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王彦章出马
    既然是来报仇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王彦龙躲过霍占集的大锤,乘着双方战马错开的时机,将腰身一拧,手中镔铁大枪如同闪电一般刺进霍占集的胸膛,将霍占集挑落马下。

    “嘶.......”王彦龙连挑三将,顿时在突厥军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响,许多将领自恃勇猛,却也不敢上前,只好装作没有看到没有听到的样子,任凭王彦龙在营外大肆的叫嚣。

    这时候只见一人纵马而出,大声喝道:“吾乃史思明部将蔡希德,前番吾主被汉帝刘和所杀,我看你如此年轻,定然是刘和麾下心腹将领,今日便将你杀了,也算是为故主报仇了。”

    说完之后,蔡希德打马如飞,手持狼牙棒向着王彦龙的顶门砸过去,然而不出三合,又被王彦龙一枪刺死。

    “唉,就这样的蕃将,实在是太弱,这仗打得实在没意思,还有没有人上前?再没有人上前,小爷可要回去了......”

    王彦龙还没说完,就听得一人说道:“杀吾好友,实在可恶,叵那小儿,留下命来,我田承嗣来也。”

    王彦龙转过头来一看,只见那田承嗣与蔡希德长得大不相同,竟是汉人打扮,不由怒骂道:“你这贼子,身为汉人,竟然效力于番邦,实在是可恨!受死吧!”

    王彦龙年纪虽小,然而脾气非常爆,生平最恨汉奸,见田承嗣过来的太慢,竟然直接打马跑过去,两马相交,仅仅一合,就见王彦龙大喝一声,刺田承嗣于马下。

    “哈哈,一个个都是废物,连三脚猫的功夫都算不上,还有没有有本事的?如这般没用的货色,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小爷杀得没意思,你们军中谁是第一勇士,赶快出来与小爷大战三百回合!”

    王彦龙得意洋洋,态度越发狂妄,眼光过顶。

    这时候却见一人纵马而来,淡淡说道:“谁家的小娃娃,竟敢如此狂妄,藐视天下英雄?”

    “你家小爷名叫王彦龙,老家伙,你是何人?”

    “王彦龙?不过是无名下将而已,竟敢在我营前大呼小叫,你既问我是何人,你且听好了,老夫乃是沙陀部刘氏族长,名叫刘暠,字知远,呸,老夫又怎能与刘和的犬子同名?老夫的字叫做智远!”

    原来此人就是历史上那个后汉(不是东汉,五而是代十国的那个)王朝的建立者,名叫刘知远,因为耻于与刘和所生的儿子同名同姓,为自己取名刘暠(历史上此人也这样称呼,只不过改名当然不是这个原因),字智远,这一次因为说话说习惯了,又把原先的表字说了出来。

    “刘暠?没有听说过,不过连自己的表字都说不清楚,看起来应该没什么本事。”王彦龙嘿嘿一笑,对着对方说道:“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难道以为这样小爷就打不得你吗?”

    王彦龙又见那刘暠胯下黄骠马,手中一把金刀,顿时横了他一眼,嘿嘿笑道:“你一位把手中这大刀涂成金色,那就是黄金大刀了?我说你啊,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省得小爷费力气。”

    “嘿嘿,想要擒我?那也行,不过你要问一问我手中的安汉金刀!”刘暠淡淡一笑,挥动着手中的金刀说道。

    “啊呸,还安汉金刀,你也配?你这蕃将本非我中华人士,手中之刀竟敢自称安汉金刀,滚你大爷的,先吃小爷一枪。”

    王彦龙见对方竟然夸口说手中刀叫做“安汉金刀”,心中顿时狂怒,手中铁枪如同一条黑龙一般席卷而来,准备将对方一枪刺死。

    然而刘暠的武艺本就不在王彦龙之下,甚至在好汉排名榜上比王彦龙还高一个名次,所以对于王彦龙的枪法自然不畏惧,不慌不忙的就躲开了。

    “好枪法,怪不得敢如此狂傲,老夫不是对手,这就别过!”在战斗了三十余合之后,刘暠哈哈一笑,纵马就逃。

    “老匹夫,休走!”王彦龙见状,立刻纵马追上去,却不料对方并不是逃走,而是诈败,使了个拖刀计,准备在王彦龙追杀的时候出其不意将其杀掉。

    这时候只见远处的刁月娥失声说道:“糟了,这王彦龙恐怕要倒霉。”

    马超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因为他冷眼旁观,知道刘暠刀法并未乱,所谓的逃走只是诈败,他原本十分看好王彦龙,却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如此莽撞,直接追了上去,不由得为王彦龙表示叹息。

    就在这时,刘暠手中的刀猛然挥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劈王彦龙的面门。

    王彦龙被对方迅若雷霆的攻势吓了一大跳,好在他也是有名的勇将。在千钧一发之际连忙闪身躲避,只听得金刃披风之声响过,王彦龙身上披的甲胄被刘暠的金刀给劈开,一条臂膀鲜血直流,差一点就被废了。

    在这种情况下王彦龙哪里还敢作战?连忙纵马逃走。

    “哼,乳臭小儿,当真以为这天下没人能治得了你吗?这一次就饶你一命,下次看你还敢小区天下英雄否?”刘暠哈哈大笑,神情极为得意。

    “嘿嘿,现在李克用这一家子算是完了,沙陀部从此就由我刘暠说了算了,凭我这一手刀法,还有沙陀另一家大族石氏族长石敬瑭为盟友,再加上我结义兄弟火山王杨衮、白马银枪高行周等当世勇将,虽然及不上极盛时期的十三太保,可现在突厥整体力量受损,在如今就算是突厥可汗,也要高看我一眼,只不过我那两位结义兄弟是汉人,一般情况下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这时只见王彦章缓缓上前,对刘暠夸奖道:“足下武艺不凡,刀法绝伦,的确算得上是当世勇将。”

    “嘿嘿,小子,你昨天一天堵在我军营门前大骂,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现在认怂了?既如此,老夫也不跟你计较,只要你跪在我军营门前,而且大喊我是汉狗一万声,老夫就饶了你性命。”刘暠目光中泛着冷意,对王彦章说道。

    却见王彦章哈哈笑道:“你先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的意思是,你的武艺不凡,刀法绝伦,算得上是当世勇将,然而却还不够看,想在我面前嚣张,还不够资格。”

    “嘿嘿,你这小子,真没想到竟然还敢如此嚣张,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刘暠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中大刀,迅捷无伦的向着王彦章的顶门上劈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