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薛丁山一请樊梨花
    开元城大营。

    窦仙童见薛丁山回来,连忙站起身来,笑着问道:“山哥,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救出了父亲?相信以你的武艺,救出父亲应该没问题吧?”

    然而一抬头,却见薛丁山满脸通红,顿时住口,疑惑的说道:“发生了何事?莫非没有救出来?”

    之间薛丁山长长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这没想到那个杨藩的武艺竟然如此强,我,我竟然打不过他,唉,这样一来父亲可就危险了,可怜他老人家刚刚出仕,好不容易得到陛下赏识,眼看着就要立功受赏,封官进爵,可是现在却被杨藩那贼子诱骗至阵法之中,而我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困,却束手无策,实在是愧为人子......”

    说到这里,薛丁山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窦仙童也是不信,怔怔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就连山哥你也打不过那杨藩?父亲也被困阵法之中无法出来?这,这,这怎么可能?”

    窦仙童默默思索了片刻,最后眼前一亮,对着薛丁山说道:“山哥,我向你保举一人,只要把她给请来,定然能够打败杨藩,救出父亲。”

    “哦?不知你说的是哪一位高人?”薛丁山止住悲声,连忙开口问道。

    “此人你倒也认识,只不过恐怕你舍不下面子去求她。”窦仙童看了看薛丁山,强忍着笑意说道。

    然而薛丁山确没有意识到她说的是谁,于是开口说道:“为了救父亲,我还顾得了什么面子不面子?只要能够救出父亲,让我磕头都行。仙童,你快说一说,到底是哪位高人能够救父亲?他在哪里?事不宜迟,我这去求他。”

    “既如此,我可就说了,我说的那个人就是梨花姐姐,此人武艺比你还高,而且又精通兵法谋略,对于这里又比较熟悉,想要救出父亲,除了她还能有谁?”

    “原来是她……”薛丁山一听是樊梨花,顿时上起愁来,犹豫地说道:“我之前刚刚惹恼了她,现在就算是去求她,她也定然不会帮我,再说了,即便她真的帮我,到时候一定会旧事重提,我怎么可能会不顾你而娶她?”

    却见窦仙童说道:“首先来说,梨花姐姐绝不是一个小气之人,这一点从她在阵前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来,只要你肯放下面子,好好向她认错,她一定会答应你的。第二,我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只要梨花姐姐能够救出父亲,哪怕是要你把我给休了,我也绝无怨言,更何况,我也相信梨花姐姐一定不会这样做,山哥,事到如今,能不能救出父亲,全在你的决心了,如果你能舍下面子,好好给梨花姐姐说一说,父亲就能得救,否则的话,不是我们说着不祥的话,恐怕父亲真的就会遭遇什么不测了……”

    薛丁山文言浑身一震,思考了良久,最终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便到寒江关去一趟见一见那番……樊梨花。不过如今天色已晚,我还是在明天一早便动身吧。”

    本来薛丁山说是要立刻动身去求人,可是现在一听说他要求的对象竟然是樊梨花,顿时决定推迟一天,对此窦仙童虽然心中有些不满,可是却也没有说出来。

    第二天一早,薛丁山将军务交给窦仙童,便骑着马前往寒江关而去。

    不多时来到关下,薛丁山磨蹭了好大一会才终于鼓起勇气,对着城头上的守军说出他自己的来意。

    这时候却见守城将士之中一人大声说道:“你说你是薛丁山?这怎么可能?薛丁山是什么人?简直就是眼高于顶,骄傲得不能再骄傲的一个人了,以这个人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有事来求我们家小姐?你这厮分明是故意冒充薛丁山,想要哄骗我等开门,嘿嘿,我等怎么会上你这样的当?来人,给我放箭。”

    随着那守城将领一声令下,只见一些羽箭稀稀疏疏的射下去。

    薛丁山见状却是心中恼怒,他认为这是樊梨花故意羞辱他,连忙躲避对方射来的箭雨,随后转身就走。

    “哼!我本是好言相求,却没想到那婆娘竟然派人来羞辱我,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受她如此欺辱?”

    薛丁山越走,对樊梨花的怨言就越多,怨气就越大,到了后来,口中甚至不停地在咒骂着。

    只见城头上那名将领冷哼道:“这小白脸果然好面子,就这么说他两句就受不了了,可是当初他是怎样对待小姐的?当着双方将士数万人,说反悔就反悔,真不知道小姐究竟看上他哪一点了?”

    这名将领的话薛丁山自然听不到,他满脸恼怒的毁了开元城。

    迎上来的窦仙童一见薛丁山,顿时喜悦的说道:“竟然这么快回来了,对了,梨花姐姐呢?”

    薛丁山一听这话,顿时忍受不住了,大声骂道:“什么胸怀广阔,不斤斤计较?仙童,你看错人了,那番邦婆娘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随后薛丁山便把他在城下收到的羞辱说了一番,然后一脸怒气的对窦仙童说道:“仙童,你来评评理,这个婆娘能算得上不是小气之人?”

    窦仙童听了话,顿时哭笑不得地说道:“这只是守城将士发泄心中的不满,又不是梨花姐姐的意思,再者说了,就算梨花姐姐真有此意又如何?大不了好好跟她赔礼道歉,山哥你之前不是说了吗?只要能够救出父亲,你就算给她磕头都行,现在不过是被她麾下的将士说几句,就成了这样?”

    “哼,反正那婆娘不是什么好人,要不然也绝不会放纵她麾下的将士这样说我,仙童,看起来找这樊梨花也不是什么办法,不如索性我们跟那杨藩拼了,哪怕是死了,也比这样强得多。”

    薛丁山咬牙切齿,只字不提再去请人之事,竟然提出要和杨藩拼命。

    窦仙童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连忙说道:“山哥不是我说你,你去找杨藩拼命,难道就有把握救出父亲?如果能的话,估计你早就做了,不可能等到今天,咱们退一步说,即便你和那杨藩同归于尽,将父亲救出来,可是失去了你的父亲心中能够好过吗?你是不是要他伤心一辈子才心满意足?再说了,你死了,那我呢?是不是我陪着你一起去死你才开心?还有,你把陛下置于何地?一旦此地丢失,杨藩就会截断陛下的归路,那时候所要伤害的,可就是我大汉的国本了,以后会有千千万万的百姓因为你的一个莽撞行为而跟着遭殃,甚至会有可能让我汉人灭族,而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是我大汉历史上的千古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