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王彦章!
    虽然没有立刻投降,但是符存审和李嗣昭对李克用的忠诚度已经下降到了100,对刘和的好感度也上升到了89,只要假以时日,相信他们一定会选择投降的,。

    于是刘和下令,对符存审和李嗣昭予以优待,不仅仅是美酒美食,就连黄金玉帛也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他还把他们当做客人,偶尔在闲暇时间与他们谈论兵法,看着他们渐渐入彀,刘和的心中自然是无比的高兴。

    而在这时候,刘和突然得到一则消息,说是在昨天晚上,一名汉人小将只带了二十多名随从来到突厥与羌人的联营面前骂阵,骂了半天时间,突厥人和羌人党项部联军竟然没有丝毫反应。

    “我军中并没有少人,难道竟然是一名没有发现的人才?此人既是我汉人,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刘和默默想了片刻,于是决定命马超与刁月娥带着数十名将士偷偷赶到联营外藏起来,如果没有动手便罢,一旦动起手来,那汉人小将必定会有生命危险,到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搭救他一把。

    马超与刁月娥应命而去,挑选了五十名西凉骑兵和三十名精锐的陌刀手,连夜潜伏到羌人和突厥人联营外的密林中,准备伺机搭救那名小将。

    “嘿嘿,陛下他也真是的,虽然我们是大汉的将领,可是也不能随便什么人都值得我们搭救吧?那小将自己作死,偏偏害得我们在这密林中受罪。”

    对于刘和的决定,马超虽然不敢反对,却也是满腔怨言。

    然而刁月娥却并没有跟着抱怨,她其实很满足于与马超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光,二人麾下的将士知道他们的关系,全都躲避在一旁,所以现在他们两个基本上是独处。

    不过刁月娥当然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而是笑着说道:“孟起将军不必抱怨,陛下既然这么决定,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这更加体现了陛下的仁慈之心,为了一个不知名的汉人小将而派出我们去保护,像这样的大汉天子的确难找啊。”

    “嘿嘿,这一点倒是不错,其实说真的,自从咱们陛下起事以来,在他的治下确实没在出现过异族人残害我大汉百姓的现象,这一点无论是高祖皇帝,孝武皇帝,还是光武皇帝,没有任何一人在位的时候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才是我对陛下最为佩服的地方。”

    ......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不时的向密林外看去,看看今天能不能碰到那位传言中的小将。

    然而令他们感到讶异的是,刚到辰时,就见密林外来了一员小将,此人胯下一匹血红色战马,手上一杆铁枪。

    看到这一幕,马超嗤笑道:“又是手持铁枪之人,我就奇怪了,难道天下英雄全都像陛下那样英勇,使用浑铁铸成的铁枪?肯定是一个银样镴枪头,哄人的玩意儿。”

    这时候却见那小将突然向他这里看了一眼,虽然不能确定对方发现了他们,然而马超却是收敛了笑容,不再说话。

    之后那小将便不再关注密林,而是大声对着营寨喊道:“营内的人听着,吾乃汉人之中一介无名下将,特来向尔异族英雄好汉讨教,有谁能够在吾抢下走上一百回合,吾当即便认输投降,为你们征讨大汉,然而如果你们全都不是对手,乖乖的滚出这里,不要让小爷看了心烦。这都过了一天了,你们营内之人竟无一人应战,难道个个都是缩头乌龟不成?既然如此,你们还打什么仗?赶紧滚回家抱孩子去吧,哈哈......”

    这名小将的话说得十分难听,让突厥营内的许多将士都忍受不住,纷纷找到颉利可汗,要求出营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汉人。

    颉利可汗却是被打怕了,犹豫地说道:“这肯定是汉人的诡计,故意用无名小将挑衅咱们,其实在营外设下埋伏,一旦我们走出去,定然会中计的,我们还是安心等待噶尔钦陵的到来吧,他已经在路上了,估计最多再过十天就能赶来了。”

    然而沙陀部的李存贤却是很不服气,头几天他们沙陀部在汉军的打击下,现在基本上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在联军的地位每况愈下,现在他见对方来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下将,便觉得正好借着杀死这院小将为自己的部族立威,重振沙陀。

    在暗暗下定决心之后,李存贤没有经过颉利可汗的准许,擅自打开营门,率领麾下三百沙陀将士来到营门外,大声喝道:“兀那小将,你是何人?竟敢在我营外大呼小叫?爷爷们见你毛都没有长齐,不屑出手教训,却没想到你愈加的肆无忌惮,竟然堵在我军大营门口,简直就是在找死,现在爷爷我心情好,你若识趣的话,速速率兵离开,我可保证留你一条性命,如若有半字拒绝的话,定叫你化为齑粉!”

    却见那小将冷冷说道:“我的名字叫做王彦章,今日来此,就是要挑战你联营的众多英雄的,你要有本事的,便与我一战,不要说那么多的废话,如果自认为武艺不行,赶快滚回去换一个武力比较高的,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好好,好个王彦章,竟敢如此狂妄,今日便让你尝尝厉害,我乃突厥沙陀部族长李克用座下第十子李存贤,死后可不要记错了我的名字!”

    李存贤本来就准备要杀人立威的,所以在来的时候就穿戴好了甲胄,手中也持着大刀,现在见王彦章竟然如此蔑视于他,那里还忍得住?立刻纵马过来,照着王彦章迎头便是一刀砍过去。

    王彦章冷笑一声,连躲都不愿躲,单手持铁枪,就要封架李存贤的大刀,然而就在此时,却见他身后一人喊道:“兄长,杀鸡焉用牛刀?这什么李存贤就交给小弟吧,等有强者出现了,你再出手也不晚。”

    “既然如此,那就归你吧,记住,千万不要丢了为兄的脸面!”王彦章说话期间,李存贤的大刀就来到了他的面门,这让远处观战的马超都出了一身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