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四章 荀攸都没有了主意
    “你说的很对,虽然荀攸的性情一向谨慎,可是我也不能太过放松,万一出现什么变故,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刘和听了系统的话,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下令全军将士做好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发,前往大非川。

    这一次正如系统所预料,大非川的战场的确是出现了变故。

    在刘和前往乌海之后的第二天,远在二百里之外的噶尔钦陵就得到了消息,他在听说消息的第一时间下令,全军将士立刻动身,前往大非川。

    “兄长,我们为何是前往大非川,而不是乘着敌军立足未稳,猛攻乌海?”听到噶尔钦陵的命令,噶尔钦陵的弟弟赞婆很是疑惑,开口问道。

    却见噶尔钦陵笑道:“你也知道我们距乌海城有数百里,这数百里的距离,足够我们走好几天的了,而在好几天之后,乌海城防早已巩固,不要说那里有刘和的两万大军,即便是有一万人固守,我们都难以在短时间内攻破,而大非川却不一样,那里只有一个荀攸在驻守,此人虽然足智多谋,然而战力却不足,只要我们引诱敌军出战,必定会取得大胜,而只要我们占据了大非川,就等于是抢占了汉军的辎重,同时隔断了汉军的后路,在这种情况下汉军除了撤兵就再无他法,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在途中布下伏兵将汉军彻底击败,甚至我们仅需守住交通要道,让汉军无法通过,他们也早晚会因为断粮而彻底败落。”

    “兄长也都说了,那荀攸一向足智多谋,明白敌我形势,我大军到达大非川之后,汉军一定会深沟高垒,不与我军交战,在这种情况下兄长想要诱使汉军出战,恐怕并非那么容易,一旦双方对峙之势形成,我军不能速战速决,等刘和的大军赶到之后,我军就要腹背受敌,那时候最终败落的仍然是我们啊,兄长,此事不能不虑,抄敌后路的主意虽然妙,然而一旦应对不善,最终的后果兄长可曾想过?”

    赞婆一脸的忧虑,对着噶尔钦陵说道。

    噶尔钦陵却是满脸的笑意,赞许地说道:“三弟,想不到你现在考虑问题竟然也这么有远见了,实在是可喜可贺,三弟你放心吧,为兄自有办法迫使荀攸出战,等刘和赶回来的时候,保证大非川的营寨不会存在,不仅如此,汉军不败的神话也从此被打破。”

    “哦?兄长竟有如此把握?那可真是太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军就有必胜的把握了哈哈……”赞婆知道他的兄长一向沉稳,既然说了有把握,那就一定有把握,看来这一次他们是赢定了。

    于是吐蕃将士按照噶尔钦陵的严令,大军五万余人奋力向前,仅仅用了五天的时间就赶到了大非川。

    噶尔钦陵率军扎下营寨,大军休整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就率军来刀汉军的营寨之外,命令三弟赞婆叫阵,与此同时命令他的四弟悉多,五弟于勃论四处寻找汉人村落,将汉人百姓驱赶到军营之中听用。

    赞婆在营外骂了整整一天,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然而汉军营寨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这让赞婆很是疲惫,同时也很失望,他原本还以为噶尔钦陵有什么妙计来诱敌,却没想到一天过去了,自己竟是一筹莫展。

    然而等他回营之后,却发现营寨之内竟然多出了数千名汉军百姓,心中更是诧异,连忙找到噶尔钦陵,不满的说道:“二哥,小弟我率军在汉军营寨之外骂了整整一天,对方竟没有任何反应,这且不说,咱们营寨之内为何竟然多了这么多的汉人百姓?难道二个是见他们可怜,所以带到营中养着他们?”

    却见噶尔钦陵将脸一沉,对着赞婆说道:“三弟,休得对我如此无礼,这些汉人百姓就是我明天对付荀攸的秘密武器。”

    随后噶尔钦陵趴在赞婆的耳边,对赞婆耳语一番,直听得赞婆眉开眼笑,竖起大拇指夸赞道:“没想到二哥竟有如此妙计,这可真是太绝妙了,只不过汉人一向狡猾,重利轻义,不知道会不会按照兄长的设计出兵作战?如果他们足够忍耐,宁死不出兵,那我们岂不是白辛苦一场?”

    “呵呵,三弟你放心就是,汉军素来标榜仁义,决不会对此事坐视不管的。”噶尔钦陵一脸的自信,淡淡笑着说道。

    第二天一早,赞婆再度率军前往汉军营寨之外,摆下阵势,像昨天一般大声叫阵,汉军营寨自然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只听得噶尔钦陵说道:“按计划行事,将那些汉人带过来。”

    随后只听得汉军营寨之外传来了一阵的哭喊声。

    汉军营寨当然不是空的,将士们全都躲在营寨之内,严格遵循着荀攸的命令,无论对方骂得多么难听,都始终当自己聋了,绝对不会开口说话。

    然而当营寨外传来那些哭喊声的时候,将士们全都感到诧异,不知道吐蕃人向搞什么鬼?

    随后不久,就有汉军的将士们指着哭声传来的地方,大声说道:“那,那是我大汉的百姓,藩狗们想要做什么?”

    几乎附近所有的人全都朝着外面望去,果然发现营寨之外竟然占着数千汉人百姓,这些百姓们全都被押到了阵前,然后被驱策着向营寨门口的方向赶去。

    随后汉军的将士们看到,那些汉人们手中持着棍棒,拿着简陋的武器来到营寨门口,然后被逼迫着攻打寨门。

    “嘿嘿,汉军的将士们,你们也都看到了,在前面攻打你们营寨的,正是你们汉人的百姓,如果你们真的像你们天子所说的那般,是为了保护百姓而存,那就不应该杀死自己的百姓,否则的话,连自己的族人豆杀的军队,算是哪门子的王师?简直是比土匪还要残暴,那你们的天子岂不就是桀纣之类的昏君了?不,应该说如果真那样的话,你们的天子简直连桀纣都不如。”

    看着汉军将士们迟疑的神色,赞婆哈哈大笑着说道。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这时候汉军将士们望着副将马铁,迟疑地问道。

    马铁也是一脸的犹豫,看向不远处的荀攸,然后说道:“荀相,动手吧,也只能这样了,否则的话,一旦营寨被攻破,他们也是个死。”

    然而荀攸却坚决制止道:“绝对不可以,如果我们自己动手杀自己的百姓,以后还有何颜面去见天下百姓,去见天子?”

    “可是如果不动手的话,营寨被破,不进我们会死,他们同样会死……”

    “这……”荀攸闻言顿时苦笑一声,即便是他计谋百出,这时候竟然也没有了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