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穆桂英也来了?
    却见杨宗保叹道:“末将的家中父祖俱在,不过他们现今却不在此处,祖父杨业一直生活在老家雁门,父亲杨延昭当年带着母亲来到此处,然而后来大乱刚起之时,父亲收到祖父家书,与母亲王氏一道回乡去了,末将则是因为贱内的缘故留在了此处做山大王,如今想来父亲已经到了雁门,唉,末将与父亲分别数月,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否安好?”

    “什么?杨业?杨延昭?哈哈,果真就是赫赫有名的天波杨府之后,这可实在是太好了,对了,他说他和妻子留在山上做了山大王,那他的妻子莫非是?”

    刘和眼前一亮,连忙问道:“不知你的妻子姓甚名谁?”

    “贱内姓穆,闺名桂英,是这山上穆柯寨之主穆羽之女,老寨主去世之后,将这山寨交给我夫妇打理,后来羌人作乱,父母返回原籍,因为贱内不舍得老寨主的心血,故此请求留下,末将无法劝阻,只好陪她一起留下。”

    “穆,穆桂英?”听了杨宗保之言,刘和忍不住心中惊喜,真没想到这杨宗保果然是个宝,不仅把天波杨氏带到了这个世界,竟然把穆桂英也给带来了。

    惊喜之下刘和连忙说道:“宗保啊,你那夫人之前既然是山寨寨主之女,想必也有一些能耐,不如你们两口子一起效忠朝廷得了,或许你不知道,朕的朝官之中也有女将,如果你夫人真有才能,朝廷一定不会辜负她的才能的。”

    “那末将,末将回山寨跟她商量商量?陛下有所不知,贱内特别留恋她过世的父亲留下的这点基业......”

    “呵呵,没事,人各有志嘛,如果她真不同意的话,你也不用勉强。”刘和轻轻拍了拍杨宗保的肩膀,笑着说道。

    尽管心中十分的期待穆桂英能够到来,然而他也只能这样的安慰。

    “请陛下放心,末将必定尽力劝服贱内。”杨宗保向刘和行了个礼,匆匆离去。

    这时候只见小兵打扮的系统说道:“杨宗保或许难以劝服,不如让我去看看。”

    “你?难道你认识穆桂英?”刘和有些诧异,对着系统说道。

    “嘻嘻,这一点暂时保密。”系统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随后离开。

    “真是的,每天都这么神神叨叨的。”刘和一脸的不满,哼了一声道。

    随后刘和又暗暗猜测,以杨宗保和穆桂英的关系,难道还说服不了穆桂英?更何况在他听过的那些传说中,穆桂英可是杨门女将的顶梁柱,最典型的爱国者,怎能不同意为国效力?如此看来系统纯粹是出去看热闹。

    然而这一次刘和的确是猜错了,因为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当杨宗保欢欢喜喜的上山,将他在城内的遭遇给穆桂英说了一番之后,穆桂英却断然拒绝为朝廷出力的要求。

    “夫君,你又不是不知道,妾身是为了什么才留在这山寨的?先父开创这座山寨并不容易,临死之际都念念不忘把这座山寨延续下去,我作为他唯一的传人,怎能忍心让他的遗愿得不到实现?你是大汉的子民,为国效忠理所应当,不要说是现在,即便是当初你父亲要你返回雁门,妾身也没有阻拦过你,然而妾身却是万万不能离开,还请夫君恕罪。”

    “娘子,我怎么敢怪罪你呢?只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夫妻岂不是要两地分居?唉,只可惜我当初答应天子答应的太迅速了,没有想到你会拒绝这一点,天子对我有救命之恩,又破格拜我为折冲校尉,这样的恩遇不可谓不厚,我刚刚答应了天子,不能不为国出力,我这一点本事娘子你也知道,比你差的实在是太远了,不能得到你的辅佐,那可实在是太遗憾了......”

    杨宗保满脸苦笑,看着面前俏丽英武的穆桂英,眼中含着期待神色。

    然而穆桂英却是摇头说道:“不消多说了,此事妾身已经下定了决心,绝不会改变的。”

    这时候却听得穆桂英身边的侍女穆瓜禀报道:“小姐,山寨大门来了一个道姑,自称是黎山老母,说是有事要见你。”

    “师傅?”穆桂英一听这个名字,心中顿时大喜,连忙亲自出迎。

    穆桂英来到山寨大门外,果然看到一个眉目如画的绝美道姑,那个道姑身穿雪白道袍,精致的五官,黄金比例的身材,全身不带一丝烟火之气,如果仅看相貌的话,说是穆桂英的姐姐有人信,但是如果说是她的师傅,决计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如果刘和在这里的话,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个所谓的“黎山老母”其实就是之前自称为“金刀圣母”的系统!

    事实上的确如此,这个道姑就是“金刀圣母”,她最擅长制造女将,尤其是历史上本来就不存在,却存在于传说之中,被后人所津津乐道的人物,这穆桂英就是其中之一。

    穆桂英自然不知道这一点,她来到系统米案前,恭敬的说道:“桂英拜见师傅,多年不见,师傅你越来越年轻漂亮了。”

    “你这丫头,嘴巴就是甜,呵呵,这位少年一表人才,莫非就是妮的新婚丈夫杨宗保?”“金刀圣母”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杨宗保,满意的点头说道。

    “晚辈杨宗保拜见前辈。”杨宗保连忙恭敬行礼道。

    “好好,果然是少年英雄。”“金刀圣母”点了点头,夸赞了两句,然后对杨宗保说道:“宗保,我和英儿多日未见,有些体己话要说,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不要管我们了。”

    金刀圣母支开杨宗保,与穆桂英说说笑笑,来到了大厅之中,落座完毕,穆桂英问道:“不知师傅怎么想起来看徒儿了?难道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你这丫头,师傅没事就不能看看你吗?”“金刀圣母”看了看穆桂英,笑呵呵的说道。

    随后“金刀圣母”收敛了笑容,对着穆桂英说道:“不过要说的话,师傅还真有事找你。桂英,你且说说,师傅待你如何?”

    穆桂英一脸感激的说道:“师傅对桂英恩重如山。桂英自幼失去母亲,只有一个老父亲,含辛茹苦把桂英拉扯大,然而我父仅仅是把桂英养大,是师傅将桂英培养成才,传授给桂英武艺兵法,桂英虽然没有母亲,师傅待桂英却像是母亲一般,师傅这等恩情,桂英便是粉身碎骨亦难以报答。”

    金刀圣母淡淡一笑,语重心长的说道:“为师不需要你报答我,然而你毕竟是出身于大汉,如今大汉有难,你作为大汉的子民,学了我一身本事,应当心存报国之志,为大汉朝廷出力,保国安民,驱逐蛮夷,方不负为师的教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