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七章 吐蕃震恐
    刘和这一次征伐吐蕃,故意造就王彦章的凶名,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让王彦章作为以后征讨吐蕃的主将,率军攻灭吐蕃。

    通过审问俘虏,刘和得知吐蕃军中现在仅有两三万残兵,而且其中还有两万人是在松赞干布的亲自率领下,在西南地区与陆逊争夺西南,可以说现在的吐蕃的老巢逻些简直就是一座不设防的空城,王彦章本来就是统帅之才,而且善于攻伐,想要拿下吐蕃根本没有问题。

    所以,在攻克了苏毗之后,刘和就任命王彦章为统兵大将,率领五千精兵,乘虚而入,支取逻些。

    因为王彦章有不认路的毛病,为了能够确保大军胜利,刘和还专门派了好几名经验丰富的向导,而且还给他们配备了指南针。

    现在熟练地使用指南针几乎是刘和麾下向导们必须要掌握的基本技能,即便是这样,刘和也是在他们展示了一番使用指南针的技术之后,刘和才彻底放下心来。

    “吐蕃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了,对此我也不必担心了,广大将士们作战数月,早已经是身心俱疲,这一回班师回朝之后,定要好好的休息一番,等到休整完毕了,我再去考虑其他战场,呵呵,现在北方有孔明坐镇,成吉思汗虽然厉害,可是在老成持重的孔明面前也翻腾不起多大的浪花,而辽东地区有赵云坐镇,此人文武双全,生平未有一败,对此我也很放心,东南地区和倭国作战的是我军最顶尖的统帅之一周公瑾,而且周瑜拥有水战擅长和火神的技能,即便是不能战胜,也绝对能够保持不败,所以现在虽然看起来边境烽火不断,然而却也没有什么地方出现危机,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好好休整休整,然后等西疆战事彻底结束后,从这里抽调力量,再集结大军一举消灭异族力量,彻底结束战争。”

    刘和的心中已经做好了打算,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担心,而是下令大军缓缓前进,一边观察记录地形。

    而王彦章则率领大军极速前进,由于身边有向导跟着,而且刘和的告诫就在耳边,王彦章不敢不听,这一路倒是没有出甚么岔子,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飞奔两千里,来到了逻些城下。

    这时候的吐蕃少族长芒松芒赞其实早已经得到了大军在苏毗战败的消息,然而由于城内可以作战的人员极其有限,老弱病残全加起来,也不过三千人,根本不可能是能征惯战的大汉精锐的对手。

    芒松赞其实已经催促吐蕃族长松赞干布率军返回了,可是吐蕃大军现在与陆逊的将士正在胶着状态,一时之间根本难以脱身,更兼离逻些远至四千里,就算是立刻能够脱身,返回逻些估计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等他的大军返回,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为今之计,只有拼死抵抗下去,我军坚守城塞,或许还有坚持到父王(在历史上芒松芒赞是松赞干布的孙子)大军返回的希望,如果出城作战的话,估计坚持不了一天就完啦,所以,所有的人都要听我命令,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擅自出城作战,否则的话,虽胜亦罪。”

    芒松芒赞考虑再三,最终才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然而这个决定其实根本没什么用,因为即便他什么都不说,吐蕃也绝对无人愿意出城作战,谁都知道,在面临着汉朝大军的进攻,出城作战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于是所有的将士心中惴惴不安的守在城头,希望汉军不会这么早到来,甚至希望汉军不会到这里来。

    即便不算上在益州的军事损失,这一次仅仅是噶尔钦陵大军的战败就让吐蕃人损失惨重,人口锐减,估计就算再过二十年,也很难恢复到战败之前的盛况。

    本来芒松芒赞对于汉军的到来还有一丝抵御的信心,尤其是当他们听说这一次汉军只有五千人的时候,更是充满了希望,毕竟双方的兵力差距并非很大,攻城一方的兵力总数还不到守城一方兵力总数的一倍,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咬牙死守,战胜还是有可能的。

    然而当他们听说了汉军的主将是谁的时候,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中那仅有的一丝抵抗的意志也都冰消瓦解。

    “你说什么?竟然是王蛮子王彦章率军到来?怎么是他?为什么会是他?”芒松芒赞听说消息,顿时感觉从头顶凉到了脚心,因为现在王彦章的凶名早已经在吐蕃士庶之间流传开来,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此人简直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偏偏还勇猛无敌,就连吐蕃最勇猛的噶尔钦陵都在他手下走不了三合,这样的勇士来到逻些,这岂不是吐蕃军民的大不幸?

    “王蛮子来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不用说别人,即便是王蛮子一个人,也能将我们城内的所有守御之兵全部斩杀干净,更不用说他麾下还有五千精兵,这一次我们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诸位,放弃抵抗,自行逃走吧。”

    “抵抗”二字根本无法在芒松芒赞的口中说出来,即便是说出来也根本无人遵守,所以与其说出来,还不如不说,直接宣布逃走便是。

    “少主,咱们走吧,敌军不可力敌,那王蛮子能够一枪杀死噶尔钦陵公子,此人的武艺在我吐蕃也算是顶尖了,可是却仍然被瞬间杀死,我们连钦陵公子都不如,更加无法抵挡,公子你是我吐蕃的少主,承担着吐蕃的未来和希望,可不能轻易放弃,他们汉人有句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少主保住有用之身,将来未必不是没有杀回来的可能。”

    芒松芒赞生怕他冲动,连忙以语言进行劝说。

    其实芒松芒赞哪里需要劝说?他第一时间就决定要逃走了,所以根本不敢与王彦章对面,匆匆带着亲兵护卫出了府门,骑上骏马,向着西城门的方向就杀了过去,他可是听说,王彦章现在正在东城门处,只要王彦章不在,自己完全有自信能够突围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