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退兵
    由于汉军的拼死作战,一天过去了,吐蕃大军仍然没有攻下汉军的营寨,这让原本雄心勃勃的噶尔钦陵变得沮丧不已,下令收兵回营。

    “兄长,为何要收兵?”于勃论见噶尔钦陵下令收兵,心中很是不满,等到回营之后就怒气勃勃的向噶尔钦陵质问。

    他的两名兄长战死,他一心想要为兄报仇,所以一听说收兵,才产生了强烈的不满情绪。

    却见噶尔钦陵说道:“汉军战意高昂,拼死作战,再加上占有地利优势,我军想要攻下营寨十分艰难,即便勉强攻下,也会遭受非常惨重的损失,而在此情况下,我军又何以抵抗刘和主力的进攻?这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所以,与其死战下去,还不如收兵,五弟,你去准备准备,今天晚上咱们就退兵,前往苏毗,我在那里经营数月,早已经建立了非常坚固的防御体系,只要我们守在那里,一定可以阻止住汉军的步伐。”

    “什么?我们要退兵?”于勃论听了噶尔钦陵的话,顿时失声惊呼,脸色发黑,苦笑着说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岂非永远都报不了三哥和四哥的仇了?”

    噶尔钦陵沉默了片刻,这才幽幽长叹道:“此事我也没有办法,我总不能拿全军将士的性命开玩笑吧?杀了一两个汉将,最终带来灭过的命运,这种责任你承担得起吗?”

    于勃论听了之后也是一阵沉默,随后喃喃的说道:“难道我们就没别的办法吗?难道我们就没别的办法吗?”

    于勃论的“念经”还真不是白费的,随后不久,他突然眼前一亮,大声笑道:“兄长,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可以夜袭敌营,汉军白天奋战了一天,死伤想必也不少,好不容易熬到我们收兵,应该急于庆贺,一定不会有防备,我们通过劫营可以轻松取胜,不仅能为三哥和四哥报仇,更能取得此战胜利,我们麾下如今还有近两万人,完全可以迫使刘和退兵,只要刘和退走,我们就可以收复整个河西四镇,控制河西走廊,与汉军共享丝绸之路的利益,再等几年,等我们的力量发展到足够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取汉而代之了。”

    本来于勃论以为自己想出来的是一条绝妙的主意,相信不仅会被兄长夸赞,更会被采用,所以心中颇有几分得意。

    然而却见噶尔钦陵摇头说道:“你都能够想出来的主意,对方怎能想不出来?要知道那个荀攸可是汉军之中出了名的智囊,妙计百出,层出不穷,就连为兄我都深为忌惮,据我所料,如果我们当真出兵夜袭的话,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像白天作战那样,敌军全部灭亡,而我们也将遭受惨重的损失,两万大军能够活下来两三成就不错了,所以啊,此事你就不要想了,为了稳妥起见,咱们还是退兵吧。”

    而事实也的确如噶尔钦陵所预料的那般,在吐蕃将士退走之后,全军尽皆欢喜,他们依靠拼死作战,经过了一天的苦战,总算是迫使敌军收兵,这让所有人都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然而接下来荀攸的一举命令让所有人的欢乐情绪停了下来:“让火头营的士兵们立刻做饭,将士们饱餐一顿之后,休整一个时辰,在这之后全军将士不再休息,弓上弦,刀出鞘,保持戒备状态,直到天子大军到来之前,不得有任何放松,敢有违背军令者,立斩不赦!”

    接下里荀攸派人四处作动员:“不要以为打胜了就可以放松了,我们毕竟人少,敌军占据绝对优势,如果我们不严格戒备的话,一旦敌军夜间劫营或白天攻城,那我们就将会遭遇灭顶之灾,我们的性命不值钱,可是一旦我们战败了,天子就会遭遇危险,干让天子遭遇危险,我们就算是死一万次都不够赎罪的。”

    “为了今日的胜利,无数的袍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相对于他们,我们还活着,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这样想来,我们不休息要算得了什么?”

    “为了今日的胜利,无数的袍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决不能让袍泽的鲜血白流,一定要保住今日的战果。”

    “现在并非休息的时候,等天子大军回转之后,荀相会奏明天子,让大家好好地休息,痛快的休息......”

    这些动员之词迅速的消弭了将士们心中的不满,让他们再度充满了昂扬的斗志,默默地擦拭他们的刀剑,准备下一场战斗......

    整整一夜过去了,吐蕃将士并没有发动偷袭,然而汉军将士没有一人有丝毫的怨言,经过荀攸的动员,他们都深深的明白,必须以全部的精力,饱满的热情,为守卫营寨做好万全的准备,敌人不来拿自然最好,如果敌人来了,绝对要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这座营寨。

    所以,所有的将士们,不管是受伤的还是没受伤的,全都严阵以待,武装到牙齿,没有丝毫的懈怠。

    而这时候,在中军帐的荀攸却是一脸的诧异,他原本以为这一次对方一定会在夜间发起偷袭,这绝对是他们最佳的机会,也是他们攻取营寨的最后一次机会,然而没想到敌军竟然没有来,这或者是敌军主将太过冷静,知道这其实并非是机会,或者是敌将太愚蠢,根本没想到夜袭这一点。

    荀攸当然不会认为敌将愚蠢,所以他立刻便判断出来,敌军主将绝对是一个智慧不下于自己的奇才,虽然死了亲弟弟,可是却仍然冷静得令人害怕,果断的没有发动夜袭。

    “既然他没有发动夜袭,白天肯定更不会来,那么他也不会蠢到被动等着遭受我军腹背夹击的局面出现,如此一来,恐怕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吐蕃军队早已经退走。”

    荀攸经过思考,终于得到了一个大胆的结论,随后命令军中的斥候,前去吐蕃营寨探视情况。

    一个时辰后,斥候回报:“吐蕃营寨空虚,怀疑已经退走。”

    “果然是这样。”荀攸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想道:“陛下当初说的没错,这噶尔钦陵果然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不要说别的,仅仅前天那一次,就给我出了一道难题,要么不救百姓,要么就会损失一部分军力和军中大将,无论如何,都会极大的打击我军的军心士气,在这种情况下,吐蕃再全力发动攻击的话,我军绝对难以守住营寨,幸亏薛丁山和窦仙童二人及时赶来相救,就出了薛金莲,令我军士气不但不降,反而更加高涨起来,否则的话后果绝对难以预料......”

    想到这里,荀攸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对噶尔钦陵也更加的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