……”

    这时候李存信的面色更是煞白,他没想到刘和竟然将他的亲笔信送到了李克用的手中,顿时大声说道:“父亲,不要相信刘和,他那是假的。”

    “不错,者定然是假的,即便是真的,存孝这畜生当初的确持着兵器进我账内,这分明就是要造反,他死的也不算冤。”李克用想起李存孝背着长剑进入自己营帐之事,顿时坚定信念,咬牙说道。

    “嘿嘿,到底假不假,你作为义父的,总不会认错你那四子的手迹吧?至于李存孝到账内杀你之事,自然更是假的,实话告诉你吧,这都是存信的手笔,他先是偷偷来到关押存孝的营寨中,骗李存孝到你帐内解释,之后又假意说安排了刺客刺杀你,让他杀死刺客,表示忠诚,取信于你,结果李存孝就带着宝剑进了你的大帐,你也不想想,他如果真的要刺杀你的话,怎能只带着一把剑就进去,甚至连甲胄都没穿,战马也没有牵来,他难道真有这样的把握,在不用长武器,不穿甲胄,不牵战马的情况下,杀了你之后会全身而退吗?”

    “当时存孝确实说是拿刺客,难道这刘和说的竟是真的?”李克用凝神思索,看向李存信,缓缓说道:“存信,你怎么说?”

    “你,你胡说?为何你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当时我身边明明没人……”李存信在慌乱之下竟然说出了实话,虽然事后惊觉住口,却已经无法自圆其说了。

    李存信当然不知道系统偷拍录像之事,刘和自然也不会告诉他,而是笑着说道:“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没有,我没有向你说这些事……”

    李存信还要说,却见一旁的李克用悲愤的大吼一声,泪如雨下,痛哭失声:“存孝吾儿,为父错了,为父冤枉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被李存信这畜生给害了,为夫这就为你报仇!”

    “父亲饶命,这都不是真的……”李存信还想狡辩,却没想李克用手中的大刀直接劈了过来,一刀将他斜着劈成了两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