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噶尔钦陵之死
    噶尔钦陵率军来到东门,果然发现那里的将士人数比较少,而且看起来也不像刘和所统率的大军那样精锐,于是感觉到这场突围很有希望,为了能够在刘和大军追上来之前尽快突围,他一马当先,亲自率队走在前面,以鼓舞士气,振奋军心。

    其实如果单从武力上来讲,噶尔钦陵的战力即便是在整个羌人中都算是顶尖的了,在他看来,刘和军中的猛将都集中在其周围,率军作战的各门大将最多也不过是徐晃之流,根本不足为惧。

    这其实并非噶尔钦陵自大,主要是因为党项部全军覆没,他根本就不知道有王彦章兄弟这样的人物存在,否则的话一定会把他们计算在内,这样的话他就绝对不会冲锋在前了。

    然而一切都只是如果,噶尔钦陵由于对自己充满了无限的自信,所以冲锋在前,自然而然的就遇到了王彦章。

    “何人在此?竟敢冲吾军阵?莫非活的不耐烦了?”王彦章横枪立马,大喇喇的说道。

    噶尔钦陵闻言顿时一怔,随即大声喊道:“吾乃噶尔钦陵,你是何人?莫非是徐晃?”

    王彦章闻言顿时大喜,他原本想着在这里拦截小鱼小虾,却不料遇到了一条大鱼,顿时笑道:“吾乃王彦章,杀你还用不上徐晃将军。”

    “你就是王彦章?”噶尔钦陵闻言问道。

    “没错,王铁枪大名鼎鼎,威震天下,你可是怕了?如果怕了,乖乖下马投降,或者还能多活两天,否则的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王彦章洋洋得意,大笑着说道。

    然而噶尔钦陵却摇头说道:“没听说过,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无名下将而已,如果是徐晃来了我还忌惮几分,至于你么,嘿嘿,还是乖乖受死吧,最起码我杀了你之后,可以用来折功赎罪。”

    王彦章一听这话,登时气得面皮发紫,大声喝道:“好你个小贼,莫非是在消遣我?没听过你王彦章大爷的名讳不要紧,只要杀了你之后,我让你们吐蕃人听到我的名字就感到害怕!杀!”

    既然对方没有听说过自己的名字,王彦章也不再多说废话,挥舞着手中铁枪,直接冲了出去。

    这时候却见噶尔钦陵身后一人闪出,大声说道:“杀鸡焉用牛刀?一个无名下将而已,哪里值得兄长动手?待小弟将他斩了,献于兄长帐下。”

    那人说完后,不待噶尔钦陵同意,挥舞着手中大刀,拦住了王彦章。

    “你是何人?我王彦章不杀无名鼠辈。”王彦章见一员年轻将领出现,顿时问道。

    “我乃噶尔于勃论,噶尔钦陵是我二哥,我是他的五弟,你这汉将,我也不稀罕你的名字,只知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成了我众多的刀下亡魂之一,今日我便先杀你一个,也算是为我三哥和四哥稍稍报仇!”

    于勃论说完之后,不由分说,举刀就向王彦章劈了过去。

    然而王彦章只是淡淡一笑,手中铁枪随意格挡,就听得于勃论大叫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双手也都拿不住手中大刀,将那把大刀给抛到了半空中,最后落下来时,将一个倒霉的吐蕃骑士只见劈成了两半。

    “这,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那么强?”于勃论满脸的不敢置信,就像看妖怪一般看着王彦章,喃喃的说道。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杆铁枪,只见王彦章一声大喝,手中铁枪如同奔雷一般当胸刺来,于勃论连闪避都来不及,就被铁枪透胸刺入。

    随后王彦章将铁枪拔出,,于勃论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然而只是又喷了一口鲜血,随后气绝身亡。

    “五弟!”看到于勃论被杀,噶尔钦陵伤心不已,这一战他四个弟弟,竟然全部阵亡,这让他回去以后怎么给父亲交待?

    噶尔钦陵自然知道他五弟的武艺不如徐晃,却也没想到竟然连个王彦章也不如,而且是一回合被杀,这足以证明这一个王彦章的实力很不错,就算是比起徐晃来,估计也差不了多少。

    而噶尔钦陵自问自己的武艺即便是比徐晃强,也强的有限,而眼前这人的武艺部下与徐晃,自己简便能够战胜,在短时间内也绝对没有这个可能,然而现在再退往别的方向已经没有可能了,为今之计想要逃走,也只有硬拼一场了。

    所以,噶尔钦陵咬了咬牙,挺着手中长枪,直接向前冲了过去。

    “王彦章,休走!吃我一枪。”噶尔钦陵使出了自己生平最得意的一枪,但即便是这一枪,也不过是虚晃一枪,目的不过是要逼退对方,然后率军突围。

    霎时之间之前满眼都是枪影,密密麻麻的枪影笼罩了王彦章全身上下,这一招讲究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随时可以化实,实也随时可以化虚,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破解,所以相信这一招一定可以吓退那个王彦章。

    然而没想到王彦章只是淡淡一哼,手中长枪毫不犹豫的中宫直进,速度有如雷霆,竟是后发先至的来到了噶尔钦陵的胸前。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噶尔钦陵继续刺出去的话,自然能够让王彦章受伤,然而他却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噶尔钦陵不想死,所以无奈之下只好将长枪收回,格挡对方的那一枪。

    他十分不愿意硬碰硬,然而却不得不硬碰硬。

    双方的长枪碰撞的一刹那没噶尔钦陵方才知道对方的力气有多么大?不要说他的弟弟于勃论,就连比于勃论武艺强出了好几个等次的他在碰撞之后就感到双臂发麻,握住长枪的双手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然而王彦章对此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是笑道:“武艺还不错嘛,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噶尔钦陵,受死吧。”

    随着一声大喝,王彦章的铁枪没有丝毫阻滞的刺入噶尔钦陵的胸中,这让噶尔秦亮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

    大口鲜血从噶尔钦陵的口中喷出,他惨然一笑,苦涩的说道:“原本以为能够染指这壮丽的河山,踏足中原,让我吐蕃发展壮大,到如今却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

    说完之后,噶尔钦陵满脸遗憾的死去,只留下了座下的追风火焰驹在悲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