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根基全失
    ,!

    芒松芒赞根本不知道,王彦章的确不在西城门,然而西城门驻守的也不是一般人,而是王彦章的副将,也是弟弟王彦龙,此人的一身武艺虽然不如王彦章,却也比周德威还要强上一丝,武力值达到了120,更有武力值加7的镔铁大枪做武器,虽然智力只有55,内政更是只有35,魅力值也才到80,这三项属性值远逊于周德威,再加上王彦龙还有枪王的技能,即便是噶尔钦陵在他手下也最多只能坚持几百回合,更何况是武力值只有88的芒松芒赞?

    不过芒松芒赞只听说过杀人如麻的王彦章,却并没有听说过王彦龙,因此他在听说对方自称大将王彦龙的时候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冲着王彦龙杀了过去,口中还狞笑着说道:“我管你是谁?只要不是王彦章就行,小子,愿你命不好,纳命来吧。”

    芒松芒赞说完,就持着手中大斧劈向了王彦龙,他见对方是个无名之将,便准备通过杀人来立威,手中大斧如同雷霆一般,迅猛而刚强,就宛如是一尊上古战神,一斧就能把山给劈开。

    然而王彦龙对此只是报以冷笑,连躲都懒得躲,因为在眼中,那一斧实在是太慢了,至于气势,其实也只是看起来唬人而已,在他眼中实在差劲得很。

    随后王彦龙将手中镔铁大枪横起,硬生生架住了那看起来好像声势很大的一击。

    只听得芒松芒赞大叫一声,一脸难以置信的喊道:“这,这怎么可能?”

    仅仅一次碰撞,芒松芒赞就受了伤,双臂发麻,两手发抖的厉害,连手中大斧都几乎握不住。

    然而这时候王彦龙嘿嘿笑道:“我之前可是给你机会了,可是你没杀了我,接下来该我了。”

    一句话说完,王彦龙手中镔铁大枪直接刺了过去。

    芒松芒赞见状,下意识的想要抵挡,然而他的眼只是一花,就见大枪如同奔雷一般的刺了过来,随后芒松芒赞感到一阵疼痛传来,低头看去,却见长枪透胸而出,枪尖还滴着鲜血。

    “王彦章?王彦龙?你莫非就是王彦章?”芒松芒赞丝毫不以自己将死为意,看了看王彦龙,诧异地问道。

    只见王彦龙嘿嘿笑道:“我并非王彦章,王彦章是我兄长,如果他在这里,恐怕你一个回合都接不下,不过对付你这样的废物,有我王彦龙就行了。”

    “说的也是,大汉人才济济,又何止一个王彦章能杀得了我?唉,原本以为我吐蕃人才之盛前所未有,各族英雄豪杰尽皆现身,联军百万之众,应该可以夺取大汉天下了,却没想到大汉天子竟然如此强大,仅仅用了几个月,就重创突厥,吐蕃两大部族,完全解决了西疆危局,现在竟然又开始展开反攻,我吐蕃看起来兵强马壮,而且还有我父松赞干布和大相禄东赞这等绝世英才,而禄东赞的次子噶尔钦陵更是被誉为千年难遇的英才,然而没想到在汉人大军面前竟然如同纸糊的一般,先后败退,看起来一切都是天命啊,我们根本争不起。”

    芒松芒赞本来就受了重伤,又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的话,终于无法支撑,一口气上不来,溘然死去。

    几乎城内的所有人都听说过王彦章的凶名,所以在一听说是王彦章率人打过来之后,那些吐蕃人本身就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志,现在见芒松芒赞也死了,自然更加没有抵抗之心,纷纷跪地投降,一边祈求能够留下一条性命。

    逻些城内的战事很快结束,之后王彦章下令将所有的俘虏收押起来,然后前往居民区,将城内的百姓从家中赶出来,将女子分成一批,男子十四岁以上的人分成一批,七到十四岁的人分成一批,七岁以下的又分成一批,按照刘和之前的做法,把十四岁以上的将士全部坑杀,七到十四岁的降为奴隶,七岁以下的则一般随着母亲改嫁,或者被没有子嗣的汉人家庭收养。

    至于那些女子,则是与之前的那些女子都是一样的处理,把她们嫁给汉人。

    那些吐蕃女子和孩子们在恶名远播的王彦章面前根本就不敢反抗,甚至她们还都为她们不必成为别人的奴婢而感到庆幸。

    现在吐蕃族群遭受灭顶之灾,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在这乱世之中,能够保全自己就算是不错了,哪里还能说什么人权?说自己心中喜不喜欢?

    所以这对那些俘虏来说已经是最好的处理结果了。

    尽管王彦章命令将士们分别围住四门,可是在攻城的过程中仍然有不少人缒墙而走,即便不算上从城内逃走的人,逻些城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无法瞒住在城外的那些吐蕃人,所以消息很快就传递到了正在率军往回赶的松赞干布那里。

    “什么?逻些被攻下,城内的子女玉帛被洗劫一空,将士们的家眷全都到了汉军手中?这,这,怎么会这样?”松赞干布的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担忧的情绪,甚至就算是听说噶尔钦陵战败战死,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震惊,他原本以为汉军不会来得这样快,毕竟逻些城的位置并不好找,再者说了,汉军自顾尚且不暇,哪里会有余裕反攻吐蕃?然而没想到事实竟是这样,汉军还是展开了反攻,而且这么快就攻下了整座城池。

    “我这逻些城虽然只有三千弱旅,可是如果坚守的话,怎么也能坚守个十几天吧?可是为何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攻破了?对了,对方的主将是谁?”

    松赞干布一脸的诧异,最后突然想起来应该问一问对方的主将,这才开口问道。

    只见探子回报说:“是那凶名远播、恶名昭著的王彦章!”

    “竟然是他!现在此人在我吐蕃已经成了一个恶神了,几乎是人人惊惧,民间传闻此人能够止小儿啼,听说此人率军攻城,自然是人人惧怕,被他轻易得手,不过此人其实不过是无谋勇夫而已,如果我们准备充分的话,一战克败之,可是现在,逻些丢失,我们失去了根本,现在又被陆逊这厮紧紧咬着不放,我们的情势堪忧啊。”

    松赞干布一脸的苦涩,摇了摇头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