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答应了
    薛金莲听说兄长被擒,当即请命要将兄长夺回来。

    然而薛仁贵却摇头说道:“连你哥哥都不是那女将的对手,你去了又能如何?哼!这畜生,老爱逞能,遇到偷袭不说报告,以为凭着自己就能扭转乾坤,他如此自大,被擒住了也是活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去找他!”

    虽然如此说,薛仁贵还是派出了数百名斥候四处打探,然而三天过去了,却仍旧没有一点消息,这顿时让薛仁贵更加忧愁,可是他现在身为开元城守将,却也不能离开,否则的话恐怕就连开元城都会被敌军乘虚而入。到了那时,自己的罪过可就真的白死莫赎了,而除了自己之外,相信根本没有任何一人会是那女将的对手,去了也是白去。

    所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些斥候能够发现线索了,只要知道在哪里,自己便可以率兵来个偷袭,一举攻破敌军老巢,顺势救出薛丁山,他现在只盼望着薛丁山还活着,只要活着就一切都有希望。

    而薛仁贵根本不知道,现在的薛丁山不仅活着,而且还上演了一桩桃花运。

    樊梨花原本是想要找机会向大汉投降的,却被薛丁山一番言行给激怒,为了教训教训对方,樊梨花将薛丁山生擒,关在了自家的柴房之中,并且严令,不准给他食物,连一口水也不让他喝。

    结果过了一天一夜,薛丁山就受不了了,又饥又渴的他精神极度低迷,原本还是骂不绝口,现在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樊梨花走进来,冷笑着问道:“你怎么不骂了?”

    “小贱......咳咳,姑娘,你我之间无冤无仇,你本身又是汉人,何必非要为铁勒人卖命呢?你也看到了,铁勒现在根本就不行了,不要说是铁勒,就连突厥现在都奄奄一息了,只等着吐蕃灭亡之后,我大汉天兵一到,他们即刻便会灰飞湮灭,你不如行行好,放我回去吧,等到以后汉军到来,我保证会向父亲求情,饶你一命如何?”

    事到如今,薛丁山也只能好汉不吃眼前亏了,对樊梨花好言相求,或者说是采取欺骗的手段,骗取樊梨花将他放回。

    然而樊梨花是什么人?怎能不知道他的那点小心思?于是板着脸说道:“你以为我是那么好欺骗的吗?你想要离开也不是不可以,给我拿出诚意来,我就放你走。”

    “行,行,姑娘,以前都是我错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宽宏大量,我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嘿嘿,等我回去之后一定会派人送给姑娘一万金,只不过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应该怎么才能回去?”

    “哼,我可明白的告诉你,不要在我面前耍那种小聪明,你不禁想要逃走,还想借此探知我们是在那里是吗?至于你所许诺的一万金,我知道你根本就做不到,难道我不知道汉朝的官员俸禄虽高,可是想凑一万金也不那么容易吗?你父亲只是一个的小小的四品太守,一年才挣多少俸禄?更何况他才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

    “嘿嘿,原来姑娘对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姑娘说的是,我的确拿不出一万金,姑娘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够做到的,一定帮你做。”薛丁山骗局被拆穿,老脸一红,只好装出一副慷慨大方的样子,对樊梨花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薛将军,我想问一句,你现在可有娶亲?”

    “我尚未娶亲,你问这个干什么?”薛丁山这话说的也不算错,虽然他与窦仙童私定终身,而且也得到了薛仁贵的许可,只不过现在还未完婚,所以确实是尚未娶亲。

    然而没想到接下来樊梨花说道:“既然将军尚未娶亲,事情就好办了,只要将军你答应娶我为妻,我不仅会放你,还会举城投降,让你白得一万大军,到时候你荣立大功,定然会受到朝廷封赏,不知道将军你意下如何?”

    “什么?还有这事儿?”薛丁山听了顿时一愣,不由得仔细看了看面前的樊梨花,他见樊梨花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是上上之选,武艺更是没的说,所带的士兵那样强大,统率能力肯定也不弱,如果能够成为自己的女人到也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强助,只不过自己已经答应要娶窦仙童为妻了,如何还能再要樊梨花?

    “真没想到这个番邦女子竟然如此不知羞耻,本人当面向我求亲,难道你不知道男女婚嫁之事要由三媒六证,经过三书六礼的程序吗?我和仙童之间情投意合,这还找了个媒人呢,你这样做只能让我更加反感你知道吗?”

    然而薛丁山也知道,如果自己拒绝的话,说不准这个番邦婆娘一生气,就把自己给咔嚓了,到了那时,自己自然更加没命去娶窦仙童了。

    所以,薛丁山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说道:“丁山有幸,能够得姑娘如此垂青,其实丁山也非常喜欢姑娘爽朗的性格,超凡的武艺,当然,还有如花的容貌,然而姑娘既为汉人,应当知道婚姻大事,并非丁山自己能够做主的,这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丁山的婚事需要经过父亲大人的同意才行,所以在这里也只能向姑娘保证,我这里是喜欢你的,但是父亲那里却是无法做主。”

    “令尊大人那里,我会想办法,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我拿出足够的诚意,他老人家一定不会拒绝的,至于将军你这里,按你刚才的意思,你这是,同意了?”

    樊梨花满脸通红,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丝毫不含糊,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就算她不主动大胆一些也不行。

    “是的,我,我答应了。”薛丁山一咬牙,开口说道。

    反正这里只有自己与她两个人,日后她再追问起来,自己矢口否认也就是了,反正都已经率部归降了,难道到时候她再造反不成?

    正是由于以上的想法,薛丁山非常肯定的予以了答复。

    “既然如此,那我就送将军回去,三日后午时,妾身会准时派遣大军前去投降,咱们三日后再见。”樊梨花笑了笑,命人送上酒食,让薛丁山享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