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章 薛丁山与樊梨花
    大非川,开元城。

    其实这时候的城池正在修筑之中,现在的模样基本上还只是一座营寨,由于这里的民众本来就不多,参加修筑城池的大都是之前被吐蕃奴役的各弱小部落的部众,还有一些汉人百姓也都参与了,由于人数并不多,进展自然不快,现在也只是刚刚凑齐人手而已。

    然而就在这时,这里竟然遭到了偷袭。

    在一天清晨,修筑城墙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就听得远处传来隆隆的马蹄声。

    在一开始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应该是大汉的兵马回来了,所以对于马蹄声并不以为意。

    然而下一刻,就见负责守御的副将薛丁山面色微变,因为他看得出来,对面的敌军打的并非汉军旗帜,现在定然是敌军来袭,所以他立刻紧急集结队伍准备迎战。

    这时候有人建议薛丁山飞报父亲薛仁贵,然而薛丁山却摆了摆手,轻轻哼道:“贼子不过是出其不意罢了,若论真是站立,难道还比得了我大汉精兵?今日便让他们见识见识,即便是临时组织抵御,我也照样会把他们打得抱头鼠窜!”

    对于薛丁山的话,那名提出建议的军士倒也没有反对,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薛丁山的武艺是如何高明?现在各族高手精英尽皆被杀,就算是来几名将领,也不过是一些不入流之辈,以薛丁山的本事,杀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

    于是薛丁山根本没有派人向薛仁贵报告,直接率军迎了上去。

    等到看清敌将的面貌时,薛丁山的心中更多了几分轻蔑之色,因为那个主将竟然只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鹅蛋脸,柳叶眉,看起来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如果客观的说起来,即便是比他的妹妹薛金莲和妻子窦仙童,尤胜几分。

    “长的好看又如何?还不只是一个番邦女子?哼,这个女子虽然长得像是汉人,然而番邦人就是番邦人,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改变不了的。”

    薛丁山纵马上前,不由分说就率军发起了进攻。

    然而没想到对方的军队竟然是训练有素,将士们列成整齐的阵型,竟而发起了反冲锋。

    结果薛丁山的阵型很快被冲得七零八落,他引以为傲的大汉精骑这时候惨叫连连,令他心中震动。

    “这,这怎么可能?这可是我大汉的精锐啊,为何在他们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薛丁山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目中如欲喷火,狠狠地盯着那个女将,大声说道:“你这番邦女将,姓甚名谁?你刚才究竟施了什么妖法?竟然让我大军败落!”

    那女子却是笑道:“那个使妖法了?分明是你技不如人,唉,你麾下的骑兵其实战力还是很强的,只不过你这个统帅有些差劲。你要问我姓名,我也不是不能告诉你,只不过你不懂得礼貌吗?想要知道我的姓名,你先要说一说你是哪个?”

    “哼!你可听好了,我乃是大唐西平太守、折冲将军薛仁贵之子薛丁山,现任儒林校尉,你这丫头,可以说自己的姓名了吧?你要不说出来,一会擒住你之后,我怎么向父亲报功?”

    “嘻嘻,原来是想要擒我向你父亲报功?那好啊,薛大校尉,你听好了,我叫樊梨花,是西域铁勒部汉人将领樊洪之女,并非什么番邦女子。”

    不知为何,樊梨花竟然特别强调自己是汉人,而且在报出自己的姓名的时候,脸色有些微红。

    然而薛丁山并没有看到这一点,而是大声喝道:“你等身为汉人,竟然为异族效命,更是不该,像你们这种人就是可耻的汉奸,汉奸都该杀,丫头,纳命来!”

    说完之后,薛丁山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就向樊梨花刺了过去。

    樊梨花淡淡一笑:“哟,这就急了?汉奸?你哪里见我是汉奸了?”本来樊梨花率兵前来的确是前来袭扰大汉修建城池的,然而樊梨花本来是汉人,心中颇有归顺之意,再加上她对父亲将他嫁给铁勒人心怀不满,想要借口投降大汉,如今见这汉将薛丁山长得一表人才,心中甚是喜欢,打算意思两下,被他生擒,然后顺水推舟,降了大汉,可是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骂她汉奸,而且是上来就全力以赴,这让她心中很是恼怒,决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无礼的家伙。

    于是樊梨花持着九凤朝阳刀与薛丁山战在一起,她的武艺本来就强过薛丁山,再加上如今在盛怒之下,薛丁山哪里能够抵挡?仅仅交战了三十回合,樊梨花卖个破绽,让过薛丁山的一击,将素手抓住薛丁山的绊甲绦,沉声叫道:“你给我过来吧。”

    随后将薛丁山从马上拽下来,抛到地上,自然有亲兵跑过来,一拥而上,将薛丁山一举生擒。

    “放开我,你这小贱人。”薛丁山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擒,心中既感到震惊,又感到屈辱,原本以为能够轻松立功,结果自己竟然成了别人的阶下囚,心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然而樊梨花却是不为所动,下令将薛丁山押起来,然后率军疾驰而去。

    这一幕的变化实在太过迅速,薛丁山的亲卫们一脸的目瞪口呆,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樊梨花离去,才有亲卫反应过来,随后立刻飞报薛仁贵。

    “将军,将军,不好了,少将军,少将军被一个番邦女将给捉走了。”

    “什么?”惊闻消息的薛仁贵顿时跳了起来,失声问道:“哪来的番邦女子?她叫什么名字?到哪里去了?她的老巢在哪里?”

    却见那报信的一脸惶恐的说道:“小人不知道,只有少将军跟那女子说了几句话,然后少将军就动起手来了,约摸三十回合过后,少将军就被那女子生擒,然后被带走了。”

    “怎么会这样?为何突然冒出来一个这么厉害的番邦女子?我儿究竟是生是死?那女子又去了何处?”薛仁贵一脸的忧虑,看了看那报信的小兵,大声喝道:“既是外地来犯,尔等为何不直接向我报告?直到丁山被擒之后才来?”

    只见那小兵说道:“本来小人等是要向将军你报告的,然而少将军不让,说他自己就能应付局面,小人等都认为少将军武艺高强,说的有道理,所以并没有向将军报告,却没想到结果竟是这样!”

    这时只见帐幕揭开,薛金莲走进来,对薛仁贵说道:“父亲,女儿听说哥哥被擒了,愿意夺回哥哥,还请父亲准许!”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