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刘和大军到来
    与此同时,刘和统率着麾下的大军也在急速的行军,他知道噶尔钦陵绝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荀攸纵然沉稳,却也有可能会出现变局,所以必须全力以赴行军,这样或许还能力挽狂澜,如果慢了,很可能会重演历史上大非川之战的结局。

    于是大军采用了比之前赶往乌海城还要快的速度前往大非川,毕竟这一次刘和身边的是天下第一精锐白毦万骑,无论是体质还是意志力都十分卓绝,保持整体加速的局面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毕竟沿途都是崎岖的山路,道路难走不说,还有很大的危险性,刘和大军从出发到赶到大非川军营,也用了六天六夜的时间。

    这时候正是荀攸得知噶尔钦陵大军撤退的准确消息的一个时辰之后。

    其实在得知噶尔钦陵大军撤退之后,立刻下达了命令:“吐蕃人已经撤走,将士们可以去休息了,不过为了必要的防备,只允许一半的将士休息,两个时辰后再来替换。”

    即使还有一半的将士在保持着戒备状态,荀攸还是有些不大放心,派出十几波斥候轮番查探。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时辰,就听得第一波斥候前来禀报:“启禀荀相,大事不好了,前方三十里处不远处发现了大批的骑兵,烟尘障日,声势浩大。”

    荀攸一听这话,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他原本以为吐蕃已经退走,现在看来是施展的诡计,故意让自己全军放松,然后再乘机发起进攻。

    于是荀攸立刻下令,将正在休息的将士们叫起来,让他们即刻迎战。

    “那些休息了的,仅仅休息一个时辰,正是疲乏的时候,没休息的看到那些已经休息的更是无力,这噶尔钦陵挑的时机还真是好,这一战下来,恐怕我军就要全军覆没了......”

    荀攸由于对噶尔钦陵的过度重视,导致他把对方的智慧无限抬高,慌乱之中竟然忘了用自己的“虚实”技能去查探敌情,这才引发了军中的慌乱。

    其实如果他施展技能的话就会发现,这一次来的人虽然多,然而却并无任何的杀气,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来的肯定是自己的人。

    随后就是第二波斥候前来禀报:“荀相,前番斥候禀报有误,的确是有一支兵马到来,然而并非是吐蕃人,而是我大汉的旗号......”

    “什么?我大汉的主力到了?可这怎么可能?陛下怎能来得这样快?”荀攸摇了摇头,感觉有些不可能,天子的大军即便再快,最早也要在天黑之前赶到,怎么可能会在这时候到来?

    “既然如此,那肯定是吐蕃人为了迷惑我军,故意打着汉军旗号,让我们放松心防,然后猝然发动袭击,传我命令,大军加强戒备......”

    “荀相,荀相......”荀攸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第三波斥候前来禀报:“陛下统率大军到了,离我们还有十里的距离,陛下传下旨意,让我们前去接驾呢。”

    “什么?果真是陛下到了?”荀攸听了之后诧异不已,随后是极度的惊喜,刘和来了,那就相当于是来了擎天之柱,就算是百万大军在这里,他也丝毫不惧。

    随后荀攸下令:“全军解除戒备状态,准备迎接圣驾。”

    不仅如此,荀攸还亲自带着军中高层军官,到前方去接驾。

    荀攸仅仅走了三里路,远远地就看到前方出现了大队人马,刀枪如林,旌旗蔽日,便知是刘和的大军到了,他与军中的各级官员连忙下马,徒步迎上前去,恭恭敬敬的等待刘和圣驾到来。

    “哈哈,公达,一向可好?”刘和骑着红马来到荀攸的面前,也下了马,哈哈笑着说道。

    说句实话,刘和原本也很担心大非川这里的战况,然而等到见了荀攸派出来的斥候之后才终于放下心来,现在他看到了这里的最大功臣荀攸,当然是一脸灿烂的笑容。

    不过看到荀攸的脸上略微带着疲惫的神色,刘和心中也很歉然,不管怎么说,对方可是一个五十五岁的老人了,之前还没有独自领兵作战的经历,现在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的智慧与一股韧劲坚持到现在,斗败了历史名臣噶尔钦陵,实在是很难得。

    “还好,有劳陛下挂念。”荀攸心中一暖,轻轻回复道:“微臣总算是不辱使命,守住了大非川营寨。”

    “朕都听说了,公达,辛苦你了。”刘和扶起荀攸,向着荀攸身后看了看,突然笑着说道:“在马铁和金莲后面的这两位,就是薛丁山和窦仙童两位卿家吧?”

    只见荀攸脸上带着愧色,对着刘和请罪道:“正是薛丁山和窦仙童,微臣不敬陛下同意,擅自任命军中将领,还请陛下降罪。”

    刘和却是摆手说道:“降什么罪?两位卿家力挽狂澜,急难扶危,像这样的人才,如果不用才是你的罪呢,再说了,你本来就是中书令,完全有用人权,何罪之有?”

    然而荀攸却是坚持道:“任免军职,乃是陛下和兵部的事,微臣并无此权限,再说了,用人必须经过陛下同意这也是原则,不容更改,虽然事急从权,然而此事又怎能从微臣这里开始?此例一开,祸患无穷,希望陛下予以惩治,以便惩前毖后!”

    “好吧好吧。”刘和被逼无奈,只好说道:“中书令荀攸,不经朕命,擅自任命军职,特罚俸半年,以儆效尤。”

    “多谢陛下”,直到这时,荀攸方才满意,向刘和道谢,然后退到一旁。

    刘和看了看薛丁山和窦仙童,笑着说道:“二位卿家急难扶危,力挽狂澜,令我军免于败亡的命运,功高劳苦,薛丁山,朕进你为儒林校尉,窦仙童,朕进你为奋威校尉,二位爱卿以后可要荣立更多的功劳,不要让朕失望。”

    “多谢陛下恩典,臣愿誓死效忠陛下。”

    薛丁山和窦仙童连忙对刘和拜谢,同时表达自己的忠心。

    随后刘和又对薛金莲说道:“金莲,你这一次为国立下大功,朕也不吝封赏,命你为昭义中郎将,加封七品勋官轻车都尉。”

    “多谢陛下隆恩,微臣愿为陛下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薛金莲同样对刘和感激不尽。

    “哈哈,诸位,都别在这里愣着,随朕一起回营,朕要慰劳一下那些殊死作战的将士”,与此同时,刘和的脸色变得沉痛起来,缓缓说道:“同时也要看望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