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招降符存审和李嗣昭
    片刻之后,符存审和李嗣昭就被带到了帐内,然而这两个人看向刘和的目光却有些不善,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刘和,一言不发。

    一旁押解符存审的裴元绍见状,对他们喝道:“见了天子,为何不跪?”

    只见符存审斜了一眼刘和,然后冷然说道:“吾只见屠夫,不见天子。”

    “大胆!”裴元绍见符存审竟然如此说话,大声喝道,同时还举起了佩刀,像是要一刀斩落下去。

    却见刘和摇了摇手,然后笑道:“你说朕是屠夫?”

    “哼!难道不是吗?当年你在被征乌桓的时候,杀了多少人?南征蛮族的时候,又杀了多少人?纵然他们都是异族,然而也有妻子儿女,兄弟姐妹,你对他们动辄就杀掉数万人,难道还不算是屠夫吗?”符存审对裴元绍的威胁没有丝毫惧怕,淡淡说道:“纵然是异族,也有其生存下去的理由,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人,都需要生存的空间,你何必要赶尽杀绝呢?如果不是你这么的血腥残忍,也不会激起百万异族的共同讨伐,给我华夏神州带来如此大的灾难,如果你继续这样一意孤行下去,将会给我大汉带来更大的灾难,你不仅仅会像桀纣那样成为千夫所指的独夫,灭国亡家,也会造成生灵涂炭!所以我要阻止你,宁可随着异族联军一起进入中原,只要各族能够和睦相处下去,哪怕是异族称王也都无所谓。”

    “哈哈,符存审,你这想法未免有些天真,你当历史上这么多年来为何一直有圣贤在提华夷之辨?难道那些圣贤们全都是错的?难道他们就没有悲天悯人之心?不,他们并非没有悲天悯人之心,并非不懂得同情异族,只不过历史证明,异族很多时候往往比我们更加残暴,我朝初期,与匈奴实行和亲制度,虽然在表面上两族相安无事,然而匈奴每年仍然率军寇略,无有止休,直到卫霍二位将军率领我大汉勇士痛击匈奴之后,这才让局势稍稍安定。光武中兴之后,我朝怜悯匈奴等异族,将其安置到我大汉边疆地区,然而那些异族又是如何做的?屠杀我大汉子民,抢掠我大汉财物,站令我大汉疆土,这还不算,后来竟然乘着我大汉诸侯称霸格局之际率军驰入中原,想要干涉我大汉政局,我大汉对他们足够仁义,可是他们又是如何对待我大汉的?一幕幕地上演着农夫与蛇的故事......”

    “农夫和蛇?请恕符某没有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出自伊索寓言,符存审哪里会听过?自然是一头雾水,连忙摇头说道。

    刘和闻言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过反正那时候也没有版权问题,于是向符存审讲了那个流传于后世的农夫和蛇的故事,之后又说道:“符存审,你认为异族们的举动是不是就像是被农夫所救下的那条毒蛇?对于那些恩将仇报的举动,难道你就不感到愤慨?为何异族人是人,我汉人就不是人?为何他们得到我大汉的好处,还要在我大汉的土地上肆意杀人却丝毫得不到惩处?难道我汉人就是饲养他们的母牛,在平时吃草,给他们贡献牛奶,等到以后老了不能产奶了,再给他们贡献牛肉?他们杀人的时候义正辞严,我们杀人就犯了众怒,这是什么样的理论?简直就是强盗理论,荒谬至极!”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致于斩尽杀绝吧.......”听着刘和一连串的质问,符存审想起了异族杀戮欺压凌辱汉人的种种见闻,长长叹了一口气,他的底气明显不足,小声地说道。

    “朕也并非是斩尽杀绝,而是最大程度的消除反抗的因素,你也知道,如今我大汉与异族之间互相仇恨对立,彼此之间谁也不信任,这也并非全是我大汉的责任,我大汉养了他们那么多年,可是他们却一直杀戮我们的子民,抢劫我们的土地和财物,我因此才对他们展开这种屠杀,然而我却没有灭他们的族,我把他们的妇孺全都留下,让那些妇人嫁给我汉人,小孩送归汉人抚养,从小接受我汉家文化教育,目的也不过是将异族同化而已,至于迫使异族丁壮投降,最终他们仍然会像不久前的匈奴那样,一旦强大了就再度向我大汉举起屠刀,我可不做那救蛇而被蛇咬死的农夫!”

    “这样说来,其实你说的也不错,然而我汉人就不能和异族之间好好相处吗?就像是我们和沙陀人之间,纵然我是汉人,可是我义父对我们这几个汉人兄弟视如己出,一样的慈爱,从来没有什么偏见,为何汉人与异族之间就不能过着这样的生活?”

    符存审虽然知道刘和说得有道理,却也忍不住叹息道。

    却见刘和说道:“我并非不想各族好好相处,然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并非是只有我们才这样认为,那些异族人也同样认为,朕这里问你们一句,你们说李克用对你们视如己出,没有什么偏见,可是当真就对你们没有任何防备吗?如果是的话,那他为何让沙陀人出身的李嗣源和史敬思做他的亲兵将领,而你们虽然也份属中军,却只是一般的作战人才?甚至到了后来,你们竟然被从中军调了出去。”

    “这......”听到刘和的话,符存审和李嗣昭不由得想起来当初李克用不动声色的将他们从中军调出来的事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那只是正常的调整,可是符存审和李嗣昭等人当时就明显感到了李克用眼中的一丝戒备之意,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他们感到不舒服,同时也是因为这一点,在昨夜的战斗中他们明知武艺远不如刘和,却也要拼死上前,想用这一点证明他们的忠心。

    看着对方的反应,刘和的心中很是满意,因为他知道符存审和李嗣昭的思想有些动摇了,对李克用的忠诚度下降到了100,不再是之前的200了,于是继续施展他的攻心手段,纵然不能让他们的忠诚度继续下降,却也要巩固刚才的谈话,不致于让忠诚度再度反弹。

    于是刘和淡淡说道:“再者说了,李克用之所以待你们亲厚,那是因为你们有用,如果是一般的汉人百姓,他又是如何对待的?”

    “.......”符存审和李嗣昭尽皆沉默,他们想起了李克用率军屠杀汉人的一幕幕,想起了李克用当初曾经豪情壮志的说等攻下了此城之后,允许将士们随意抢夺城内子女玉帛的一脸得意,知道如果苍松城真的被攻破了,这城内必然会上演一幕惨剧。

    “到了那时,我们这些汉人将领就是他们的帮凶,我们帮助异族人屠杀自己的族人.......”想到这里,符存审和李嗣昭尽皆对自己昔日忠诚于沙陀的举动感到一阵阵惭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