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非川,汉军营寨之外,薛金莲率领麾下的五百将士打开寨门,对兀自在后面的百姓们喊道:“乡亲们,速速到营寨之中躲避,你们只是百姓,并非军人,打仗的事情交给我们就是!”

    营寨外的那些汉人百姓们也是被逼无奈这才奋起反抗,并非真不怕死,看到营寨大门打开,有了可以逃命的地方,自然全都涌进汉军营寨中。

    不过在这其中也有不少青壮知道,这样一来就相当于是把这数百汉军将士都抛到了最外围,吐蕃人有好几万,一眼都看不到边,他们就算每人一口唾沫,估计也能把这几百人给淹死。

    所以这些人并没有退走,而是随着汉军将士一起,来到队伍的末尾,护佑着老人、父女和孩子走进营寨之中。

    然而紧接下来,吐蕃营中突然出现了一哨人马,这一哨人马大概有两千人左右,呈扇形将汉军将士三面包围,当先一将操着有些生硬的汉话大声说道:“汉人,佩服你们,竟然有勇气出来救人,不过你也太不把我们看在眼中了,既然你们出来,那就别回去了,留在这里吧。”

    随后那将抽出马刀,大声喊道:“给我杀,杀死一个汉人士兵,奖励五两黄金,杀死一个汉人将领,奖励五十两黄金!”

    “嗷嗷嗷嗷……”在听到己方将领开出如此丰厚的赏金之后,吐蕃的将士们就像是发了疯一般,挥舞着手中的马刀,奋力上前,对着汉军的将士们就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这自然就导致那数百骑兵压力骤增,他们的人数本来就不及对方,现在对方又发起疯狂的进攻,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然而这些人全都没有屈服,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奋力的与敌军拼杀。

    “今天走出来的时候,老子都没有想着要活着走出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更何况还救了那么多人,老子这一辈子算是值了。”

    “说的没错,这一辈子算是值了,咱们就好好比一比,看看谁杀的贼兵多?”

    “比就比,谁还怕你不成?”

    ......

    于是乎,本来该面对死亡威胁的他们,现在竟然豪迈的展开了杀人竞赛,比一比谁杀得人多。

    这些西凉勇士们现在彻底暴露出了他们凶残铁血的一面,手中的马刀或长枪总是能够发挥出来最高的杀人效率,为了能够造成有效的杀伤,他们甚至都不顾及自身的安危。

    一名西凉骑兵中的小队长手中长枪如同灵蛇出洞,只是瞬间就杀死了五名吐蕃骑兵,然而他也被吐蕃骑兵给盯上了,就在他舞枪将一名吐蕃骑兵刺到马下的时候,冷不防在身后一名吐蕃骑士手中的马刀劈了下来,将他的右臂都给劈掉了。

    这名小队长大叫一声,丝毫不理会血流如注的手臂,合身撞向那名斩断他手臂的吐蕃骑兵,这样一来,两个人全都掉下马背,然后被来往的战马马蹄活生生的踩死......

    类似的一幕在不断的上演着,许多将士不仅对敌军狠,对自己也狠,一位士兵的腹部被长枪刺穿,连肠子都出来了,然而那位士兵却就像是没事人一般,从从容容的又挥枪将刺穿他的那名敌将给杀死,最后抱着一名敌军将士掉到马下,双双同归于尽。

    然而这些将士却在随时关注着袍泽的安危,尤其是他们现在的临时统帅薛金莲,每当薛金莲遇到危险的时候,总会有将士挺身上前,替她挡刀剑,这导致在战斗进行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薛金莲成为战场上唯一没有受伤的汉军将士。

    薛金莲虽有一身武艺,可是哪里经过这样血腥的场景?尤其是当她看着一个个的将士为了替她挡刀剑而含笑死去,心中更是大恸,手中大刀奋力的劈砍着吐蕃骑兵,到了最后连她自己都麻木了,只知道凭着本能去杀人,早已不想自己杀了多少人。

    然而这时候吐蕃骑兵早已经将他们紧紧包围在核心,这时候那些汉人百姓大部分都进入营寨之中,只有少数的丁壮宁死不退,与那些汉军将士一般,奋力的抵御着敌军的冲击。

    “薛将军,由我们来挡住贼兵,你赶紧突围撤回营寨吧,一个花朵般的姑娘家,可不能死在这里,更何况还有我们将军的吩咐。”

    眼看着敌军人数越累越多,西凉骑兵中的一些将士早已存在必死之志,他们立刻做好决定,由他们断后,保护薛金莲突围。

    然而在这时候,薛金莲又怎么肯离开呢?一个个的将士为了保证她的安全而倒下,她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心中何安?

    所以薛金莲一边奋力杀敌,一边说道:“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虽是一个小女子,可是却也不能舍弃袍泽而去。”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几名西凉骑兵感慨不已,然而他们的内心却是暖暖的,他们没想到像他们这样的身份地位,竟然还值得对方如此讲义气。

    一时之间,这些西凉骑兵豪气顿生,大声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索性就同生共死,大杀一场!”

    随即只见这些将士们各执刀剑,护卫着薛金莲向着营寨的方向缓缓突围。

    “哼!想要突围?哪有这么容易?”赞婆见状,立刻挥动令旗,指挥着将士们形成一个更加严密的包围圈,对着包围圈里困兽犹斗、垂死挣扎的汉军将士展开猛烈的进攻。

    一时之间汉军将士伤亡惨重,只是眨眼之间,数十名将士就被乱刃分尸。

    营寨之内,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而无能为力的马铁泪流满面,对着荀攸说道:“荀相,让末将率军接应吧,末将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将他们救回来。”

    然而荀攸却是冷冷说道:“不行,如今敌军势大,你去了也等于白去,除了白白他丢掉一条性命,简直没有任何用处,我们必须顾全大局,以陛下的安全为重。”

    虽然口中这样说,然而荀攸的内心与马铁并没有什么不同,看着那些将士们被杀,他的心也是如同刀绞一般,不过这也没有办法,作为一名统帅,必须学会冷静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以顾全大局,他现在甚至都在后悔当初一时冲动,放薛金莲出战。

    “荀相,你怎能如此无情,你......咦?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马铁刚想对荀攸抱怨几句,却突然看到吐蕃的阵后竟然出现了骚乱,不由得诧异的喊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