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英勇无敌王铁枪
    “哼,竟然在我面前搞这种偷袭的把戏,实在是幼稚。”王彦章见刘暠突然挥刀偷袭自己,冷冷一笑,直接举枪上撩,架住了刘暠的安汉金刀的刀柄。

    刘暠的脸上满含着嘲弄的笑意,在他看来对方这种行为无疑是在找死,自己本身就力大无比,再加上现在居高临下,王彦章那么瘦弱的身体,一看力气就不大,怎能挡住自己的这一击?

    “恐怕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个小子手中的枪杆折断,连带着首级也会被我一刀劈下来。嘿嘿,这小子的武艺应该比之前那个夯货还要高一些,只可惜竟然比之前那个还要蠢,竟然敢阻拦我金刀王的金刀,这简直就是死催的。”

    刘暠心中这样想,手上的动作却也不慢,只是一瞬间,他的金刀刀柄前端就和对方横着的长枪枪杆遭遇了,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刘暠所预想的将对方枪杆折断,斩掉对方首级的一幕没有出现,反而有一股大力反撞回来,巨大的反弹之力顿时让他虎口裂开,差一点就把金刀给扔掉,与此同时他的喉头一甜,竟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直到这时刘暠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小看了面前的这员小将,对方的力气之大,实力之强,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这,这怎么可能?以这小子表现出来的实力,恐怕也只有李存孝才能够战胜他,而我不得不承认,与他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刘暠苦笑一声,连忙纵马逃走,遇到这样的变态,他是真心不敢再战下去了,虽然自认为能够坚持个数十回合,可说不准何时对方就施展绝招,将自己一招杀死。

    “我是做大事的人,可不能冤死在这里。”刘暠一边逃走,一边默默地想道。

    刘暠与王彦章交手的时间虽然短,却让远处观战的马超和刁月娥感到深深震惊。

    仅仅是刘暠在第一回合出手的时候,刁月娥的脸上就充满了佩服之色,轻轻叹道:“这个刘暠的刀法狠辣凌厉,却又霸道无匹,我根本不是对手,看此人的境界,最起码也应该到“刀王”的层次,与那李克用当不相上下。”

    马超也是点了点头,轻轻说道:“此人的武艺绝非简单,即便是我,想要自保是没有问题,可是想要战而胜之,最少也需要三百回合。”

    然而等刘暠施展拖刀计将王彦龙打伤之后,即便马超都悚然,苦笑着说道:“如果此人对我施展这一招拖刀计,我也决计无法全身而退,即便是躲闪,也不会比那王彦龙强多少,甚至有可能会更狼狈。”

    然而当王彦章这一出手,刘暠与王彦章之间的高下立判,这让马超更加震惊,长长叹息道:“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高手,看他的武艺,即便是比起赵子龙估计也毫不逊色,纵然不敌当初那个打伤我的李存孝,也不会相差太多,真没想到陛下竟然让我们伺机救他,嘿嘿,如果此人也应付不了的敌人,我们去又有什么用?我当年自恃勇力,以为天下之见鲜有敌手,如今才终于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却见刁月娥轻轻说道:“无论你的武艺是高是低,只要心中怀揣报国之志,就是社稷之臣,更何况打仗比的又不仅仅是武力,如果比率领骑兵作战的话,这天下还有谁能够比得上孟起将军你,其实月娥最欣赏的,并不是只是将军你的这一身武艺,若论武艺,谁能比陛下更高?谁能比我师傅更高?月娥最欣赏的,就是将军你那种永不服输的傲气,为何自从李存孝一败之后,竟然变得有些消沉了起来?”

    “呵呵,我并非是消沉,而是更加成熟了起来,之前的我感觉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只凭血气之勇,现在却变得更加清醒一些了,你说的没错,我的定位就是骑兵统帅,只要我在,我大汉的骑兵就必然是天下之冠,任何人都无法取代我的作用,月娥,能够得到你的开导和陪伴,实乃超之大幸……”

    马超心中喜悦,刚要将刁月娥趁势拥入怀中,却听得不远处战场上传来一声惨叫,这才知道王彦章竟然又跟敌将交上手了,而且仅仅一合就杀死了一员敌将。

    马超与刁月娥相对苦笑,之后静静地看着战场。

    接下来战斗的速度令他们二人全都瞠目结舌,突厥军并没有因为刘暠的败退而停止向王彦章挑战,反而是刘暠因为并不出名而遭到嘲弄,随后是各部纷纷派出高手前来挑战,那些高手大都是二流甚至是一流武将,然而从来没有谁能够在王彦章的手下坚持三个回合的,仅仅一个时辰的功夫,王彦章连挑突厥三十余将,后来直到突厥大将阿史那思摩也被王彦章在三合内刺死之后,突厥人才意识到这一次竟然遇到了一个超级高手,这才意识到刘暠能够活着逃回来,这该是多么高的本领?

    一时之间,王彦章的威名传遍了整个突厥和吐蕃的联营之中,再也没有谁敢向他单挑。

    这时候正在养伤的李克用也听到了动静,他在走出大帐之后,听说他的义子李存贤也被杀了,心中极度悲痛之下狂喷了一口鲜血,缓缓对亲生儿子李存勖叹息道:“当年的十三太保,如今就剩下了你一个,怎么令人痛彻肝肠?勖儿,你今后务必要记住,作为一个上位者,武艺高低其实算不了什么,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博大宽广的胸怀,绝对不能随意对麾下将士产生怀疑,尤其是自己最亲厚的将士,更不能不经过调查就随便给人定罪,有的时候话说出来很容易,可是想要再收回去,那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时候王彦章胯下赤兔胭脂马,掌中浑铁无缨杉篙枪,越发显得英勇无敌。

    李克用看到这一幕,流着泪说道:“如果我儿存孝还活着,哪里轮得着这王彦章如此嚣张?唉,都是我当初一念之差,上了李存信这畜生的当,更成了刘和手中杀人的刀,刘和小儿,老夫与你誓不两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