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吐蕃之亡
    逻些城被攻下的消息就像瘟疫一般在军中迅速传播开来,纵然松赞干布和禄东赞竭力的压制,却也无法阻碍这种传播。

    而吐蕃的将士们在惊闻消息之后,立刻产生了恐慌的情绪,对于家人命运的担心,以及对于自己命运的担心让他们根本无心作战,当天晚上就有数千人逃亡,即便是这个数字,也是许多将士逃跑未遂的结果,除此之外,在军中还有许多将士只是有此想法而未付出行动。

    可以说现在吐蕃军中五六万人,无心作战的超出了九成以上,仅有四五千人还有一战之力。

    “大汗,真没想到军心竟动荡到如此程度,唉,有些监管军纪的将士都动了逃走的心思,如今国破家亡在即,这些人不说团结一致对抗外敌,竟然净想着逃走,逃走又有什么用?他们难道没有听说过唇亡齿寒、覆巢之下无完卵这样的话吗?一旦我吐蕃亡国,他们将来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吐蕃大相禄东赞在向松赞干布报告昨天将士们逃走的情况的时候,不仅将调查的结果说出,更是发出了这么一番感慨。

    松赞干布闻言,也是久久不语,最后长叹一声,轻轻说道:“反抗亦亡,不反抗亦亡,我们失去了根本,灭亡早已经是注定中的事情了,关于这一点军士们也不是不明白,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将自己的性命白白填进去呢?虽然这样不免让族群灭亡,可是他们以后可以假冒汉人,融入汉人族群之中,这样虽然有些苟且,可是终究能够保住一命,再找汉人与之通婚,不出二十年,这世上再也无人自称吐蕃人,这也就意味着,二十年后,世上再无吐蕃人……”

    君臣二人全都因为此事而心中郁郁,然而事实就在眼前,谁也没有办法,只能相对长叹,却没有任何办法。

    而紧追着吐蕃大军不放的陆逊这时候已经非常敏感的察觉到了吐蕃营内的消极悲观甚至绝望的情绪。

    仅仅一夜之间,他就发现在吐蕃营寨中冒出来的炊烟数比往常少了许多,等吐蕃大军离开之后他去捡拾敌军营寨,发现灶坑比昨天少了近两成,再结合他也得到了逻些城被攻下的消息,心中顿时笃定,一夜之间大批吐蕃将士逃亡,这一次吐蕃恐怕是真要完了。

    所以,陆逊决定今天晚上来个夜袭敌营,毕其功于一役!

    然而陆逊营内仍然有人对此感到惊惧,其中一名二十出头的随军参谋张温听说陆逊的决定,就惊出了一身冷汗,苦苦劝说道:“大都督,对方情况未明,还是不要这么轻率下结论的好,这或许是贼兵的计谋,兵书上就有相关的记载,这是孙膑添灶减兵之计。”

    陆逊却并没有听从,而是果断下令,三军将士全部集结,于晚间率军出击,不得有误,凡有违令者,一律依军法处置,无论任何人都绝不宽宥。

    张温虽然心有不满,可是军法无情,却也只能无奈的遵从,只不过张温决定紧紧跟随着陆逊,一旦战败的话,只要陆逊能够逃走,他就能够逃走。

    其实在张温看来,今日的战败应该是必然的,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

    当天夜里三更时分,陆逊率军来到吐蕃营外,对吐蕃答应发起了猛攻。

    吐蕃大营瞬间大乱,将士们四散逃走,根本没有一丝抵抗的意图,松赞干布和禄东赞得知消息之后,慌忙组织抵抗,可是生死危机面前,将士们不管不顾,根本就没有几人听从他们的号令,吐蕃大相禄东赞更是在乱军之中被迎面赶来的一伟骑士撞倒,又被随后赶来的将士和战马踩到地上,最后被硬生生踩死,暗夜之中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大相竟然就这样惨死……

    松赞干布本来以为禄东赞很快就会率军与他会和,可是苦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见禄东赞走过来,心中越来越沉重苦涩,最后摇头苦笑道:“禄东赞,真没想到连我这位大相都抛弃了我,看起来我吐蕃之亡,真乃天意啊。”

    这时候只见禄东赞的亲兵队长赶来,流泪说道:“大汗,大相他,他为国捐躯了,之前骤闻汉军赶制,大相立刻组织将士抵御,然而在混乱之中被一名赶来的骑士撞倒在地,随后被人马踩踏而死,小人明明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却未来得及救援,致令大相身死,小人罪该万死,还请大汗降罪!”

    松赞干布闻言点了点头,轻轻叹道:“大相毕竟还是忠诚于我吐蕃的,最起码在这一点上,我松赞干布没有看错人,呵呵,本来以为自己雄才大略,足以像汉高祖或汉光武帝那样开创出一番帝业,却没想到事情发展起来竟然如此不顺,我也实在有些高看自己了,仅仅一个陆逊都难以战而胜之,如果大汉天子亲自率军前来的话,结局将会更惨,唉,这如花的江山,花花的世界,却并非是我的才能足以施展的舞台,不为别的,只为,大汉有一个刘和这样的千古明主,那铁桶一般的江山真的就是铁桶一般,我等不过是个能够蹦跶几下的心子,在粮仓之中还能称王称霸,可是在面对这铁桶一半的江山时,却是无处下嘴,不仅如此,还把我们的牙给崩掉了……”

    这时候有松赞干布的亲兵将领赶来,告诉他说汉军已经离得不远了,只有数十步的距离,请求松赞干布立刻率军突围。

    然而松赞干布却是叹道:“即便是能够突围,我又能够去哪里?吐蕃已然灭亡,我这个亡国之君虽然没有命数,却也有几分骨气,宁愿一死,也绝不苟且偷生,你们各自逃命去吧!”

    说完之后,松赞干布横剑就要自刎,却被眼疾手快的几个亲兵赶上前来,一把抱住他,齐声说道:“大汗,使不得呀。”

    松赞干布却是一脸严肃,森然说道:“难道你们要我成为汉军的俘虏吗?那样我还不如死了好!”

    “这......”那几名亲兵讪讪退下,满脸是泪的看着他们心中敬若天神的松赞干布从容自杀。

    “大汗,我等愿追随你于地下!”松赞干布的亲兵之中,足有数百人随着自家主子一道自杀,可以说到了此刻,吐蕃已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